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六章 武汉上空的空战二

第六章 武汉上空的空战二

    13:03

    看到一架中国战机过来增援,日机随即放弃对似乎已经中弹死亡的刘志汉的射杀。

    猛然摆动副尾翼,96-1式战机呼啸横飞,和对空扑过来的郑少愚进行激烈对射。

    “哒哒哒——”

    前一后二,三架日机不断攻击扫射,试图合击围歼郑少愚驾驭的2202号驱逐机。

    密密麻麻的子弹,蝗虫一般飞向2202号战机。

    在一道道‘咚咚咚’呲牙的爆响声里,战机的木质机壳被子弹打得木屑纷飞,留下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大小弹孔。

    腹背受敌的郑少愚,眼见就要机毁人亡,咬牙拼命做了一个危险的180度,英麦曼回旋(高推的垂直反转)。

    “哒哒哒——”

    2202号战机猛然开火,击伤了一架遂不及防的日军战机的尾翼,然后趁机突破包围。

    然而郑少愚的战机被日机子弹打得损伤严重,操纵系统高度失灵,无奈只得紧急俯冲脱离战场。

    朝着王家墩机场退去。

    13:04

    在郑少愚撤出战场的时候,巴清正驾驶的战机,突然被一架从高空俯冲扫射的日机击断左翼。

    “昂——”

    断翼的战机随即高速旋转下坠,在破空声中,发出刺耳的鸣啸。

    巴清正少尉无法跳伞脱离,最终机毁人亡。

    而在此时,在长江南岸青山镇上空,王怡驾驶的战机机舱,则被一架日机的机枪残暴撕裂。

    鲜血混着飞机壳的碎布木屑,顿时溅满机舱。

    王怡少尉当场阵亡。

    13:05

    武亭纯的战机在汉江湾嘴的黄金口上空,被两架日机联合堵截绞杀,机尾打成一堆碎片。

    武亭纯在600米低空处,侥幸跳伞逃生。

    至此,在短短10分钟的时间里,被22架日军战机联合围剿的中国22战斗中队,接连损失了6架战机,1架重伤脱离战场。

    只余下4架,在空中苦苦的坚持格斗。

    而日军战机除了前期损毁的4架,再无一架坠毁。

    正气势汹汹的在天空呼啸,围追堵截着着李桂丹,马汝和,张明生,张光明的战机。

    同时,在看到苏军的战斗机中队,正在武昌东北上空追杀逃窜的日军轰炸机群。

    日军第13航空队,立即分出4个战斗小分队。

    8架战斗机。

    脱离汉口战场,高速东飞,掠过长江救援。

    4比14。

    中国空军4大队第22战斗机中队,全军覆没的恶劣境况。

    似乎就在眼前!

    而在这个时候,大队长李桂丹正死死的咬着日军战机编队总指挥官金子隆司的战机,从岱家山一路追逐到汉水上空。

    然后又朝正北府河方向追去。

    在李桂丹的后面,三架日军战机则是死死的咬着李桂丹的战机,不断的开火。

    追逐扫射。

    因为金子隆司的96-1式战机右翼,被李桂丹击伤,速度损失很大。

    所以为了躲避李桂丹的追杀,金子隆司只得驾驭战机满天空的不断翻滚盘旋,来躲避2101号上四挺PV-1,7.62毫米口径机枪的射杀。

    看到前面的日军单翼战机,居然跟自己的双翼座驾拼盘旋能力。

    李桂丹不禁满脸的冷笑。

    一边紧跟着盘旋翻滚,同时紧按射击按钮,在机枪喷射中,把一颗颗子弹射进96-1战机的机体。

    这么一来,可苦了后面紧随支援的3架日机。

    一架架在空中翻滚盘旋的头晕脑胀,根本无法利用96-1式舰载机的速度优势,追上李桂丹的战机。

    “八嘎,八嘎,支那猪!”

    坐在战机里面逃命的金子隆司大尉,气得‘哇哇’大叫。

    屈辱得直想满嘴喷血。

    金子隆司感觉假如再这么持续下去,迟早逃脱不了被击杀的悲剧命运,羞怒无奈之下,猛然抬起机头,直冲云霄。

    “八嘎!只要你敢追,死也要拉一个来陪葬!”

