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10章.不如自挂东南枝

第010章.不如自挂东南枝

    赵砚歌出了门,略过繁华的主街道,径直奔向卧龙镇最热闹勾魂的烟花之地——舞凤楼。

    卧龙镇坐落在秦淮河畔,如今处于盛世,明主治下的大永王朝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即便到了深夜晚上,也是熙熙攘攘。

    不过他堂堂一个赵家大少爷,竟然不认识去舞凤楼的路,实在是很惭愧。

    本想随便抓住路边的纨绔少年问一问,毕竟舞凤楼之名如雷贯耳,那些没吃过猪肉的也该见过猪跑。

    可走过面前的路边转折,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暮色之下那人越来越近,赵砚歌瞪大了眼睛,狐疑说道:“段誉!?”

    段誉一副嬉皮笑脸的神情,嘿嘿道:“少爷,你去这么好的地方耍乐子,竟然要把段誉仍在那个母夜叉旁边,实在是很不够意思!”

    “你...你是怎么溜出来的?”玉环那个小家伙可是个软硬不吃的主,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让段誉跟着自己出来。

    “舞凤楼是个什么地方啊,那可是美女如云,为了摆脱玉环那个小妮子,我可是费劲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段誉诡异笑道。

    “你把她绑起来了?”

    “少爷果然英明,不过还有更简单的,我把她打晕了!”段誉一边竖起大拇指,一边啧啧道。

    赵砚歌:“......”

    不知悔改的段誉继续溜须拍马道:“只要能与少爷在一起,就是刀山火海段誉也会跟着,用少爷的话说“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比翼鸟你妹啊,连理枝你妹啊,我赵砚歌现在宁愿自挂东南枝!

    本来玉环那里好说歹说才算是把事情压了下来,经过段誉这么一闹,八成会被捅到娘那里去,到时候段誉和赵砚歌都得玩完。

    知道事情已经木已成舟,即便现在想挽回也要等到从舞凤楼回来,赵砚歌干脆皱了皱眉头问道:“段誉,你对舞凤楼了解多少?”

    这可算是问对人了,段誉来卧龙镇的目的有两个,第一是为了保证温饱,第二就是为了能到这百里闻名的舞凤楼逍遥快活。

    段誉嘿嘿一笑,挑了挑眉,露出一个诡异惊讶的眼神,“少爷,你也不想想我叫什么,我叫段誉,像我这么帅的,一般都是主角哦!”

    “主角你妹啊,《天龙八部》里也有个叫段誉的,但主角是乔峰好吗?”赵砚歌哭笑不得的怒骂了一句,继续呵斥道:“说正事!”

    这就是他赵砚歌的孤陋寡闻了,那舞凤楼的名声可是传到过京城的,当年贤王陈星宇巡查卧龙镇,也是在舞凤楼醉生梦死。

    这里面的姑娘,长得漂亮,皮肤白皙细腻,一捏都能嫩出水来,尤其绝活很多,弹琴,跳舞,品茶,作诗,数不胜数。

    “我说的这些只是床下的功夫,至于床上的,那就更多了,像老汉推车这种粗浅的,我们暂且不提,二楼的红袖姑娘以“美人舌卷枪”闻名,三楼的绿婉姑娘以“观音倒坐莲”遐迩,还有那花魁林显儿,听说花样还要更多,但如我这般低贱的家丁,自然没有和她同床共枕的福分,只能听着别人讲故事过过瘾罢了!”

    说到这,段誉便有些自惭形秽,他虽然深知风月精髓,但却从未付诸实践过。

    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个太监上青楼!

    但这却勾起了赵砚歌的兴趣,游走于花间柳际的赵砚歌已经不是个处男,阅过爱情文艺片无数,有码也无码的他对现代人的爱情动作深有研究,但从未和古代美女睡过觉。

    赵砚歌嘿嘿一笑,问道:“段誉,我且问你,凭少爷这般英明神武,风流倜傥,再配合上点小钱,能不能把林显儿睡了?”

    厉害了我的大少爷!

    段誉的表情有些目瞪口呆,旋即转为木然,再后来变得波澜不惊,但他也理解,都在卧龙镇,谁不想醉卧美人膝?

    少爷这么直来直往的性格,段誉喜欢。

    这些日子与少爷交心交肺,段誉深深理解了人生难得遇知音这句话,因此便口无遮拦的道:“少爷,这件事别想了,没戏!人家林显儿名声大,眼光也高的很,每日想要和她睡觉的人都从街头排到巷陌了,而且这些人,不是世家大族,就是商业巨鳄,各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人家就是一句话:老娘卖艺,不卖身!”

    段誉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前些日子高唐州刺督的儿子徐太保带着白银空方,名家字画,其价值连城,但却连林花魁的面都没见着,气得他蹬鼻子上脸。

    但生气归生气,青楼为什么能办的这般红火,即便在战乱时期依然屹立不倒,因为他身后有大永军方的支持,所以徐太保这气受的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Biao子卖艺不卖身,这无疑是比三流电影还要荒诞的戏码,赵砚歌对这件事一直抱着深恶痛绝的态度。

    “我总觉得,这种人才是最可恶的,挂着青楼头牌的名衔,却偏偏还要装清高搞个卖艺不卖身,青楼不就是给男人逍遥快活的,一旦女人不卖肉,青楼也就失去了她本身的意义,老子花了一大把银子只是为了看脸,还不如买几本艳书学学技巧呢!”

    见少爷出言如此犀利,一针见血,便知道少爷是出入风月场所的老油条,女人嘛,生来不就是给男人玩的!

    “少爷所说,段誉深以为然!”他频频点头赞同赵砚歌,眼冒绿光,声音中带着恳求说道:“今天晚上我就跟着少爷去砸场子!”

    “砸什么场子,咱们是去喝茶听曲聊天的,记住,进去的时候千万不要慌张,装出一副高人的神态,这样他们才能真的以为你是个家缠万贯的风雅之人!”

    赵砚歌面露笑意,不由自主的便开始向着段誉传授《泡妞三十六计》,得意洋洋。

    而段誉能说什么,满脸感激的神情,少爷待我,如君如父,恩重如山,我段誉要如何做才能不负少爷的大恩大德啊?

    潸然泪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