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诅咒之龙 > 第二千五百六十五章

第二千五百六十五章

    黑月主神牺牲大部分的身躯弄出来的原初力量,当然是被污染后的原初力量,而郑逸尘这边则是一阶段一阶段递增的弄出来了接近原初力量的力量,虽说残缺的厉害,但他主要的武器是天剑。

    原初力量给他带来的仅仅只是一些额外的辅助,冰火两种力量现在可以被他自由的控制,两种力量相互交融起来没有任何的冲突,他的状态逐渐的平稳了下来,身体内的冰火两种力量不再是以相互冲突爆炸的形式产生接近原初的力量了。

    而是在他的控制下自行产生,就像是手摇发动机那样,启动的时候需要一个力量,但之后就不需要那个手摇的力量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郑逸尘的身体也积累了严重的损伤,这些伤害被他给无视了,先解决黑月主神才是最主要的。

    两把巨剑碰撞在了一起,原初力量凝成的天剑震颤着,被天剑砍进去了将近一半,黑月主神无声的嘶吼着,溅射出去的原初力量针对集中向郑逸尘,一部分的攻击被郑逸尘外放的攻击抵消了,另一部分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

    一种火烧的感觉在他体表肆虐这,他这边的到的原初力量残缺的太严重了,和这种近乎是正版的对比起来差距很大,一时间让郑逸尘难以挣脱被原初力量影响的环境。

    挣不脱他就不管了,适应魔女的力量依然发挥着作用,原初力量给他带来的影响缓慢的降低着,多少能让他产生一种越是残血就越硬的特性,无视了原初力量带来的伤害。

    他连续的砍向了黑月主神手里的武器,无法直接秒了黑月主神,那就先毁了对方的武器再说。

    两把黑色的巨剑爆发着剧烈的冲击,白月在这种冲击的刺激下,变成了暗红色,如同在滴血一样,表层浮现出来的裂纹也越来越多。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在大陆的人注视下,原本完整的白月崩碎了一角,破碎的月岩飞散,勉强的挂在了缺口的部分,也让他们看到了白月背面发生的战斗,两条一模一样的龙挥动着完全一样的武器。

    郑逸尘身躯上遍体鳞伤,溅射出来的血液直接蒸发成了气雾,黑月主神看着状态却很完好。

    不过相比气完好的状态,它手里的巨剑就不怎么好了,郑逸尘连续的攻击下,那把巨剑已经变得摇摇欲坠了,每一次和天剑碰在一起,巨剑上面就产生了巨大的抖动,几乎崩溃。

    郑逸尘双眼覆盖着粉色的光芒,和他现在浴血奋战的样子格格不入,却将黑月主神的嘲讽拉的慢慢的。

    黑月主神的攻击也越来越狂暴,郑逸尘身边的环境充斥着大量的原初力量,那些力量被黑月主神本能的控制着,塑造成为各种攻击,给他的体表带来了严重的后续伤害,生命魔女都无法将其修复。

    “保持现状,最多半分钟的时间,你就会死。”安妮的声音传来,声音非常的严肃:“我建议先撤退。”

    远处力量更偏向于混沌,黑月主神没有多少智商,但是对原初力量的使用却很娴熟。

    “不——等会我会消耗所有的魔力,清空四周的原初力量,然后你们立即解除共生。”郑逸尘盯着正黑月主神手中的巨剑,他在等一个机会,等那把巨剑在下一次或者是之后几次的攻击时破碎。

    现在他们之间的战斗没有什么计较了,就是拼速度,谁的速度更快一些谁就占优势,反正本体的话,无论是郑逸尘还是黑月主神,挨一下差不多战斗就会结束了。

    这感觉……并不怎么好,不过郑逸尘也很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能经历的最激烈战斗,大概就这么一次了,都拼到了现在了,撤退?撤退了他担心下次就没有这种冲劲了。

    情感魔女的力量让他控制住了自身的情绪爆发,但负面情绪积累的依然很严重,没别的原因,实在是太折磨了,剧毒在身体内肆虐着,大幅度的提升了身体素质,生命魔女的能力刺激到了他的身体活性,也让那些能激发身体潜力的剧毒也大幅度的增强。

    双重的加强,比起狂战士的狂化都要强悍,灵魂的燃烧,负面情绪被负面魔女的能力重新利用,也用于增强精神和灵魂,火山之主和雪山之主和他共生后,冰火两种力量在身体里碰撞产生的存留伤害。

    真能把人搞疯。

    还有就是维持着封锁结界的安吉莉娅,估计状态也不怎么好,试问他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能走??

