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诅咒之龙 > 第二千五百六十六章 另类的‘复仇者’

第二千五百六十六章 另类的‘复仇者’

    安妮没有用什么直接影响精神和灵魂的方式,只是用了一种影响身体上方式,身体上的疲惫直接反馈在了郑逸尘的灵魂上,让他轻而易举的就陷入了新的沉睡当中。

    这一次他没有再隐约的看到那些庞大的白色身影了,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没有嗷呜着喊疼了。

    身上虽然还疼的要死,可终究不是之前的那种说个话都疼的舌头打结的程度了。

    “我这次睡了多久?”

    “比上次少一点,一星期吧。”安妮随意的说道,她拿出来了一个道具,投影出来了一面巨大的镜子,郑逸尘看着趴在地上的自己,庞大的身躯宛若是小山一样,身躯上的鳞片大面积的崩裂,崩裂的地方充满了不规则的毛刺。

    双眼的眼白地方血红一片,压根就没有正常的眼白部分,脑袋上的鳞片全是裂纹,透过这一面镜子,郑逸尘还看到了一颗巨大的黑球,黑球被方舟飞船摁着没有散掉。

    “看来我这次真的是挺惨的。”

    “还行吧,除去最糟糕的那几天,剩下的就没什么事情了。”安妮轻轻的打了个哈欠,郑逸尘首次在无论什么时候,都显得活力满满的生命魔女脸上看到了疲惫,她继续说道:“你也别想着马上恢复过来,保持着现在的体型治疗起来更容易。”

    体型庞大也有相应的好处,现在郑逸尘体型没有改变过,血条很长,并且体型庞大让她处理起来一些细节的伤口也变得容易了很多。

    “那可还行,对了,我怎么感觉不到灵魂了?”

    “哦,卡莎说那是燃烧灵魂的后遗症,你的灵魂现在比较薄弱,所以感觉不到,实际上也没什么问题了。”安妮随意的解释道:“要不要再睡一觉?”

    “算了算了,我不想睡了,之前睡着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不少东西……”郑逸尘拒绝了继续沉睡,虽说他现在的身体疼痛程度依然很高,比起一星期前也没差多少。

    “哦?什么东西?”安妮来了兴趣:“你沉睡这段时间,我们也发现了一些东西哦,你先说说吧。”

    郑逸尘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第一次沉睡的时候看到的那些白色巨影,并且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安妮听得很认真:“纠结,怨恨和迷茫吗?这个倒是和我们发现的差不多。”

    郑逸尘也不想要沉睡了,安妮就坐在了郑逸尘搭在地上的爪子上面,体型和郑逸尘差距极大,但声音却能清晰的传递到郑逸尘耳朵里:“白月是众神的善念和祝福,但这一份善念和祝福可没有那么纯粹,这是情感魔女和负面魔女在白月上解读出来的信息。”

    这段时间里,她们发现了白月不会给她们带来影响之后,就全力的救治郑逸尘,当时郑逸尘的身体情况糟糕到了极点,血肉崩溃,剧毒和高强度的冰火力量带来的损伤,体表被原初力量带来的伤害,整个身体承受的高强度负荷,灵魂燃烧后的淡化等一系列的问题缠绕着郑逸尘。

    那个时候她们这些魔女都来不及恢复自身的消耗,就开始对郑逸尘进行急救了,郑逸尘当时身体情况糟糕的程度,外加残留的战斗余波的力量,导致克罗米娅的降生术都无法使用。

    最艰难的一个阶段是芭提丽雅作为媒介和适应魔女一起共生在郑逸尘身上,先帮郑逸尘适应了一下那种糟糕的状态后,才慢慢的将他从摔碎的瓷娃娃状态给拉了回来。

    安妮就没有拼过这么零碎的‘拼图’。

    确定了郑逸尘的身体状态没什么事情后,别的魔女也就各自的调养去了,那种全体共生的状态,对她们也有影响的,共生战斗的时,大部分的战斗伤害是被郑逸尘承受了,可她们也分摊了一小部分。

    不过总的来说不严重,一个多星期就恢复了过来,之后那些帮不上忙的魔女就开始在白月上探索了,她们谁都很好奇白月为什么不排斥她们了。

    在之后情感魔女琴和负面魔女梅亚娜找到了白月的残留‘信息’。

    黑月那属于众神的怨恨都能凝聚成团,白月这边自然也有了,只不过白月的是以善念为主的。

    没有进一步的恶化变强,但依然有存留,那种存留是分散在整个白月上的,不像是黑月,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沉淀凝聚,跟发酵一样,越变越强,越来越恨。

    从那些信息上,两名魔女就解读出来了一些重要的情报,和郑逸尘沉睡的时候感觉到的差不多。

    白月是以众神的善念和祝福为主,但这种善念中也有迷茫和怨恨,毕竟这里的善念和祝福也是众神死后留下来的嘛。

    不同于黑月的那种纯粹的怨恨,白月上的怨恨和迷茫是混杂在善念和祝福里面的,并且那种怨恨是集中向那一部分纯粹的怨恨上的。

    会有这种情况,情感魔女解读之后,大体上的原因就很明确了,白月的善念内之所以有怨恨,那些怨恨针对黑月,主要原因是黑月的那部分众神引发了浩劫,导致神代的破灭。

    圣灵就说过,在神代,天灾并非是无法对抗的,真正会带来严重问题的是人祸!神掌握着过于强大的力量,那种力量引发的灾难过于强烈,就像是郑逸尘这一次和黑月主神的战斗,若是在大陆那边进行的话。

    估计大陆早就变得四分五裂了。

    有着安妮的解释,郑逸尘明白是咋回事了,黑月那属于众神的怨恨是针对整个世界的,大有错的不是我,是世界的意思。

    而白月的善念里蕴含的怨恨,之所以针对黑月,是祂们看的更开,错的不是世界,而是你们这群得到力量之后,肆意妄为,连累他们也要完蛋的疯子,这种针对黑月的怨恨成为了众神善念怼黑月的动力。

    因为白月里的善念有怨恨,所以在黑月那边出现明显的反应后,白月里蕴含的怨恨也会因此受到更强烈的刺激,白月就会逐渐变成血月,白月这种善念和怨恨共存的情况,恩……有些类似于大陆那边的复仇者伯森。

    “我们魔女之所以不受白月的后续影响和干扰,大概就是黑月被打碎了,黑月寄居的众神怨恨也被消灭后,白月里的众神善念大仇得报,释然了。”

    安妮看着自己的双手,继续说道:“在白月上滞留这段时间里,那些少许保留下来的黑月残神骸骨,对我们的影响已经没有了。”

    “那这还挺好的。”郑逸尘由衷的笑了笑:“这之后你们就自由了。”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