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秦时明月之刀碎虚空 > 第四章 小楼一夜听春雨

第四章 小楼一夜听春雨

时光流转,三个月瞬间而过。霜冬过去,万物复苏,预示着春天的到来!

    宋缺正在演武厅闭目练功,忽然一阵沉稳的脚步声闯来,这声音他很熟悉是他爷爷宋玉的脚步声,难道?想到某种可能,他

    无法保持平静,站起身来,准备去门口“吱”推门而入的宋玉看着孙儿急迫的样子暗自好笑,也不多说,把手中的长盒子递给宋缺!

    宋缺谢过爷爷,迫不及待的打开黑色长盒,盒中躺着一把褐色刀鞘连着漆黑如墨般的刀柄。

    宋玉抚须介绍到:“此刀乃铸剑名家徐夫子所铸造,徐夫子可是被江湖中人称为剑中尊者的名匠啊,他所铸造的兵器都是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神兵利器,要不是我拿出咱家传承之宝:雷暴石,还不一定会帮忙铸造呢!这刀刀身全长三尺二寸,宽一寸二分,刀柄是墨铜铸造,刀鞘是墨家班大师设计,可以让刀更好的拔出,保养!”

    墨家?那个在秦时中一出场就被灭了老家的诸子百家之一的墨家吗?既然帮我这个大忙,以后就还你这个恩情吧!

    宋缺心思百转,手上却不停。左手拿起刀鞘,右手搭墨黑的刀柄上。“呛”一道晶莹剔透紫银光华笼罩四周,只见: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映出宋缺欣喜的笑脸,刃口上高高的烧刃中间凝结着一点寒光仿佛不停的流动,更增加锋利的凉意!

    刀的一面刻着一条贯彻刀身的血槽,另一面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七个楚国蚊绳小字。

    “好刀,这就是我所想的刀啊!”宋缺握着刀喜笑颜面

    “缺儿,刀法咱家没有,不过家传剑法和【天问剑典】你可以看看,触类旁通,大道唯一,什么东西都是殊途同归,这是我给你唯一的建议!”宋玉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宋缺还刀入鞘,恭声道:“我知道了,爷爷。”

    “嗯,你从小聪慧,自有主见,你练吧!”

    “是!”宋缺行了一礼,看着爷爷走远,才看着手中春雨刀陷入思索。

    刀已经有了,是时候练刀,而我没有刀法可练,这是个以剑为主的世界。刀法本来就不多,不要说绝学刀法了,虽然我有传鹰大侠的刀意,但那只是意境,不是招式,刀意是为了增加招式的威力而存在的,没有招式就好像无根之水。

    对了,记得前世看的古大的武侠小说其中一人他也没有招式,只有一招,但却是刀中之神:傅红雪,只会一招拔刀术,刀光一闪,比闪电更快,比闪电可怕,还没有看清他刀的人就已经死了!这是纯粹为杀人而存在的刀法,虽只有一招,但却抵得上世界上任何刀法。

    这招很很简单却也很难,简单是任何人都可以练,难在没有大毅力,十年如一日般的枯燥寂寞的拔刀,而世界上人们最讨厌的就是寂寞枯燥了,所以这世界就一个刀神傅红雪了!

    “我可以吗?我绝对可以,在这个乱世中,只有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我要无敌于天下!”宋缺问自己,找到答案,前世身为孤儿,被人嫌弃,今生他有最好的起点,他要最强,最强!!!

    想到就做,雷厉风行!

    站起身来,笔直,目视前方,左手握紧褐色刀鞘,右手悄然搭在刀柄上“唰”不对,“唰”不对.......

    就这样宋缺陷入枯燥寂寞的练习拔刀术中!

    早上花两个时辰读书,剩下时间练习拔刀术,晚上修炼【战神图录】,规律而枯燥!

    春去夏来,秋至冬归,一年复一年,又是冬天,漫天的雪花飘飘洒洒的从天上落下。

    院中,宋缺站在雪中,手握春雨刀“唰”只见刀光一闪而逝,头顶之上飘扬的雪花被全部一刀两半,刀光太快,都不知道一瞬间出了几刀!如果一个懂武功的人在的话一定惊骇莫名,这世界上还有如此快的刀法?

    “还是不够快啊!”宋缺皱眉沉思。

    “前世之中,不管是那个绝顶刀客都是杀人杀出来的吗,而不是练出来的,看来我要出去游历一下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还真没出去好好看过呢!”宋缺静极思动,望着雪花喃喃自语,嘴角挂起一丝期待。

    来到书房,看着正在看书的爷爷:“爷爷!”

    “缺儿啊,什么事吗?”宋玉抬下眼角,又重新回到书中,好似书中有什么好东西一样。

    “孙儿这几天感觉刀法已经遇到瓶颈,想去北上匈奴之处游历一番!”宋缺恭声答道。

    “你要出去?现在那边不太平,秦国正在攻打赵国,兵荒马乱的。”宋缺终于从书中移开目光,皱眉沉声。

    “爷爷,我已经十二岁了,武功有所成就,可以自保有余,再说雏鹰终要展翅,我不能永远活在你的保护之下。”宋缺脸色郑重。

    “说来我从来没有试过你的功夫,今天我就来试试!我满意了,你才能游历去。”

    “一言为定”

    “当然,爷爷还会跟你说假话?去演武厅吧!”

    来到演武厅,宋玉站定。手握宋家宝剑,对着战意勃发的孙儿说道:“你用你那拔刀术,我来看看多强。”

    “好,爷爷小心了!”

    宋缺脸色淡然,目光直直看着宋玉:爷爷是一流高手,我就用全力一刀吧!

    手悄然搭在刀柄上“唰”刀如流星一般杀向宋玉,“哐”只听见刀剑相抵的声音,宋缺退后五步,宋玉退后三步,宋玉欣慰的笑了:“好,好,好,你这虽然就只有一刀,却以厉害非常,就算一流高手一时不查也会死在你刀下,而你现在真气才二流境界,才练三年就已经如此厉害,以后宋家和小说家绝对靠你发扬光大!”

    “还是爷爷厉害。”

    “你还有所保留吧?你这一刀虽然厉害,对我却没有杀意,所以这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而我却是一流高手,能将我一刀逼退,很厉害了!”宋玉看的明白,孙儿肯定没有尽全力。

    “爷爷如炬慧眼,难逃你眼睛,我可以游历的吗?”宋缺谦虚问道。

    “嗯,你已经十二岁了,要独立承受风雨了,你什么时候出发?”宋玉也知道这孙儿很孝顺但主见很强,决定的事,从不更改。

    “我辈中人,身随心动,既然我已经有这想法,就现在启程!”宋缺已经迫不及待了!

    雏鹰展翅,尽情翱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