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九百二十九章 人群阻碍线

第九百二十九章 人群阻碍线

    “这些中国飞行员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多么危险的事情?真是愚蠢的不可思议!”

    看到中空机群云集而来,塞西尔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诧异。

    似乎看到了极其荒谬不堪的事情。

    在塞西尔看来,假如说眼前这一架中空伊-152战斗机,是因为飞行员中弹失血重伤,跳伞就等于机毁人亡,才不得不采取了强行闯入迫降。

    还有情可原的话。

    那么现在这一大群中空战机飞过来,尤其是那些在高空层平推飞行,并不打算降落的机群,究竟是想干什么?

    难道不知道在启德机场后面90千米,就是惠州机场。

    西北130千米,就是白云机场!

    真的是不知死活,故意挑衅么?

    “塞西尔少校,霍华德少校,我是伯华兹。中空战机闯空迫降以后,机场卫戍部队立刻对所有中空人员进行强行拘留,限制其行动,皇家飞行中队,对所有中空战机进行扣押。如有激烈违抗,可以采取强硬武力措施。——当然,假如有人受伤,作为一个文明国家,本着国际法和人道主义,可以在预先欠费的情况下,给予救治。”

    在小汽车的车载无线对讲里面,突然传来了英国驻港参谋长伯华兹准将斩钉截铁的命令。

    “我是霍华德,将会立刻率队进入机场抓捕。”

    无线对讲里面,随即传来了启德机场卫戍营营长霍华德的声音。

    “我是塞西尔,将军,您可给我们找了一件苦力差事。”

    塞西尔。

    虽然这群英国佬用得是英语,不过这些出身富贵人家的子弟学员们,几乎都会英语,同时听懂了无线对讲里面的意思。

    纷纷变色。

    “阻止他们降落!”

    飞行学校39界飞行班班长陆明顶,大声的喊道:“咱们手拉手组成两道线,不让他们下来!”

    远东飞行学校的机场跑道,是一个宽238米,长380米的土石大跑道。

    此时这架停在180米中段的伊-152,并不能阻碍其余战机从旁边降落,于是陆明顶决定号召同学们组成人墙,提醒中空机群不要在启德机场降落。

    “就这样!”

    “组成人线,提醒他们不要上当!”

    得到陆明顶的提议,近200学员们,纷纷开始在这架伊-152的前后两侧,相距大约30米,手拉手的组成两条阻挡线。

    “哼!”

    塞西尔冷笑着并不阻止。

    只是靠着小汽车,准备看戏。

    因为皇家空军飞行中队和远东飞行训练学校,只隔着一道木栅栏,在没有足够的利益诱惑的情况下,塞西尔也犯不着去得罪这些华人富贵人家出身的子弟。

    虽然不在乎,无所谓,更不可能有着什么畏惧和害怕,等等一些不羁的心里。

    但是,何必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而且这里面有不少非常漂亮的中国美女,别说他手下的飞行员,就连塞西尔有时候都看得流口水。

    为这事遭这些美女的嫌弃划不来。

    如果这些中空战机识趣飞走,他也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

    毕竟大热天的,一会儿太阳就很毒了。

    他也不想在大太阳下被手下埋怨着,一架架的封存这么多的中空垃圾战机!

    “他们应该刚刚经历了空战,打庙湾岛的日军舰队,就是说,这些单翼机,应该是没油了。”

    塞西尔的脸上笑得诡异,低声和一起过来抓捕的机场卫戍营场内管控连连长维托上尉说道:“这可真是有意思极了!”

    他刚才登上了登机梯,看了一眼这架伊-152,最多只有不到70-90千米的滞空燃油。

    那么现在这群正在压飞的16架双翼机,又多了近10分钟的滞空飞行。

    可以想见的是,这时候估计最多连50千米的滞空燃油都没有。

    “那他们——”

    维托的脸上神情,顿时变得精彩绝伦,吃惊的说道:“降落还是不降落?”

    “你看,这群热血的小伙子,姑娘们,他们坚持着这么做,我可没有阻止他们,以后怎么走,都怪不到我。呵呵——”

    塞西尔阴险的笑着说道:“他们可以选择继续北飞,找一处水田强行迫降,要么弃机跳伞,或者——,启德机场除了这个土石跑道的劣质跑道,不是还有帝国的空军水泥跑道和国际港水泥跑道么?”

    “梆梆梆——”

    维托兴奋的似乎听到了竹杠‘梆梆’的响声。

    不禁心旷神怡。

    这回可又能狠狠的敲中国方面一大笔‘竹杠’。

    ——

    “他们是没油了!”

    在听到几个女学员七口八舌的飞快说完事情的大致情况,以及那架战斗机驾驶员已经牺牲,战机上面布满的弹洞。

    作为原来航委宋秘书长的助手,一名优秀的飞行员,郑汉英立刻就准确的判断出了这16架正在压飞的双翼战斗机,应该是在缺油状态下的紧急迫降。

    而那些保持在2空层,1.5空层,2.5空层,1.1空层的近60架战机,明显是打算途经掠过。

    “杜剑南你究竟想干什么,双翼机没有燃油,迫降就迫降,这件事情虽然麻烦,可是总能左右挪移着解决。可你们机群飞进来干什么,还嫌事情闹得不乱么?”

    郑汉英这时候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第1架伊-152要迫降启德机场。

    因为作为其余的机群也要飞过来迫降,那么他就不需要放弃这架战机,选择坠海。

    1架是降落,13架是降落,14架当然也是降落。

    此刻,郑汉英不禁在心里对这个还不知道是哪一个桂系飞行员,起了无限的敬意。

    他是用生命最后一刻的坚持,挽救了这架战斗机。

    同时,郑汉英也对杜剑南和中空其余机群,突入这里的空域,赶到十分的不解和暗暗的埋怨。

    要知道14架飞过来迫降。

    和80架飞过来,14架迫降,其余的大摇大摆的宣布权利似的扬长而去。

    可完全是两个概念!

    第一种是无奈下的被迫选择,虽然违背国际法规,但是可以理解。

    也能够引起英国的同情和谅解。

    然而,第二种,尤其是高空机群‘大摇大摆的宣布权利似的扬长而去’,别说对英国佬,就是郑汉英也看出来了,这里面含着太多的挑衅和警告的成分。

    那么,现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就能激怒英国人。

    这对于事情的解决,还有本来就十分恶劣的中国所面对的国际形势,无异于雪上加霜!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