    低吼一声,郑逸尘盯着那把摇摇欲坠的巨剑,如同流星一样,砍在了黑月主神的武器上面,那把摇摇欲坠的巨剑剧烈的抖动着,被天剑砍中的地方维持不住剑的形态,彻底的崩碎,大量的黑色结晶抛洒了出来,迅速的变成了灰色。

    随着那把原初力量凝成的天剑破碎,成型的原初力量开始失控,爆发的冲击将缺了一角的白月击碎一半,黑月主神倒是能在原初力量崩散后的冲击中保持着完好的状态,郑逸尘可不行。

    而且黑月主神还能重新吸收原初力量,身躯迅速的变大了起来,郑逸尘呼了口气,将自身的魔力全部的放出,有着黑暗魔女的黑暗能力带来的加成,他现在的魔力都能维持住方舟飞船的天剑了。

    全部放出后,直接将那些爆散的原初力量包裹了进去,黑暗魔力如同一个黑球一样捕获了那些原初魔力,郑逸尘空出来了一只手,摁在了那颗庞大的黑球上面。

    他的穿越到这个世界自带的那种独特的‘抓取’力量发挥了作用,关于这个能力,郑逸尘一直都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产生的,源头是什么,总不能时自己天生奇才,穿越后就觉醒了这种特殊的能力吧?

    现在碰触到了一大团被聚拢起来的原初魔力之后,郑逸尘就有了新的发现,他睡觉的时候,在梦里的那个卧室,以前那个地方只有在真正睡着之后才能感受到的,现在他也明确的感受到了,甚至‘看’到了卧室的窗外那漆黑的环境都变得明亮了一些。

    什么原因?

    他没有去弄清楚,抓取的能力发挥的速度很快,但也不可能短时间将这些原初力量全部纳入自己的掌控中,之所以这么来一下,纯粹是为了让黑月主神无法借助那些爆散的原初力量。

    消耗了郑逸尘所有力量的黑球没有将所有的原初魔力捕获,还有一部分残留着的,那些被黑月主神继续支配,郑逸尘的魔力已经消耗一空了,最后灌注进天剑里的魔力还能让这把武器维持短暂的时间。

    同时他也解除掉了和别的魔女的共生,庞大的身躯上面爆发出来了灰色的战气,身边被黑月主神影响着,给他带来伤害的原初力量对郑逸尘的影响大幅度降低,他怒吼着冲到了黑月主神的面前,盯着这个变化成为自己形态的‘巨龙’。

    手中的天剑将它从头到尾劈开,黑月主神举起的双臂阻拦过,但它的身躯不是原初力量凝成的,汇聚过来的原初力量也是残留的,不是之前凝聚成为剑的形态,郑逸尘砍下去的时候只是稍稍的受到了一点阻碍而已。

    黑月主神因为刚才吸收过一些原初力量,身躯膨胀了好几倍了,被劈开之后也没有彻底的消亡,而是剩下一小部分,那一部分直接变成了黑雾,大幅度的分散着准备逃离。

    然而白月散发出来的那种滴血一样的光芒却没有完全的失效,黑雾碰触到光芒之后就开始蒸发,受到了刺激的黑月主神重新凝成了一团沥青一样的物质。

    这团物质的规格只有不到百米的程度了,上面浮现出来了大量的扭曲面孔,不是人的,而是类似于野兽魔兽的面孔,那些面孔面向郑逸尘和被打碎了一半的白月嘶吼着。

    恶毒的诅咒向郑逸尘缠绕过去,但那些扭曲的面孔却稍稍的迟滞了一瞬……诅咒没用,或者说是这种能从命运层面延续下去的诅咒,压根就没有碰触到郑逸尘,对郑逸尘施加众神死后,怨恨恶念凝成的最恶毒的诅咒,碰触到了郑逸尘的时候就跟打在了空气上一样。