    金子隆司满脸扭曲着,在敞开式机舱里面大吼大叫:“支那病夫,你有这个胆量么?”

    李桂丹快速的望了一眼四周的景象,虽然没有完全了然,不过在他的后方,左右,均看到有日军战机出现。

    而且在他的战机四周,到处都是日军机枪子弹快速交叉掠过的尖啸。

    “咚,咚!”

    “呼——”

    2101的机身猛然轻轻一震,李桂丹心悸的侧头看了一眼,只见战机油箱那边开始窜出细小的火苗。

    冒着浓郁的黑烟。

    “油箱中弹了!”

    李桂丹浑身冰冷,不禁想起了高志航,刘粹刚,乐以琴——

    这些已经魂归蓝天,长眠于青山的战友。

    “你要死,老子成全你,下辈子别托生在这个豺狼国度!——中华万岁!空军万岁!”

    李桂丹的脸上,神情钢铁一般的坚硬。

    双手猛然拉起2101战机的操纵杆,E-15战机直冲而上,继续死咬着金子隆司的战机。

    “哒哒哒——”

    同时猛烈的开火射击。

    “八嘎,八嘎,混蛋!疯子,疯子!”

    这一刻,金子隆司浑身如坠冰窟,彻底绝望的胆寒。

    在他的眼睛里面,全是极度震惊的惊恐,嘴里神经质的大叫大嚷大骂。

    “哒哒哒——”

    “轰!”

    顷刻之间,金子隆司的战机也被击中了油箱,腾起了熊熊的大火,拉出滚滚的浓烟。

    “大队长的战机中弹啦!”

    “打掉前面这架可恶的支那战机!”

    “打爆它!”

    此时在2101后面紧紧尾随的3架日军战机飞行员,都是变色的大叫,一边猛然拉升战机追逐,一边死命的开火攻击。

    “昂——”

    双方战机随即爬升到4千米高空,突破云层。

    ——

    王母湖,野猪湖,白水湖,马家湖——

    23中队的8架伊-15战机,快速的在天空飞翔。

    在飞行到白水湖上空,距离王家墩机场东南大约18千米的时候,机群开始迅速爬升,不久就进入了4千米的云层上空。

    此时23中队的机群,已经到达长江北支流府河上空,分成3个战斗小队。

    中队长吕基淳,信寿撰,杨毓青,3机一组。

    副队长刘宗武,王玉昆,梁添成,3机一组。

    分队长陈怀民,杜剑南,2机一组。

    前方4里,就是长江。

    伊-15型驱逐机没有配备无线电,在飞机升空以后,一切只能靠目视。

    所以23中队继续东飞。

    准备飞到长江航线,寻找4大队主力及其日军的战机。

    杜剑南的2308号战机,和陈怀民的2307号,高速并飞在一大团云层之上。

    头顶是金色的太阳,照耀着下面白色的云层,反射着丝丝缕缕金色的刺眼白芒。

    虽然太阳热烈的照在身上,然而冬季高空的极寒,呼啸掠过的狂风,还是冻得杜剑南浑身冰冷,牙齿咯咯打颤。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幕让他终生难忘的画面。

    在西南2里的云层处,一架机翼上喷涂着鲜红太阳标志的单翼战机,机体腾着熊熊的火焰,拉着滚滚的浓烟。

    突然从茫茫云层之中快速窜出,直上蓝天。

    “好!”

    看到这一幕的23中队的战机飞行员们,纷纷大吼,振奋不已。

    同时双手紧握操纵杆变向,准备冲下云层,进行适时俯冲攻击。

    然而,紧接着又是一架双翼战机冲破云层。

    战机机翼上面机枪闪烁,继续追逐射杀上空的日军战机。

    而这架中国战机,正冒着熊熊的烈火,半个战机都在燃烧,已经不能看出机身的战机编号。

    23中队的所有飞行员们,都是震惊得头皮发麻。

    心儿紧紧抽缩在一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