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九百三十一章 下面南澳岛

第九百三十一章 下面南澳岛

    “咚——”

    吴汝鎏这架伊-152稳稳的压在机场大跑道的左侧线,开始减速滑行。

    “刺啦啦——”

    战机尾部的金属棍子支撑,拉出一路的火星。

    “好!”

    “漂亮!”

    远东飞行训练学校的学员们,都是手心里面捏着一把热汗,大声的叫好。

    “嗡——”

    陆光球的这架伊-152紧跟而来,离着吴汝鎏这架战机大约50米处,压线降落。

    “好!”

    人群又是一片大喊。

    然后,徐燕谋的战机,也平稳压线降落。——

    “看到没有,这就是咱们的实力,难怪能打的鬼子的大军舰火焰滔天!”

    “就是不知道打得是哪几艘鬼子的军舰?”

    “陆奥号,妙高号,加贺号,肯定跑不离开这3艘。”

    在各种兴奋的议论声中,吴汝鎏的战机在跑道右侧线靠近,然而却不停飞下来,而是进行一个流畅的90度转向,驶向西北长跑道。

    目的就是为后面降落的战机腾出空间,避免误撞。

    “漂亮!”

    人群又是一片大喊。

    在大喊声里面,其余的双翼机,都开始一架接一架的一次压线,减速滑行,90度流畅转向。

    “吴队,我们将飞白云,珍重。”

    在1.1空层压飞的93600,已经看到了机场军营有大群士兵在集结,本来想搞事儿,用机群威压的状态,强行给7,8中队加油升空。

    不过为了——

    只能忍痛飞离。

    人生就是这么多的无奈,说一句粗俗一点的话,胳膊拧不过大腿。

    不想——

    有些事情,也只能这样了。

    很抱歉。

    “再见了明珠,再见了我的长空!”

    在这一刻。

    杜剑南泪流满面,心如刀绞。

    “杜队,兄弟们,我这儿没事儿,咱们航委的工作人员已经来了,这是战机没油迫降,不算严重。杜队,兄弟们,好好去干南澳岛的鬼子!”

    无线对讲里面,传来了吴汝鎏故作轻快的声音。

    也因为p-36是封闭式座舱,所以这会儿没有戴护目镜,杜剑南擦干了眼泪,长吸一口气。

    在今天上午,他还有一战。

    南澳岛!

    “所有中队,进行西北76度方向飞行,目标白云机场!”

    杜剑南按开无线对讲,下达命令。

    “2大队收到。”

    “11中队收到。”

    “9中队收到。”

    “32中队收到。”

    “25中队收到。”------

    在命令声里,机群轰然转向,开始进行西北飞行。

    这一刻,如云的机群掠过大地。

    百万百姓如痴如醉!

    ——

    北尖岛,北海滩。

    李归宗,赵立三,两人把雷森藏在一处沙地树林,覆盖上一层厚厚的沙子,压上树叶和石块伪装。

    然后捡了11副救生衣,也分别埋藏在海滩附近的树林沙地里。

    这11副,加上他们两人,还有雷森救生衣里面拿出来的食物,淡盐水,只要别别鬼子搜索出来,支撑半个月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以后等到战争胜利,咱们两个的事儿,可以拍成一部电影,就叫做两个人的海岛游击。”

    赵立三满脸的笑容。

    “嘟嘟嘟——”

    鬼子的汽艇声在海岸传来,是中津丸,陆奥号,上面放下来的六艘汽艇,装着36个鬼子,想来提前搜索。

    “游个锤子,老赵,看到没有,这就是机会。”

    在海滩边的茂密树林里面,李归宗眼睛里面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笑着说道:“你会武术,我懂鬼子语,先在山里设法诱杀掉两个鬼子,换上他们的军服,呵呵,”

    李归宗蹲下来,在沙地上面画图形。

    “鬼子的军舰都在鳖鱼头排海域,咱们假如能够成功夺船,因为海鳅岬角的视野阻隔,咱们驶向西北20度的白沥岛,上岛的鬼子就算是发现,三个小时都通知不到,而那时候,咱们就已经回到大横琴岛,登陆大陆了。唯一的就是,有点小冒险。”

    “干了,周海不是总爱说——”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哈哈!”

