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神运仙王 > 七一零章 胶着

七一零章 胶着

    收服密特拉之后,李墨尘几乎没做任何耽搁,就统帅着全军驶向万神殿的方向。

    必须一提的是,伊西斯带来的天使军团早在一天之前就已经与他们分道扬镳,他们的借口是为防备黑暗孽海,天国的大军主力无法长时间的用兵于外。

    李墨尘对此毫不在意。在驱逐阿胡拉之后,他就已经有把握独立攻下万神殿,而如今又有密特拉这位曾经的万神殿主人在旗下,李墨尘就更信心十足了。

    他的图谋是围点打援,打击来自于奥林匹斯的援军,如果后者不出现,就直接将万神殿拿下。

    只是天命神系的星舰到达万神殿的时候,这里已经人去楼空。盖娅与瑞亚,还有卡俄斯都不见踪迹,而万神殿内部,甚至连盖娅的一个祈并者都找不到。

    李墨尘猜测这几位应该是去了奥林匹斯神山。这也是祂们唯一可能的容身之地,只有在这座希腊诸神的根本之地集中防御,才有抵挡住天命神系的可能。

    李默尘毫不客气的将万神殿夺为己有,特意花了七天时间,初步排除了盖娅在世界核心的印记,掌控了这个魔能澎拜,超越于他神国之上的空间。

    似这种洞天福地一样的小世界,可是非常罕有,非常珍贵的。不但可以作为诸神修行的场所,也可作为征战外域的移动基地。当然,它也可以直接化为李墨尘在这个世界的神域。

    之前李墨尘间接的获得了‘阿瓦隆’,就对他助益良多。而‘万神殿’内无论空间还是魔能的浓郁程度,都不是‘阿瓦隆’能够比较的。

    他还顺便给‘秩序天使’密特拉做了净化仪式,在魔法阵列的帮助下,尽可能的驱除色孽的力量。

    让李墨尘惊讶的是,密特拉居然放开了他的神性,任由他操控摆弄,做了一次全面的净化。

    在这位的问题解决之后,李墨尘终于挥师回返,带着‘万神殿’这个巨大的战利品,回归光明世界。

    不过在他决定收兵之刻,他的部下不只是一个人表示了可惜。普罗米修斯就很担忧:“陛下您真该继续下去的,我们的兵力足以扫荡奥林匹斯神山,未来他们一定会是我们最大的隐患。”

    海格力斯也很不甘:“陛下,您太顾忌伤亡了。在我的预计当中,三到五位主神的损失,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事。只有清除了奥林匹斯,我们才可以全心全意的备战泰拉帝国。”

    他与阿喀琉斯,一直都对奥林匹斯怀有极大的仇恨,这次对万神殿的攻击就让他无比的兴奋。可惜的是,盖娅与瑞亚,居然都不战而逃,让他遗憾无比。

    “只有三到五位主神?那么我的战士会伤亡多少?还有,海格力斯你这个估计太乐观了吧?”

    李墨尘不以为然的摇头:“据我所知,阿波罗兄妹一定是不会参与直接针对奥林匹斯的战斗,而戴安娜殿下,她也没法给我们提供援助。别忘了,除了他们之外,我们神系中还有好几位,都是来自于泰坦巨人。”

    尤其是后者,这位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战斗,可在针对阿胡拉的战争中,魔法女神戴安娜一直都在借助魔网给他们提供助力。

    可奥林匹斯不行,倒不是魔法女神对奥林匹斯神系还有什么眷恋,而是宙斯与他的主神,也是当初魔网的缔约方,唯独阿胡拉不在其中。

    李墨尘之所以敢在攻破阿胡拉的光明天国之后,继续扫荡万神殿,是因万神殿本身的兵力薄弱,他可以选择围点打援的战术。

    可奥林匹斯神山那边,宙斯有着充足的军力,防御方面也是最顶级的。

    “陛下!您实在太低估您的权威与魅力了。”

    海格力斯不由回以冷笑:“我本人也是来自于泰坦,可却绝不会在针对奥林匹斯的战斗中手下留情。”

    他想阿波罗那对兄妹真的会避战吗?那可未必,只要李墨尘决定将得自阿胡拉的‘烈日金环’下赐,这位晨曦之主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击在战斗的最前线。

    “而且现在,帮助我们那些兄弟姐妹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他们摆脱宙斯与盖娅。”

    李墨尘刹那间有些心动,可在长考了片刻之后,还是拒绝了这几位泰坦神的提议。

    海格力斯的计算大略还是正确的,不过他没有考虑更多的变数。毕竟无论是色孽,还是奸奇,都是卓有手腕的造物之主,很难说他们手中拿不出其它的底牌。

    还有泰拉帝国,真会让他从容地排除所有隐患吗?只怕未必。

    且他能够牺牲谁呢?李墨尘认为他麾下的这些主神与天使之王,每一个都很珍贵,也不可替代。

    此外这几位,也不知他如今在自身道路上的进境。

    奥林匹斯神系对现在的他们来说,的确就如芒在背。可李墨尘认为最多一两年,他就有更好的,解决这个心腹大患的方法,何必急于一时?

