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秦时明月之刀碎虚空 > 第六十三章胯下縟之

第六十三章胯下縟之

宋缺走在繁华似锦的桑海城中,人群连绵不绝,各种嘈杂声传来.

    离扶苏会面墨家,已经过去几天,之前因为流沙之主卫庄于城外小桥处,与黑剑士胜七打斗痕迹,而消失众人眼前,宋缺搜寻不到.

    根据史记,秦始皇于东巡而亡,离时间愈来愈近,留给宋缺的时间越来越少,计划的实施,看上去很顺利,但其中变数太多.

    走在街上,宋缺思绪飘远,默默的想着.

    这时,前方传来喧哗声———

    “看看前面好像出事了.”

    “是啊,走...走...看看去.”

    “......”

    旁边围着百姓议论着.

    宋缺挑眉疑惑,好像前方发生什么冲突,走上前去,站在人后看着场中.

    一个手持长剑的壮汉拦着一名衣着破旧的年轻人道路,语气挑衅的道:“怎么样?有胆量,你就拔剑把我杀了.”

    “这个家伙,又在闹事了.”

    “那个年轻人惹上他算是倒霉.”

    “是啊...是啊...”

    旁边认识泼皮壮汉的人悄悄道.

    看见年轻人没有说话,泼皮更加嚣张:“怎么样?小子,你敢不敢?”

    “天明、少羽还有儒家张良……”

    宋缺眼光一瞥,发现站在人群之中的三人.

    泼皮继续大喝道:“敢不敢?”

    年轻人终于说话了,语气平淡,没有因为被挑衅而怒气腾腾:“在下于尊驾素昧平生,无冤无仇.”

    听到年轻人淡淡的语气,泼皮指着呵斥道:“看你装模作样的背着把剑,搞得自己像个剑客,可你却没有胆量拔剑,这就说明你是一个孬种。”

    “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个废物了,你的那些老底我全都知道.”

    “你这个废物,长这么大,自己就没赚过钱,去哪里都被嫌,全靠老妈养着,老妈一死,你连帮她建个坟头的本事都没有,还敢跟别人夸口,以后要帮她建个大一万倍的坟墓,就你这德性.”

    “真是这样啊?”

    “那这个年轻人也太没用了.”

    “是啊...”

    看到年轻人没有反驳的样子,旁边围观百姓议论纷纷.

    看到周围人的讨论声,泼皮很满意自己制造的效果,说的更加大声:“接下来,没人供你吃饭,你只能躲在河边的破草棚里,还装模作样的钓鱼,结果连鱼也钓不着,你说你一个男人,能把自己快饿死了,这也本事.”泼皮竖着大拇指,大声嘲笑着.

    “哎,年纪轻轻的,四肢健全,怎么不干点正事,真是不应该.”路人甲摇头感慨.

    泼皮接着道:“人家洗纱的老太婆看你可怜,把自己的饭分你一半,才让你活下来,你这个废物,居然又要吹牛说什么以后要用黄金来表达,这种话连洗纱老太婆也不信.”

    年轻人即便被泼皮如此诋毁,也不愤怒,脸色平静,语气却郑重如山:“我不会忘记自己的承诺.”

    “哈哈哈...”

    听到他这么说,泼皮哈哈大笑,轻蔑道:“就你那点本事,除了一张嘴,你还有什么?”

    年轻人不想继续纠缠不清,说道:“我只是想过这座桥.”

    “我呸——”

    泼皮对地上吐口痰,鄙视之意一览无遗,呵呵冷笑道:“过桥?可以啊!这样吧,你有两种过桥方法,一种,就是拔出剑把我给杀了,从我身上跨过去,另一种....”

    “呵呵,你就给我跪下...从我胯下爬过去.”泼皮戏虐的笑道.

    “这也太过分了.”

    “是啊...”

    “就是...”

    围观群众听到泼皮要求,皆是大吃一惊.

    “这是胯下之辱?那他是...”

    宋缺看着场中年轻人心中一动.

    史书记载: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於是信熟视之,俯出裤下匐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苏东坡《留侯论》也道:“古之所谓豪杰之士,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年轻人握紧拳头,吱吱作响,愤怒无比.

    泼皮看着年轻人的样子,不屑一顾道:“怎么样?想要发怒啊!来呀.有本事就拔剑啊.”

    “来吧,爬过去就让你过桥.”泼皮招招手道.

    宋缺风轻云淡的看着这留记历史的时刻,没有阻止的意思,即便他未来会被称为兵仙,也需要磨练,而且以他想攀登的山峰之志,想必根本不会在意这脚下的泥沼吧!

    年轻人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还是松开手,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果然...”

    宋缺看见年轻人脸色平静的跪伏在地,高昂着头向前爬去.

    “哈哈哈———”

    泼皮十分得意,好似打了胜仗一般高兴,居高临下抬着头猖狂大笑道:“大家看见没有,这个人就是个废物,我没有说错吧.”

    “这个人真是太没用了.”

    “真是没用...”

    围观的人纷纷感慨叹息.

    盯着年轻人如此淡然的对待如此奇耻大辱,宋缺心中赞叹:“小不忍则乱大谋,能忍到这个程度,不愧为兵道之仙.”

    在围观群众的惋惜责问声中,年轻人钻过胯下,平静的整理杂乱的衣服,不理众人的目光,跨步先前走去.

    “你这个废物,胆子小到这个程度,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泼皮得意非常,讥嘲不已,看见准备离去的年轻人还不肯放过,喝道:“这样你就想走?那也太便宜了,大爷我还没玩够呢!韩信~~.”

    韩信————果然是他,宋缺眼中一凝,即便猜到这是千古流传的胯下之辱,但肯定了这个猜测,也让人心生震动,忍常人所不能忍,做常人所不敢做,这才是留侯.

    “把你的剑留下,大爷就放你走.”

    泼皮看见韩信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样,继续向前走,他就像感觉丢了面子一般,恼羞成怒的拔除手中长剑,喝道:“我没允许你走,你怎么敢走?”

    “要出人命了啊.”

    “这越闹越大了啊……”

    “这可怎么办啊……”

    周围百姓看见事情越加不可收拾,交头接耳.

    “我叫你站住,听见没有?”

    泼皮怒意升腾,脑袋一热提着长剑,冲向韩信背后欲刺出.

    喳喳~~~~

    桥旁树枝上的鸟儿好像受到什么惊吓,慌乱展翅飞走.

    “好强的杀气.....”

    就在泼皮快要刺到韩信后背之时,宋缺突然感觉到一股森冷强大的可怕杀气,微眯双眼看着场中破衣烂服的少年,是他吗?不管是不是他,就凭他叫韩信,那就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