    两人畅快的大笑起来。

    在笑声里面,他们看到,鬼子的六艘汽艇,高速而来。

    开干了!

    ——

    普洱。

    中欧水稻培育基地。

    在苏念,邹青青,赵传训,陆为民,紧张的注视下,只是经过了一夜的时间,这块菌种,似乎已经发生了某种神奇的变化。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立正!”

    “啪!”

    “稍息!”

    “哗——”

    在不远的训练场,300南洋青年,正在进行着严格的训练。

    在不久以后,在杜剑南的勾画里。

    3千,3——

    在普洱不远的一处热带丛林里面,一只美丽斑斓的凤尾蝶在一朵微微压弯了的花朵上面。

    轻轻的煽动了一下翅膀。

    ——

    巴伐利亚。

    作为一个站在世界权力巅峰的其中一人,偶尔收听一下各国的广播电台,最实地的了解一下爱好和风向标,也是他的一个业余爱好。

    恰巧,他又懂得一点俄语。

    苏日张鼓峰又正打得激烈。

    “各位听众,下面将播放一首我国著名歌曲家勃兰切尔在勇敢的张鼓峰作曲,米哈伊尔·伊萨科夫斯基作词,由知名民谣歌手丽基雅·鲁斯兰诺娃演唱的一首《喀秋莎》。”

    猛然凝固了端着水杯的手。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

    一直到唱完。

    “时间乱了啊!”

    墙壁上面挂了一副涂画,上面画了一个大宝剑。

    ——

    “嗡——”

    中空珠江口攻击机群,一路西北飞行,于8点26分,到达白云机场。

    而之前张顺谷5机,正在加油和挂具航弹。

    旁边堆积了一片改造好了的汽油桶。

    整个白云机场,储备的都是一些13.6kg,8kg,4kg,25kg的小型炸弹。

    中空机群将挂具部分13.6kg和25kg炸弹意外,其余的都挂具这些混合了黄磷的汽油桶。

    不求穿甲击沉,只求火洗甲板。

    而这时候,只是这短短半小时不到的时间,中空机群珠江口攻击大捷的消息,已经随着电波传遍了世界。

    “顶澎岛,南澎岛,芹澎岛海域,日军舰队处于停泊状态,南澳岛方向有黑烟升腾,疑是正在发生战斗。”

    杜剑南下机以后,没有时间和白云机场方面进行过多的交流,对于他们提到武汉方面正在等消息。

    他只是说明一艘万吨级给油舰,一艘驱逐舰炸沉,加贺号航母重创正在大火逃离,另外一艘万吨级舰船遭到命中,引起大火。

    随即下令,加油,装弹。

    上午9点36分。

    机群重新起飞,目标南澳岛。

    ——

    皖中。

    又是一场干脆利落的清晨突袭战,在巢湖三河镇外的一条合肥通往公路上结束。

    这个车队有近五十辆骡马车,三辆汽车,运载着大量的鬼子从合肥收刮,要运到黄梅前线的粮食。

    这场战斗3辆汽车的31个鬼子无一逃脱,即使是突袭,袭击队伍也战死21人,重伤9人。

    杨倩坐在一处河边,正鞠水喝。

    旁边放着一个大收音机盒子,长长的天线拉得有一米多高。

    里面正在播放着金嗓子周旋的天涯歌女。

    “滋滋,”

    突然出现杂音。

    然后,

    “特大喜讯,中空今天出动上百架战机,由杜剑南少校率领,轰击日军珠江口舰队,现已得到战报,加贺号,大洋丸,以及3艘驱逐舰,1艘炮舰,1艘轻巡洋舰被击沉,妙高号,陆奥号,冰川丸,重创,加贺号舰载近百架战机,全部沉入大海,——”

    杨倩猛然停顿,被晒得黑黑的脸上,充满了狂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