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64章.神雕大侠

第064章.神雕大侠

    磨破了嘴皮子,终于让范老爷放下戒心,赵砚歌坐到他的对面,叫了三升地瓜烧。

    “你能喝酒...”范老爷一脸狐疑,地瓜烧虽然成本很低,但是后劲很足,滋味一等一的好,只是眼前这个俊俏书生,当真不会“三杯倒”?

    赵砚歌笑笑摆手道:“酒量不是与生俱来,小生前一段时间因为情场失意嗜酒成性,这点小酒根本难不住我!”

    他总结出喝酒的四种境界,分别为酒人,酒徒,酒仙,酒神,描述如下:

    酒人:大碗倒上一口搂

    酒徒:只要有酒全都收

    酒仙:上边喝酒下边漏

    酒神:洗净黄河水倒流

    范老爷皱了皱眉头,这种描述不仅很猥琐,还有点恶心,也便没深问。

    店小二很有眼力见,见到雅间之内新来了一位公子,赶忙换了两个新鲜的花口杯,用勺子舀出美酒,琥珀色的地瓜烧闻之若醉。

    范伟长叹一口气,一饮而尽,心事重重。

    “范老爷,可否将令郎的事告知与我?”喝了七八杯过后,范老爷有些酒劲冲头,赵砚歌便趁着这个节骨眼发问。

    他将目光投向远方,微微沉吟说道:“事情要从半个月之前说起,那是舞凤楼百花争艳之夜,小儿与楚公子前去观赏,回来的途中却被山匪掳走!”

    “事情没有一点征兆!?或者说,那个匪徒留没留下什么线索?”

    范老爷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道:“当时他和楚公子一同回府,楚公子身受重伤,被压断了双腿,而我儿却不知去向...”

    赵砚歌似乎想起来了,舞凤楼百花争艳的那一晚,也是林显儿卸去花魁头衔的那一晚,楚江河在青楼闹事未遂之后便愤怒而去。

    在半路之上,赵砚歌和苏宁救起了被压在马背之下的楚江河,看来事情就发生在那一天,这么说,楚江河和范御下是同时遇袭,而匪徒只是掳走了范御下却并没有管重伤的楚江河。

    这就很奇怪了,若论钱财之多,名望之盛,声誉之大,影响之宽广,楚家都要比范家略胜一筹,可为什么偏偏要抓走范御下呢?

    “范老爷,人生多有不如意,还要更饮一杯!”所谓酒后吐真言,赵砚歌狠下心来开始灌酒。

    “不错,不如意,可为什么偏偏是我遇上这不如意!我自问一生勤勤恳恳,不负祖宗,不负苍天,在这卧龙镇做起了小小的当铺生意,如今我年事已高,可御下...”

    范老爷愤怒的拍起了桌子,发丝凌乱,终于将心事和盘托出。

    “刚刚老爷说您请了很多身手不错的江湖人,那这些人为什么不帮你?”赵砚歌心头一冷,心念急转,问道:“这种机会不正是江湖人捞金的好时候吗?”

    范老爷苦笑,又将一杯地瓜烧倒进口中,含糊说道:“听说御下被山匪抓走,我的第一念头是报官,可卧龙镇时常有山匪闹事,朝廷几次派兵围剿,全部无功而返,这次县衙老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我便想到了江湖人,可是他们听说山匪的名字之后都瑟缩的推脱了!”

    “山匪留下了姓名?”这才是事情的关键,赵砚歌在茫然之中抓住了最重要的那条线。

    范老爷从怀里拿出一张绵帛,顺手递给赵砚歌道:“不错,这是御下失踪那天匪徒送来的,让我在一个月之内凑够十万两白银,一个月后在城西武圣庙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否则他就要撕票!”

    这无疑是个难题,范家做的是流水生意,银子不可能摆在明面上,何况十万两,数额太大了,就是卧龙镇县衙,估计也得凑上几个月。

    绵帛的质量很好,有点柔软贴合手感,打开之后,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几个字:

    想要救你儿子,就在一个月之内凑足十万两,然后在下月二十一于城西武圣庙交换,否则,就等着给你儿子收狮吧!

    落款的名字听起来很熟悉:梅超风!

    看来这个山匪不是很有文化,收尸的‘尸’字不会写还老喜欢装酷,梅超风!?老子还你妹黄老邪呢!

    疑神疑鬼,装神弄鬼,赵砚歌的第一感觉便是这个山匪是范老爷得罪的人。

    他故意摆出一副江湖高手的姿态,为的是让那些江湖人以为这是个烫手的山芋,因此不敢轻易接下这单生意。

    山匪让范老爷凑足十万两,是因为他对银子没有概念,哪会有这么业余的山匪,所以基本可以断定,所谓山匪,应该是普通人假冒的。

    这个人有可能是永安当铺的伙计,被范老爷拖欠工资,或者跟范老爷有些隔阂,或是急用钱,才剑走偏锋。

    一想到事情有门,赵砚歌当机立断,“范老爷,你若是肯相信我,这件事情就包在小生身上,半个月之后,我必然将贵公子生龙活虎的带到你面前!”

    “嗯!?”范老爷瞪着惺忪的看着他,含糊笑道:“公子啊,你若有求于我直说便是,我作为卧龙镇商会的会长,自然不会因公废私。你又何必涉入此事,你还年轻,若是出了点什么事,该如何向家里人交代?”

    “不牢范老爷费心,小生只需向我自己交代便是,如果我没有事求范老爷,估计也会帮你去救令郎,毕竟我不想看到卧龙镇人心惶惶!”赵砚歌笑笑。

    “若公子成功将小儿救出来,则恩同再造,小老儿将以死报答!”以前他疏忽了对范御下的教育,一心扑在生意上,总觉得人生缺了点色彩。

    经过这样一件事,他深深感觉到亲情的可贵,没能让范御下体验到父爱,这大概是他唯一的遗憾。

    酒入愁肠,范老爷很快烂醉如泥,赵砚歌心下叹息,雇了辆马车把范老爷送回了范家,临别之际,他喃喃自语:“公子大善,公子大善...”

    目送马车远去,赵砚歌无心饮酒,替范老爷买了单之后便开始想着解决之道。

    此时离约定日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想要凑钱是不可能了,那他还能干什么?

    赵砚歌决定,他要学武!

    他还给自己起了个绰号,江湖人称:神雕大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