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大国风华 > 第八百七十九章 比郑园小多了

第八百七十九章 比郑园小多了

    郑建国说的话很没底气。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郑建国内心并未做到那么洒脱,他这会儿如此说出来,也只是出于让拉斯顿安心的目的。

    而事实上,不用说远处的人了,就是这条街上两侧院子里面,就有不少让他需要在意的, 更别提这会儿世界范围内的几位。

    好在,郑建国原本就是哄拉斯顿开心的,说完后闭上眼装睡了会,就听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倒是卡米尔和乔安娜则翻了会身,他便带着这个念头睡着。

    第二天一早,郑建国被手腕上的电子表震醒, 瞅着旁边侧身面对着自己的拉斯顿,长长的褐色头发盖住半张似笑非笑的面颊,两只手窝在前襟做出握着什么的样子,便蹑手蹑脚的缓缓坐起。

    另一边的卡米尔正侧身过去搂在乔安娜身上,郑建国缓缓站起身光着脚板进了衣帽间里,很快换了身运动装后拎了个羽绒服裹在身上。

    堂屋客厅里,大约翰已经守在了门旁,看着他出现后开口道:“先生,左峥嵘他们已经登机了,预计9点左右到达,另外李南英回复,说舞台灯光设备已经采购完毕,只是最快也要一周才能过来。”

    “那个不急,那些不是今天用的。”

    郑建国当然知道这是大约翰在问那些设备的用处,说了后走到茶几旁拿起杯子,兑好温度适中的水后喝掉,才裹着羽绒服出了堂屋,就被外边的大雪惊呆了:“嚯,这么大的雪——”

    郑建国的眼前,原本的青砖地面已经消失不见, 地上厚厚的一层雪目测也有十来厘米。

    于是不顾有些冷的空气,郑建国抬脚到了雪地上踩了几下,看着深深的脚印,心情莫名愉快:“瑞雪兆丰年,明年铁定是个大丰收之年,对了,国际粮价有变化没?”

    “没有大的变化,倒是石油有了小幅回落,伊拉克没有办法赶走进入国内的伊朗人。”

    大约翰声音传来,郑建国便看了看他身上的衣服,挥挥手道:“你进屋去吧,过会把蛋白粉送过去。”

    “好的,先生。”

    大约翰应声后转身回了他的办公室,郑建国则到了里面院子的健身房,感受着淡淡的暖意打开了空调,看过手腕上的表做起热身运动。

    很快按照计划完成了半个小时的训练,大约翰也将蛋白粉送了过来, 趁着郑建国喝掉的空, 开口道:“Madam已经起床在吃早点了,另外卡米尔和乔安娜也是在卧室里面吃的, 还有您邀请的石安安已经在齐省驻京办住下,说下午再到新家拜访——”

    端起温度正好的蛋白粉喝过,郑建国看了下手腕上的电子表,发现已经快7点30,当即回到卧室里面冲洗过,正吃着饭的卡米尔和乔安娜,便被拉斯顿撵到了衣帽间里,帮着他穿戴一新完毕,施施然到了堂屋里面。

    圆形的饭桌旁,郑富贵和杜小妹坐在两侧,黄大妮则抱着郑超超正在喂他吃鸡蛋羹,旁边门口处站着大约翰和布兰琪准备侍应。

    郑建国探手在郑超超腮帮子上挠了挠,贴着他坐在郑富贵旁边,郑超超已经转过了头面带笑容看来,小嘴一咧露出里面的鸡蛋羹,开口道:“爸爸——”

    “嗯,乖儿子,快吃饭。”

    郑建国回了个笑容看着桌子上的油条煎包粽子茶叶蛋,探手用筷子拿了个茶叶蛋放进嘴里,旁边的杜小妹抬眼看了看侧门方向,开口道:“拉斯顿没胃口么?”

