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14章.赵草包

第014章.赵草包

    赵砚歌坐在舞凤楼角落的一张四方桌前,此处靠着窗户,气息流畅,让他时刻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他一直奉承养花需浇水的原则,在大学四年一共交过二十六个女朋友,其中御姐萝莉皆有,也算品尝过各种口味。

    但即便如此,赵砚歌的眼光却并不局限,女人就像一本很有魅力的书,尤其青楼女人,绝对不止被一个男人翻过。

    甭管这本书的外表多么光彩绚丽,里面的书页多多少少有些老旧泛黄,所以能不碰就不碰,一旦沾染上什么棘手的病症,就不好了。

    那紫纱姑娘手里端着一壶茶,自来熟的坐在他对面,长相不错,算得上中等姿色,赵砚歌嘿嘿一笑,畅快道:“姑娘,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公子这种搭讪的方式老掉牙了,不过,我很喜欢!”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翻涌着妩媚,胸脯不由得花枝乱颤起来。

    日,胸器堪比凶器!

    赵砚歌默然,抛开女子的脸不谈,这身材简直人间尤物啊,修长的双腿,高挑的个头,纤细的手指,俨然一个青葱可人儿。

    他咽了口唾沫,这几日晚间睡觉时常想起枕着大学女友大腿安然入睡的场景,那双美腿的弹性,啧啧...

    赵砚歌很忧郁啊,当下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恪守礼仪的正人君子,但这只是虚名,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钱花。

    另外一种便是对女子展开迅猛攻势的畜生,不仅能让肉体放松,还能让精神振奋。

    真的好难选!

    紫衣女子还没见过这么不主动的男人,心想既然你放不开,那就老娘来了,她挪动着身体向着赵砚歌靠近,皮肤与赵砚歌的肌肉产生了细微的摩擦。

    时间静止了。

    赵砚歌双手高高举起,似乎在说:你们看见了,我可什么都没干,是她先动的手!

    看不出来,这女孩撩人的动作极其娴熟,该轻的轻,该重的重,一盏茶的功夫,赵砚歌就有些浑身冒火,脸上不由自主的涨红了起来。

    女子见他这般紧张,简直比女孩子还要娇羞,忍不住“噗呲”一笑,动作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清秀的小脸沉思半天,严肃问道:“公子嫌我脏?”

    靠,这是最直接的道德绑架,赵砚歌要是不答应她,就是嫌她脏,要是答应她,就是违背了与玉环的约定,这可如何是好?

    思来想去,赵砚歌还是轻轻推开了紫衣女子,微微笑道:“姑娘,在下绝对没有轻浮和嫌弃的意思,只是初次见面,有些放不开手脚,说句实在话,我不太喜欢这种直接,你要是想听为什么,我长话短说,但此事说来话长,具体要从我两岁的时候说起,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林显儿姑娘什么时候出来啊?”

    紫衣姑娘斜瞥了一眼不解风情的赵砚歌,声音嗲嗲的说道:“原来公子的心根本就不在奴家这,在显儿姐姐那啊,那你等着吧,想要见显儿姐姐可难了!”

    这位俊俏公子真是过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难不成老娘这般妖娆风骚还抵不上那个浪蹄子?

    紫衣姑娘在舞凤楼的名气也很大,即便比不上林显儿,也是名声在外,清乐坊疯传紫衣姑娘以一张巧嘴著称于世,能让樱桃打结。

    女子微微怔了怔,心想文人都比较文雅含蓄,也许不喜欢这种露骨的直来直往,也便心平气和的镇定下来,组织情绪想要从另外的角度切入。

    漂亮女子都是天赐之物,但赵砚歌对“青楼”二字心存芥蒂,此间女人,只是秀色可餐,可养眼舒心,要是动真格的,那你就输了。

    另外赵砚歌眼光苛刻,他对这些自以为绝色的青楼女妓抱着“大饱眼福”的态度,只是觉得好看,女子越是主动,他便越觉得有些畏惧。

    紫衣女子的表情由幽怨转为惊喜,然后嘴角开始渐渐露出笑意,她咬着娇若滴水的嘴唇,愈发惊艳。

    她双手搭在赵砚歌的肩膀之上,竟然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腰肢,来了一场邂逅的艳舞。

    赵砚歌体内荷尔蒙暴涨,鼻子开始流血!

    动作幅度如此之大,即便在酒吧里面的舞女也不敢吧?

    他常常输了口气,依然驾轻就熟的闭了闭双眼,口中默念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紫衣女子眨了眨灵气的眸子,晶莹剔透,这种颜色,带着忧郁,老娘如此金枝玉叶,你竟然不懂得欣赏!

    赵砚歌越是淡定,紫衣女子攻势越猛,要不是看在这里是公共场合,早就宽衣解带,来了个坦诚相见!

    她忽然变换了一个不合礼法的姿势,将赵砚歌的双手放在自己纤细的腰肢上,拨动心扉,欲语还休。

    赵砚歌露出了道德人士那种大义凌然的面庞,说白了就是欠揍,你都来到了青楼,还他娘装什么清高?

    女子骤然停下了动作,望着赵砚歌的面容怔怔出神,一屁股坐在赵砚歌的双腿之上,赵砚歌感觉到有些被镇压的意味,倒抽一口冷气说道:“姑娘请自重啊!”

    “哼,草包!”

    女子惊呼的大骂一声,然后甩了甩手说道:“真没见过这么不知趣的男人,简直窝囊,你就在这守着你的伦理道德,老娘不伺候了!”

    然后她甩手就要离开!

    苏宁见此情景哈哈大笑,赶紧解围道:“秦姑娘,他不懂的怜香惜玉,本公子懂,这银子你先拿着,算我替我这位兄台赔礼道歉!”

    看着手中白花花的银子,女子表面上生气心里却是乐开了话,活没干还得了钱,这种买卖,只有神秘的苏公子干的出来。

    见那女子远去,赵砚歌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悬宕的内心也算放了下来。

    果然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苏宁偷偷斜瞥了一眼赵砚歌,正看见他在擦拭额头的冷汗,心里觉得好笑,悠然道:“爱如潮水,可惜陶兄无福消受啊!”

    赵砚歌看了看他那幸灾乐祸的神情,回应道:“倒是让苏兄见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