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九百二十四章 进度

第九百二十四章 进度

    田家镇战区,灌港镇舒家垅山。

    8月6号清晨7点5分。

    白崇禧站在山顶的一片松树林下,举着望远镜,遥望着黄梅县方向。

    看了许久。

    看着这个被今村胜次用了天的时间,一点一点的土建成一个大王八壳子的县城防御。

    满脸的遗憾。

    在这个相隔15里的小县城里面,根据确切的情报,驻扎着日军第6师团第11旅团。

    这个旅团从桐城一路打下来,近12万军力,已经减员了一大半,即使在潜山整修了快一个月,重新补充了近千士兵。

    然而打到现在,兵力再次减员到不足6千人。

    而且都是疲兵散将,正是一口吃掉的大好时机。

    可惜的是,白崇禧悄悄的在黄梅周边,调集了6个步兵师,一个野炮旅,一个迫击炮营。

    近7万军队。

    想要在今村胜次拔营攻击田家镇方向的时候,把这6千鬼子截成数段,分割歼灭。

    然而让白崇禧意外的是,自从鬼子第11旅团在号清晨几乎兵不血刃的占领黄梅,这一连都休息了天了。

    不但不再西进田家镇,而且开始了大兴土木。

    “今天再等你一天,要是再不出来,我7万大军——”

    白崇禧在心里面无奈而郁闷的恶狠狠暗道:“就撤回田家镇防线!”

    ——

    九江中日战区。

    日军106师团在昨天被中国庐山炮群狠厉的血洗一遍以后,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参谋长秋山义隆大佐被冈村宁次严令,子啊夕阳中匆忙赶回九江城。

    当晚在日军第11军司令部,松浦淳六郎,秋山义隆,被暴怒的冈村宁次,骂了个狗血喷头。

    昧着心激昂的表示,在6号一定要夺回金冠桥阵地,重创中队,以雪耻辱。

    在当晚近11点,饿得头昏眼花的松浦淳六郎和秋山义隆,回到龙门沟阵地立刻召开6 的雪耻战斗会议。

    111旅团长山地亘少将,第11联队长田中圣道大佐,步兵第147联队长园田良夫大佐。

    步兵第16旅团长青木敬一少将:步兵第12联队长木岛架裟雄大佐,第145联队长市川造洋大佐。

    野炮兵106 大队长宇贺武中佐,工兵106 联队长岩崎成雄中佐,骑兵第106大队长母袋均中佐,辎重兵第 106 联队长岩切义一中佐,——

    一群鬼子将领,被饿得半死的松浦淳六郎怒骂得体无完肤。

    最终决定,在6号清晨,动用第111旅团部兵力,骑兵第106大队,在野炮兵106 大队的残余火炮的辅助下,反攻金冠桥。

    “轰,轰,轰!”

    然而,近7千鬼子大军,还远远没有进入金冠桥阵地,就被从庐山倾泻下来的榴弹,炸得一路尸骸。

    攻击还没有到达预定战场,就已经溃败得无疾而终。

    庐山,炮兵阵地。

    薛岳在望远镜里看着一条马路上面,日军战士,战马的尸骸,一辆辆被击毁燃烧的汽车,心里面既痛快,又可惜。

    假如真正贯彻他的战略意图,这次炮击根本不会下达攻击。

    而是等到日军部队在金冠桥一线战场,和李觉部处于胶着状态,而且在111旅团和日军106师团主力龙门沟阵地之间,建立一道阻止线以后。

    才会下达炮击总攻的命令。

    一举吃掉111旅团!

    然后再乘胜东击,围歼,至少是把106师团残部,赶回九江。

    不过这个险棋得有一个最关键的要害位置,当做定海神针,钉死在111旅团的退路,和106师团的援助前方。

    这个定海神针,薛岳最先的选择,就是在回马零一带驻防俞济时74军。

    不过薛岳这几天一再电报催促俞济时,进入庐山战场。

    可惜俞济时一直阴奉阳违的忽悠薛岳,就是死活不进兵。

    然后,无奈之下,薛岳又相中了李汉魂的64军,想让他当这颗钉子。

    李汉魂虽然出身粤系,不过在6年,陈济棠和李宗仁、白崇禧联合起来,发起‘倒蒋’战争。

    时任第三军副军长独立第三师任师长,兼粤北区绥靖委员,负责地方‘绥靖’及指挥粤东军政的李汉魂。

    ‘封金挂印’,辞职赴港。

    并且登报发电:‘一为苦劝陈济棠息兵同结,共御外侮;一为呈国中元首,阐明西南兴兵内幕,请统筹大计团结抗战;一为请粤省各级将领共体时艰,不可苟从。’

    电文发出之后,影响甚大,加上广东空军集体投靠南京,反了陈济棠。

    陈济棠众叛亲离,下野赴港避难。

    在此之后,老蒋一直想把李汉魂的64军打造成一面旗帜,一个标杆。

    千金买马,万金买马骨。

    当然不愿意这时候让64军去当钉子,拼了个干净。

    于是老蒋不容置疑的直接驳回了薛岳的请求。

    老蒋对薛岳所要表达的意思,其实很明显。

    那些杂牌的地方势力军队,你薛岳随便使唤,拼干打净消耗完了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正好借着东洋这个磨刀石,把这些不听话的异己,刀子。

    统统磨断,然后丢进熔炉重铸。

    可是他老蒋的嫡系,以及其他势力投靠过来的将领,却不允许薛岳随便的使用。

    薛岳出身保定系。

    在22年,陈炯明的参谋长邓铿被人暗杀,暗杀者为陈炯明族弟陈达生买凶所为。

    从而引发了陈炯明炮击总统府。

    这时候薛岳为大总统府警卫团一营营长,死战不退,直到护送孙登上永丰舰(中山舰)。

    深得孙的信任。

    在不久前的兰封战役里面,薛岳放着大量的地方杂牌军队不用,强硬的动用大量的老蒋嫡系精锐,和日军土肥原师团对杀。

    杀得土肥原师团差点团灭。

    在看到这些军队的优秀实力以后,薛岳当然不愿意放任这些精锐在后面睡大觉,却让各路实力单薄的地方军阀军队顶在前头。

    就比如不久前,马当要塞的失守。

    假如真的追究到源头,本质就是老蒋不拿地方军队当人看,让地方军队顶着鬼子的炮火死守。

    却把自己的嫡系,远远调离。

    在杜剑南的那个时空,薛岳打了万家岭大捷,长沙会战,衡阳会战,给日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然而在解放战争中,却被打得一败再败。

    被暴怒的老蒋免职。

    然后在宝岛坐了几十年的冷板凳,晚年住房还得被勒索房租,98岁被宝银告上了法院。

    追本溯源,和他在中日战争中,不分派系的使用军队和日寇血战,遭到老蒋系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暗恨,有着很大的关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