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02章.有落俗套的剧情(求收藏推荐)

第002章.有落俗套的剧情(求收藏推荐)

    吃饱喝足的赵砚歌打了个饱嗝,一股可乐的气息蔓延开来。

    他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门,看到玉环一脸苦大仇深的蹲在门口,心情十分郁闷。

    玉环是个孤儿,从小被赵砚歌的父母收养,小丫头通情达理,长得也好看,又与赵砚歌年龄相仿,所以从懂事开始就伺候着赵砚歌。

    自从一年之前老爹在青楼把自己玩死之后,赵家大变,下人们走的走,散的散,唯一剩下的,只有玉环和蹲在她身边那一只名为二旺的大黑狗。

    玉环一直把这里当家,把赵砚歌当亲人,所以不管赵家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不会离开的。

    赵砚歌放低了身价,本来也没什么架子可以端着,干脆跟着他蹲在门口,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声音低沉的问道:“玉环,你在看什么呢?”

    “少爷,米坊的王掌柜昨天说,以后都不会再借咱家米了,我想夫人这次去肯定会空手而归,可你身体刚刚痊愈,不吃点好东西是不行的!”玉环撅着小嘴,眼里微微溢出泪水,面部表情狰狞难看。

    为了换吃得,母亲刘氏将家里能当的东西都当掉了,就连嫁妆和祖传手镯也以超低的价格抵押了出去。

    这日子真的没法过!

    赵砚歌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她,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浓眉大眼,两个小酒窝,即便穿的不华丽,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果然不出所料,刘氏手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难看到有些失落的面庞。

    玉环赶忙迎了上去,安慰说道:“夫人,玉环饿几天没事的,你可千万别不开心!”

    刘氏被她话语所打动,眼圈有些泛红,但这个女人坚强的内心不允许她在孩子面前失态。

    于是她强行挤出一丝微笑,哽咽的说道:“放心,我再去看看家里还有什么可当的,毕竟四郎刚刚痊愈,总不能让他跟着我们喝稀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赵砚歌闻言,脸色不由的变了变,又眨了眨空泛的眼睛,果然不管在哪个时代,没钱的人都是毫无抵抗之力的弱势群体。

    作为清华大学首屈一指的校草级别人物,赵砚歌是被公认顾家恋家的好男人,怎么能看着心爱的人受到这样的痛苦。

    “妈...娘,你们别担心,我有办法,你们在家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扔下这样一句话,赵砚歌转身冲进了房门,只留下刘氏和玉环,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大约只有一盏茶的功夫,赵砚歌左手拎着两袋米,右手拿着五斤牛肉哈哈大笑的走了进来。

    他将牛肉仍在案板上,放下手中的米,笑着说道:“玉环,先把米蒸上,不要怕浪费,然后把这牛肉炖了,给二旺带一份!”

    以前家里想混口饭吃都很困难,你现在要给狗吃牛肉,少爷你真奢侈!

    刘氏一看到这些东西之后满脸震惊,大力的掐着赵砚歌的右臂说道:“四郎,你跟娘说,这米和肉是哪来的,是不是偷来的?”

    她目光灼灼的盯着赵砚歌,看的他一阵汗颜,赶忙解释道:“娘,你放心吧,这牛肉和米来路干净,只管吃就是,至于究竟怎么来的,四郎以后再跟您解释!”

    赵砚歌实在没想到什么好理由,总不能说这粮食和肉是跟街坊四邻借的,赵家现在这样子,邻居之间的感情早就冷淡了。

    听到这话,刘氏也算松了一口气,这个儿子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胆小归胆小,但行的正做的直,平时从不说谎。

    厨房里面,一家三口都在,也不分什么下人和少爷,玉环一边熟练的切着牛肉一边问道:“少爷,这肉您想怎么吃?”

    赵砚歌笑的有些合不拢嘴,望着刘氏说道:“按咱娘喜欢的口味的做吧,我这个人嘴壮,不挑食的!”

    作为赵府唯一的下人,玉环很懂得察言观色,目光很自然的转向了刘氏。

    刘氏被这孩子一看,倒有些心结解开了,笑道:“直接加点佐料炖了,先吃饱了再说!”

    这牛肉可真肥啊,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她们娘三已经很长时间不知道肉是什么味道了。

    “娘,你们先做着,一年的时间卧床不起,家里是什么样子都忘记了,我四处转转!”

    随便找了个借口,赵砚歌离开了厨房,他初步观察了一下,赵家的宅子绝对堪称“豪宅”,里面假山,曲水画廊,名木嘉禾应有尽有。

    只是这一年疏于打点的缘故,家里的很多园子都荒废了,墙壁上爬满了青藤,不少房间都空着,看起来阴气森森的,很吓人。

    既然来了,就得让这个家变得像样一点,赵砚歌觉得他要重震赵家雄风,至少要像以前一样让家里有那些干活的家丁和女婢。

    晚饭的时候三个人坐在桌旁,一盏小小的油灯摇摇曳曳的,他娘的这个时候的科技真是落后,这灯亮度不够不说,光源还极其不稳定,真让人蛋疼!

    由于刚刚吃了面包的缘故,此刻赵砚歌并不是特别饿,他将大块的牛肉都送到刘氏的碗里,还时不时的给玉环夹两块。

    玉环有些惶恐的说道:“少爷,你不吃吗?”

    赵砚歌咧嘴一笑,对着玉环说道:“你先吃,你可是我们家的头号仆人,放在庙堂那就是丞相一样的人物,不吃饱了以后怎么干活!”

    玉环战战兢兢的咬了一口多汁的牛肉,斜瞥了赵砚歌一眼,知道少爷在故意逗她,也不敢反驳,反倒脸色变得更红了。

    在赵砚歌卧病的那段日子里,什么洗澡上厕所都是玉环负责的,所以这个女孩看光了他的身体,也看透了他这个人。

    吃完了饭,玉环抓紧了收拾,赵砚歌和刘氏坐在廊下,望着儿子一筹莫展的面庞,刘氏问道:“四郎,看你脸色不太好,可是有什么心事?”

    赵砚歌靠在椅子上,啧啧说道:“娘,我看咱家很多园子都荒芜了,这么大的院落总不能只有我们三个人,我决定招一些家丁,让他们帮着娘打点一些家务事,也为赵家添点人丁味!”

    轻轻叹息的刘氏冷笑道:“儿啊,你以为娘没这个想法吗,可如今家徒四壁,哪有多余的钱再供养他们?何况我们赵家的丑名早就被传扬出去,没人会来的!”

    “娘你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

    半晌没听到刘氏的回应,赵砚歌笑笑也就离开了,沐浴更衣之后,躺在床上数绵羊的赵砚歌笑道:“这万恶的旧社会和有落俗套的剧情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