    “她吃完接着休息了,卡米尔和乔安娜也跟着她吃的。”

    郑建国说着端起面前的胡辣汤喝了口,接着看到杜小妹面色不好,飞快又说了起来:“她现在内脏受到长大的子宫压迫,胃容量有限所以需要靠少吃多餐来增加营养,以后咱们吃饭不用等她——”

    默默的看了眼对面的黄大妮,杜小妹眼神犀利的瞅了瞅郑建国,小声嘀咕道:“当着孩子的面,你也避讳着点。”

    从又舀了勺子鸡蛋羹的黄大妮侧脸上收回目光,郑建国笑着和杜小妹解释道:“我这不是给您解释么,拉斯顿平常不会这样,她之前哪怕一个人在家不出门,都会在起床时收拾干净化妆和出门差不多,现在她能在床上吃早餐,说明是真的感受到了辛苦,都顾不得这些了。”

    “那是,她还怀了两个——”

    杜小妹从郑建国脸上收回目光,以前感觉郑富贵就比别人家的男人强,现在发现这个儿子比他爹还要强到没边,有本事还知道疼自己的女人,而且还能疼到那个地方去。

    不过下一刻想起拉斯顿的年龄,杜小妹不禁开口道:“只是她这个年龄,你以后的日子可还长着了,等到再过十年二十年的时候,她都——”

    “我会想办法的,我感觉在下个世纪,人的寿命可以突破120岁这个限制。”

    郑建国知道杜小妹在心疼自己,毕竟按照她的理解,六七十岁后能没病没灾的照顾自己都不错了,而那时郑建国自己才28岁的连30岁都不到。

    如果拉斯顿到时候有个什么不好,他就得守着过下去,这是源自于母爱的担忧。

    郑建国并不知道在原本的历史当中,拉斯顿就是在5年后腹部的结肠瘤发展为癌症,最终在又一个5年后癌细胞扩散,导致她于1993年1月20日去世,享年63岁。

    这辈子里,郑建国之所以在实现了财务自由后,还继续选择在这个领域内发展。

    而不是跳去看似崭新的石墨烯以及商业上纵横驰骋,便是出于对自身和身边人的健康为出发点,去推动基于基因工程为基础的现代生物学发展。

    最终目的,便是想要维系从父母爱人到自身的寿命,否则他就要面对人死了钱没花完的悲催结局。

    而且,郑建国还可以凭借这个领域内的优势,去收割全世界的有钱人,以完成在商业上没有达到的目标。

    这不是说郑建国之前便有的想法,而是他在交出美元霸权计划后,遇到了已然年过半百的拉斯顿,才最终形成了现在的这个思路:一个愿意为了金钱去选择罪恶滔天的人,在面对为了活下去时,会付出什么代价?!

    旁人也许不知道,郑建国自问他会拿出一半的家产,去换自己活下去的机会。

    是的,郑建国愿意拿出一半的家产,去换自己活下去的机会,只是个机会,而不是必然的结果。

    至于郑建国之所以会愿意拿出一半家产,而不是拿出全部家产,那是因为他还有身边人,如果全部家产拿出的话,女人孩子父母要用钱时,你会坐看他们等死?

    这个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人连跨物种的动物都能舍命去救,对于自己身边人只会更加珍惜,最起码他是这么想的。

    而且,郑建国隐约察觉自己想的这点,才是这个技术唯一能够突破重重阻挠,正大光明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机会。

    当然,郑建国之所以会萌生这么个想法,也是因为他真的没有把握去在50年内破解掉DNA中的枷锁,让人类生命实现质的飞跃。

    因为上辈子,郑建国就没听说过类似的想法,甚至连水果老板都因为癌症早早去世,结果人死了钱没花完。

    不过,郑建国这个想法也是问题多多,最起码目前灵长类研究中心已经成立一年了,结果是半点结果都还没有。

    只是,当郑建国的这个说法传进郑富贵的耳朵里,老爹就不能淡定了:“你怎么知道人能活120岁的?”

    “建国前,全国人均寿命在35岁左右,现在您知道多少了吗?”

    郑建国说着看了眼老爹,只是问完才想起郑富贵的身份,接着自问自答的开口道:“现在是67岁,我预计随着经济和医学继续发展下去,30年后人们平均寿命将达到75岁,并且在50年后突破到80岁到85岁之间,而到时时间才是2032年,最终在2050年左右达到90-95左右——”

    “你那时候都90了。”

    旁边的杜小妹冷冷说过,郑建国便笑了笑没有再接着开口,郑富贵看他不说了,语气顿时不满起来:“孩子难得和你说这些,你看你——”

    杜小妹眨了眨眼后醒悟到什么,接着看向郑建国道:“你说你说——”

    瞅着面色红润有了些气度的老娘,郑建国露出了个笑的喝掉面前的胡辣汤:“嗯,您和爹也要锻炼身体才行。”

    “你这家伙——”

    杜小妹才要拿油条的手一停,瞥了眼这货后没再说下去,郑建国放下空碗后用旁边餐巾擦了嘴,放到桌子上后起身道:“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拉斯顿中午会出来吃饭吧?”

