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20章.大难临头各自飞

第020章.大难临头各自飞

    现场安静了下来,没有刚刚的屁滚尿流和哭爹喊娘,丘璎珞见到有人为小姐出气心中畅快无比,林显儿则显得忧心忡忡。

    她的眉头微微皱起,顾盼之间神态妩媚,众人皆沉浸在她美丽的容颜之中。

    赵砚歌脸上带着轻笑,丝毫没有畏惧之色,淡然问道:“林姑娘为何不高兴啊?”

    林显儿斜斜瞪了他一眼,唉声叹气的说道:“公子方才只要言语讥讽便是,万不可大打出手,这下惹上大祸了!”

    不就是打了个纨绔吗,能惹上什么大祸?

    赵砚歌饶有兴致的说道:“姑娘不必担心,天塌了有我顶着,就算有大祸我也不会牵连姑娘的!”

    林显儿幽怨的看着他:“公子你说的哪里话,你是为了显儿才动手打人,我怎么能怕你连累,只是这位楚公子,其父亲掌管卧龙镇全部的米坊生意,家里和官府相通,他若报告捕快,说舞凤楼有人斗殴,你会有牢狱之灾的!”

    “咱们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是他无德在先,我们只是正当防卫罢了,要是来了捕快,请诸位兄台为我作证!”赵砚歌依旧没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满脸笑意。

    才子们一听赵砚歌要让自己出面作证,顿时被吓得脸色惊变,唇色发白!

    早前流传各种可怕的传言,卧龙镇有三大禁忌:官员的屁股摸不得,张家的小妞睡不得,纨绔的少爷惹不得!

    这些才子兀自镇定,赵砚歌刚刚插科打诨已经有些熟悉,抓住其中一个的手冷笑道:“黄兄,你不是说遇见了我犹如高山流水遇知音,为了朋友出点头,不是难事吧?”

    黄才子浑身颤抖:“小生胡言乱语是我不对,万万不该吹牛,小生知错了,您就大发慈悲,别为难小生,这个林花魁,我不和你抢了,我去找邻家的王寡妇...”

    靠,黄兄你好像忘了一句话,寡妇的墙头爬不得!

    赵砚歌又抓住一个人的手,再次冷笑道:“江兄,你不是说为了兄弟上刀山下火海都是常有的事,就算是死了也值当吗,要不你帮我做个证?”

    江才子魂飞魄散的说道:“兄台,您就把我方才说过的话当成是放屁,是我胡言乱语,你就饶了我吧,那可是楚家大少爷,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得罪啊...”

    然后,是一连串的告辞声:

    “我想起来了,我家中有事,先走一步...”

    “哎呦,怎么突然头痛,各位兄台,借过借过...”

    “小翠他妈得了脚气病,我要回去看看...”

    “哎呀,差点忘了,俺家的老母猪今日待产...”

    赵砚歌:“......”

    你妹啊,方才我打的时候不都在喝彩吗,怎么让你们出来做个证这么难?

    现场就只剩下丘璎珞林显儿二位姑娘,以及苏宁和段誉,冷清十足~

    姥姥的,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大永王朝真让人心寒啊!

    “苏兄,你要是也怕得罪楚家不为我作证,我是不会怪你的,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吗!”赵砚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苏宁道:“陶兄何出此言啊,你我兄弟,我怎么能弃兄弟而不顾,放心,我挺你!”

    真是风雨故人来,患难见真情啊!

    赵砚歌感激涕零,满脸动容道:“苏兄果然真性情,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始风流!”

    话音未落,苏宁脸色骤然狰狞,他捂着脑袋说道:“陶兄,我晚饭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肚子坏了,有没有茅厕?”

    丘璎珞脸色一黑,翻了个白眼道:“在后院!”

    苏宁一溜烟的逃走了!

    尼玛,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肚子痛你捂脑袋干什么,这就是兄弟?

    林显儿走上前去,紧紧握住赵砚歌的手道:“公子,你现在就走,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抗,放心吧,我是女人,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赵砚歌狠狠握住林显儿的手,怎么能让她一个人抗?

    此刻,从门外回廊传来一个威严的男声,声音低沉,铿锵有力:“走,往哪走啊,大永律法岂容你们这些人逍遥法外?”

    赵砚歌心里暗叫晦气,他奶奶的,出来泡个妞也能惊动官府,倒是林显儿心平气和,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除了坦然面对似乎没有任何退路。

    无需回头看,林显儿便从音色辨别出这个人是卧龙镇县衙的捕快——沈浪!

    说是捕快,但卧龙镇这几年很安逸,根本就没有什么盗匪猖獗之类的事发生,所以沈浪每天的工作就是帮着百姓寻找丢失的小动物,很坑爹啊,有木有?

    赵砚歌一听,顿时笑了,沈浪,大侠啊!

    楚江河跟在沈浪的后面走了进来,胳膊已经被人接上,他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赵砚歌哭诉道:“沈捕快,就是这厮,一言不合就动手,你看看把我打得,我可是个遵纪守法的人,知道在卧龙镇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沈浪摆了摆手,义正言辞的说道:“楚公子放心,我绝不放过一个好人,也绝对不冤枉一个坏人!”

    额...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楚江河也咬牙说道:“嗯嗯,我脚歪不怕鞋正!”

    赵砚歌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两个人,你俩丫是神农架大学毕业的吗?

    面对楚江河这条乱咬人的疯狗,赵砚歌不慌不忙,十分淡定的坐在桌旁的椅子上,段誉大义凌然的站在他的身后,丘璎珞小丫头还不忘无事献殷勤的为赵砚歌倒了一杯清茶。

    衙门离这得有二里地,来的这么快,是跑着来的吧,赵砚歌看着这个年纪不大面色蜡黄的捕快,明明很年轻,怎么看不出英姿勃勃的神情呢?

    丫的,年轻人,房事要节制啊!

    赵砚歌笑眯眯的喝了一口茶,对着丘璎珞说了句谢谢,小丫头瞬间脸红的缩了缩脖子,很是可爱。

    我沈浪亲自来拘捕你,你竟然还在泡妞,实在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这位公子,你打了楚公子,作何解释啊?”他声音冷冷,就是说起话来娘里娘气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