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三章 日军机群

第三章 日军机群

    汉口东35千米,严东湖上空3千米处。

    晴空蔚蓝,白云朵朵游牧。

    日军第2联合航空队2月18号对中国腹地的第三批次攻击机群,26架96-1式舰载机在前,12架96陆攻重型轰炸机在后。

    正在长江南岸边严东湖的上空高速掠过,气势汹汹的直扑中国的特大城市,国民政府的战时临时核心,武汉三镇。

    日军攻击机群编队指挥官,海军航空兵金子隆司大尉,驾驶者一架96-1式战斗机,飞行在战斗机群的最前方。

    在他的眼睛里,前方的碧波东湖,如带逶迤而过的万里长江,还有江北的重镇汉口。

    已经是历历在目。

    “呦西,支那的东亚病夫们,看我大东洋帝国的铁血雄鹰,将在今日彻底的打爆你们的武汉领空!——让三镇处处狼烟,陷入一片火海地狱,从此老老实实的臣服在帝国的铁蹄之下,颤抖呻吟!”

    金子隆司的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冷笑,在敞开的驾驶舱内不惧凛风灌口,放声狂笑。

    自从37年底,96-1式全金属下单翼战斗机,取代原本老旧的川崎95式双翼舰载战斗机以后。

    原本在淞沪‘猖狂不止’的中国空军,纷纷铩羽折翅,坠落蓝天。

    中国空军的‘四大金刚’,高志航,李桂丹,乐以琴,刘粹刚。

    到现在只剩下李桂丹一人。

    根据间谍的情报,中国空军在淞沪会战以后,之前从美国陆续采购的226架空战主力战机,霍克-2和霍克-3型驱逐机。

    只剩下10架狼狈撤逃到了武汉战区。

    虽然之后苏联开始对中国军售战机,并且‘秘密’派遣了航空志愿大队来中国参战。

    不过1月4号在武汉上空,进行的一次短暂小规模的中苏日三方战机空中较量。

    其间中苏联军被击落三架战机,而日军战机则是零伤亡。

    在金子隆司看来,就已经很清楚的证明了东洋帝国的新型战机和优秀的飞行员们,对苏联战机和中苏飞行员的绝对实力碾压!

    所以他有理由自信,此战将会是1月4号武汉空战的升级版。

    东洋帝国一定会取得更加伟大的胜利。

    “大东洋帝国的军机,此次一定会把支那的战时临时中枢武汉三镇,从天空到大地,打成一团狼藉,炸成一片废墟!”

    金子隆司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时间是12:56分,战斗机群刚刚掠过严东湖。

    “呦西,是时候了,几分钟之后让你们这些愚蠢的东亚病夫看一看,什么才是空军的高超战术!”

    金子隆司轻轻的一拉操纵杆,座下的飞机猛然翘头,朝着高空急速攀爬。

    “嗡——”

    在后面紧紧跟随着的25架96式战斗机,也纷纷拉起机头,冲向高空。

    而日军攻击机群第二梯队的12架96陆攻G3M重型轰炸机,则是下压机头,朝着2千米处的领空,俯冲而去。

    两分钟以后,日军26架战斗机全部到达4千米高空,借着空中朵朵白云隐匿踪迹。

    而日军的12架轰炸机群,在到达2千米高空处,就停止下降。

    和上前方的战斗机群保持三四里左右的水平距离,轰鸣着飞向汉口。

    战斗,一触即发。

    ——

    汉口,王家墩机场。

    “昂——”

    尖利的防空警报声连绵响彻于武汉三镇,就像一只受伤的怪兽发出长长的哀嚎,在瓦蓝的天空滚滚回荡。

    架设在城厢内外和龟山上的大喇叭,不断大声的通报着:“敌机23架,黄冈西飞。敌机23架,黄冈西飞。”

    中国空军副总指挥毛邦初站在机场塔楼,焦躁的看着空军四大队22中队的11架伊-15双翼战机,正在跑道上面鱼贯快速的飞向天空。

    而因为跑道有限,第21中队的10架伊-16下单翼驱逐机,还有苏军航空志愿大队一个战斗机中队的10架伊-16驱逐机。

    只能焦急的等待22中队的飞机升空以后,才能利用跑道进行升空。

    假如之前能多建一条跑道,此次第21中队的10架伊-16驱逐机,就能和22中队进行并飞升空。

    建设3条,中苏三个飞行中队的31架战机,就能实现同时集中升空,去迎战已经近在咫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日军机群。

    那么这场即将爆发的空战,就会好打很多。

    此时的现状,决定了21中队将要晚升空大约六七分钟的时间。

    至于苏联的战斗机志愿中队,将会升空更晚。

    而22中队的11架战机,将有可能在空中独自承受数分钟来自日军机群的攻击。

    在空战中,每一分甚至每一秒的时间,都是及其宝贵,甚至能够改写整个战局!

    国民政府内部的低效率,万事推诿,在机场建设这件事情上暴露无遗。

    现在毛邦初只能在心里暗暗祈求神仙保佑,这次过来的日军机群轰炸机能占大半,而且越晚进入武汉领空越好。

    上个月的一一四武汉空战,0:3的丢脸战绩,让毛邦初心惊肉跳,记忆犹新。

    假如这次空战再失利,别说想和周至柔争夺航委主任的头衔,就他现在这个空军副总指挥的帽子,估计都戴不稳了。

    ——

    “嗡——”

    中国空军第四大队大队长李桂丹上尉(等同于陆军上校军衔),驾驶着他的2101号伊-15双翼驱逐机,已经飞离王家墩机场,朝着东北方向的天空爬升。

    一边用他锐利的眼睛警惕的四下张望,试图寻找到日军机群的踪迹。

    按着外围的报告,日军的机群应该已经接近汉口城区,随时都会出现。

    而李桂丹判断,日军机群极有可能会沿着长江岸线飞行,以躲避三镇城郊的高射炮阵地和高射机枪组成的火力交叉网,直接从江上突入三镇核心城区,进行轰炸攻击。

    此时,在这个年轻的空军王牌飞行员的心里,充满了磅礴的战意。

    还有对现状深深的无奈。

    在今天这一上午,四大队可谓是一波三折。

    夜晚凌晨,敌占区的地下电台急报,空中有日军机群在皖赣边境上空掠过,飞向武汉。

    尖利的防空警报,随即响彻三镇,三镇百姓们纷纷在寒夜里跑出家门,到防空洞和就近的山地去躲避战火。

    而第四大队的飞行员们,都坐进了战机,激昂的等待升空拦截命令。

    结果日军机群虚晃一枪,在鄂赣边境突然变向西南,跑到了衡阳轰炸。

    清晨6时,从敌占区再次来电,有机群飞往武汉方向。

    尖利的防空警报又一次响彻三镇,三镇百姓又纷纷冒着寒风起床,四处躲避。

    第四大队的飞行员们,也都全部坐进了战机,等待升空拦截。

    结果日军机群却从豫南信阳(鄂北)上空飞过,跑到内陆腹地重庆轰炸。

    当时整个三镇的百万百姓,无不指天呛地,唾口痛骂倭狗的卑鄙无耻。

    算上这一回来真格的,已经是第三次。

    原本按着李桂丹的战术,应该是中国空军预先集中优势兵力,先行爬到较高的有利位置,以逸待劳,守株待兔的等待日军机群到来。

    然后对到来的日军机群发动居高临下,毁灭性的俯冲突袭打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