    这不是在命运之网之内的存在,它们必中的最后诅咒落空了。

    而郑逸尘却不带有任何犹豫的,天剑一斩而下,黑月主神残存的身体和天剑比起来已经算是渺小了,这一下直接将其彻底的湮灭。

    表层漆黑的天剑开始褪色,郑逸尘身上爆发的战气也如同即将熄灭的蜡烛一样,明灭不定,短短的数秒时间里,他的战气就消耗的七七八八。

    毕竟当时用战气对抗的是黑月主神弄出来的原初力量。

    “结束了……”白发教皇看着白月上面的那一幕说道。

    这一战他们全都是见证者,黑月被打得粉碎,白月也被打碎了一半,飘散的月岩如同拼图一样,挂在还算完好的那一部分白月上面,但怎么都无法成型了,暗红宛若是滴血一样的白月颜色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至于战斗结束后,郑逸尘身躯崩裂,大量喷血的场面,他们看到了也没什么好办法,鞭长莫及,就算是在现场也帮不了郑逸尘什么。

    白月之上的郑逸尘,感觉糟透了,爆发之后精神松懈了一下,他就感受到了灵魂和身躯上的双重折磨,身躯如同被打碎了的泥块一样,粉碎的如同砂砾那样,灵魂则是和重度烧伤的患者一般。

    他没有感受过什么重度烧伤,但此时此刻灵魂上的火辣疼痛,让他产生了一种自身已经是千疮百孔的认知。

    方舟飞船漂浮在郑逸尘的手边,郑逸尘现在的体型有方舟飞船一半多了,看着方舟飞船的时候,就像是看一个大点的门板,感觉有些奇妙,他的视界被血红覆盖,血红中方舟飞船重新恢复成了正常的形态。

    一层并非是封锁结界的结界产生,将郑逸尘包裹了进去。

    “奇怪……白月颜色还没恢复正常?”郑逸尘的声音迅速的微弱下去。

    他很困。

    睡梦中,郑逸尘看到了不到庞大的白色身影,这些身影就如同雕像一样,似乎在看着郑逸尘,但似乎也什么都没有去做,但在这里,郑逸尘感受到了一种矛盾的情感。

    纠结,怨恨,迷茫等等,这些情感没有消失,而是针对向了另一份怨恨,而之后另一份怨恨消亡了,这些白色身影中充斥着一种释然……郑逸尘被一阵剧痛给刺激醒了过来。

    “啊——我要死了!”杀猪一样的嚎叫着,郑逸尘随后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呀?醒了啊,我还以为你会真不会惨叫呢。”安妮拍了拍郑逸尘的爪子,郑逸尘想要动一下身体,但刚有这个想法,身体就先有自己的想法一样,给他来了一阵全身酸爽的疼痛套餐,让郑逸尘浑身冒汗。

    “这,这是第一次。”郑逸尘咬着牙低声说道,他一直都觉得惨叫什么的挺丢人的,特别身边还有人的时候,而现在却破功了。

    他眨了眨双眼,眼里依然有着挥之不去的血色,但看清楚东西却没什么问题,他现在还在白月上面,远处能看到白月表层散发出来的盈盈白光:“你们,在这里没有什么问题?”

    这里是白月啊,就算之前的战斗将白月打碎了一半,但终究是白月,魔女直接出现在这上面真的没事?

    “还行吧,半月前我们还在意过这件事,诅咒魔女第一个登陆到白月上面之后,我们就发现,白月对我们的影响没有了,而且在这上面,我们似乎还能得到一些额外的好处。”安妮抱着双臂抬头看着郑逸尘。

    她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这些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醒过来,要看看你现在的形象吗?还是挺帅的。”

    “开什么玩笑啊,我都感觉我自己快要碎完了,稍稍动一下浑身都疼的要死。”

    “哦~那就在休息一会吧。”安妮点了点头,飞了起来,伸手在郑逸尘的脑袋上摸了摸,郑逸尘的意识重新沉寂了下去。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