    杜小妹手里拿着油条问了,郑建国便知道老娘这可能想找拉斯顿说事儿,不禁开口道:“应该吧,咱们吃过饭下午就到那边去准备了。”

    “我听大约翰说,你请了几个港台明星?有唱《上海滩》的吗?”

    杜小妹不知是注意力转移了,还是原本就想问这个事儿,郑建国却看了看旁边的郑富贵,心中嘀咕这个问题应该是他问时,毕竟老爹那里有这些电视剧的录像带,当然他嘴上也没闲着的开口道:“有主演冯程程和歌星许小凤,另外还有宝岛的李丽君和凌青霞,他们是作为表演嘉宾过来的——”

    “就是那个唱《何日君再来》的李丽君?”

    郑富贵突然插话问到,郑建国点点头看了眼老娘,果然发现杜小妹也没再看自己,而是转头瞅了瞅郑富贵,便感觉大事不妙的开口解释起来:“我打算过年时和电视台办个晚会,现在让他们过来先熟悉一下。”

    面对着老爹老娘,郑建国便没隐瞒想要搞春节晚会的念头,实际上这个念头在他前年回国那会儿,就已经萌生。

    不过当时之所以没办成,一个时间不够,二是他名头虽大却不响,三个是没有条件,《乡恋》都是去年才借着李丽君回国的机会解禁的,再加上原本仓促回国便没付诸行动。

    可现在诺奖都拿了,拉斯顿和卡米尔以及乔安娜都带回来,郑建国也就没了顾忌,所以趁着乔迁温锅的机会,就把这代表了港台两地的四人给请了过来。

    至于目的,也不是单纯的像国外邀请嘉宾助兴,虽然也有这部分原因在里面,可最主要的还是想通过大爷爷,去确定四人出现在春晚现场的机会。

    原来的83春晚,郑建国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这年是举办了第一届春节晚会,因为不少节目当中都会说这届春晚,是第一届春晚,算得上是记忆加深不知多少次。

    当然,考虑到李丽君和凌青霞的另外身份,郑建国在让左峥嵘带人来的时候,并未说出是要举办乔迁酒会,而是用和电视台合作搞个元旦晚会,过来考察的理由。

    同时,还为了避免两人和潜伏进来的有所联动,郑建国也给这波人安排了嘉宾级待遇,下了飞机不是安排进首都饭店,直接拉到了对面的院子里安置。

    所以,当左峥嵘在车后座上看到越过首都饭店,车队依旧不停的在向前开去时,便看过旁边的李铁,发现他也是面带打量的看来,当即面带笑容的开口道:“郝汉兄弟,咱们不去首都饭店么?”

    “左大哥,咱们直接去老板家里,他在前面建了个宅子——”

    郝汉面带笑容的回头说了句,便探手一指窗外道:“就是这里,那边是紫禁城,这边是首都饭店,今天你们来的正好,这是他这个宅子启用之喜,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嗯,搬家温锅,这个我知道。”

    后座上的李铁自顾自说过,左峥嵘面上的喜色灿烂几分,有些浮肿的眼皮子里闪过道恍然,开口道:“那真是太荣幸了,不过我们可没带什么礼物,要不咱们先去外边买点?”

    “买就不必了,老板说人到了就什么都有了。”

    郝汉笑眯眯的说过,前面的车队便已经拐进了路边辅道,左峥嵘从两侧墙上的牡丹纹墙砖看过,并且顺着路一直开进了地下车库里,发现车速放缓后打了个方向的停下,就感觉这个车库怎么也有四五百个平方。

    当左峥嵘想象着这可是在紫禁城旁边的地下时,旁边李铁已经推开车门钻了出去,左右瞅过后开口道:“比郑园小多了,郝大哥你没把东苑戏楼也给跑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