    何况这时候,主物质界内部的变化,已经让李墨尘非常的犹心。就在他出征的这十几天,光明世界内部的疫情,已经在猛烈爆发。

    天命同盟在全世界各地各个角落严防死守,可目前已经确诊的病例却已超过二十四万人。他们准备的隔离区形同虚设,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有鼠疫病例,死亡人数则达到了七千。

    让人更担心的是,驻守在夏威夷岛的神翼骑士团第十五分团,在中东的瓦迪拉姆沙漠周边发现了二十只弱等神级别的血宴魔虫。

    雅典娜就不赞同普罗米修斯等人的意见,她极力建言李墨尘回师。也因此故,被许多天命神系的神明讥讽为眷恋旧主,吃里扒外。

    李墨尘却因此更加坚定,在获得‘万神殿’的控制权之后就回师光明世界。

    而在他返回天命神国之后,代他坐镇于神国的安琪拉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形势很不妙,这个世界的恐惧力量正在增长,他们在害怕瘟疫,也在恐惧着死亡。”

    她是梦想女神,可以感知,收集与潜入所有人的梦想与梦境,所以在感知众生情绪方面,安琪拉拥有着超越于众神之上的能力。

    恐惧力量能够让恐虐的力量滋长,而对死亡的畏惧,则可让纳垢在这个世界更加壮大。

    让李墨尘略觉无语的是,这恐慌的情绪,大多都来自于中东,几年前‘疫病之王,死之暗天使’亚巴顿在那边散播的瘟疫,依旧是许多人挥之不去的阴影;然后是新旧大陆与澳洲,这些地方的人们对政府,对他们的神明还是有着极强的信心。

    恐慌情绪来源最小的,却反是目前死亡人数最多的身毒地带。

    那边严格的舆论管控起到了作用,被感染的人们也通常会认为这是他们的命运,会在痛苦的死亡之后迎来幸福的新生。

    这一度让李墨尘对身毒神系的轮回转生体系艳羡有加,心想这些身毒神对纳垢的力量毫无畏惧果然是有道理的。

    “纳垢的力量增长,一定会加重病毒的传染。”

    病毒之神卡尔森的语声也很凝重:“根据目前的数据分析,最多一个月后,全世界范围的感染人数就将突破800万。”

    李墨尘看着他与医疗之神共同提交的数据,顿时满脸的无奈:“三天之后,我会让我的天命神国降临现世。”

    他期望这能减少一部分民众的恐慌情绪,让所有凡人都能够直接目视神之国度来稳定人心。

    这会给他的神国带来一定风险,降临之后,他的天命神国也要遵从主物质界的法则。幸在他已经执掌这个世界的根源,哪怕降临之后,神国内部依然有着法则力量的优势,只是优势没有以前那么大而已。

    除此之外,凡世间的孽力与混沌力量,也可能会直接侵入神国内部造成污染,这是对天命神国最大的威胁。

    不过这时候,包括雅典娜在内的所有神明都没有异议。两害相权取其轻,如今压制混沌的力量滋长,才是最重要的。

    “所有神翼骑士团返回主物质界,全力加强封锁与清剿的力度。必须尽最大可能的剿灭散播病毒的混沌信徒,并绞杀那些血宴魔虫。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疫苗与特效药,我们必须赶在病毒变异,在纳垢的力量进入新阶段之前,把它们研发出来。”

    李墨尘的语声一顿:“我也会亲自参与,尽最大可能的把时间缩短到两个月内。”

    关于疫苗的研发,李墨尘还是很有自信的。这并非是基于他在生物方面的造诣与神权,也并非是因他那登峰造极的计算能力,而是因他的命运神权,还有‘神霄灵运紫金塔’上数以亿计的功德。

    只是能帮助他选择研究方向这一点,就可以让疫苗研发的速度加速不止一倍。

    这也是李墨尘急于返回的缘由之一,卡尔森等人在疫苗研发上的能力无疑是强过他的,可要想以最大速度让疫苗与特效药问世,李墨尘的‘许愿术’却是不可或缺的。

    另一个缘由,自然是血宴魔虫。

    在回归之后的几天,李墨尘才知道在天命神系的主力离去的这十几天,那些血宴虫群在压力大减之后,疯狂到了何等程度。它们扩张的速度,远远超出之前天命同盟几个情报机构的观测。正在已超出所有人想象的速度,逐渐脱离天命同盟的管控。

    根据‘窥秘天使’海德里希后续提供的汇报,就在这十几天,仅是在中东地带的虫群数量,就增加了一倍多,他们绝大多数都隐伏于沙漠中,并用持续的骚扰攻势,让天命同盟的法师们无法做出准确的监测。

    仅仅弱等神级别的魔虫,在中东地带就不只是二十,而是高达八十,甚至有高等神级别的魔虫出现。它们已经积蓄了覆灭一个完整骑士团分团的力量。

    而在黑暗世界,形势就更加紧急。一些虫群已经形成气候,甚至开始反过来,吞噬压制着黑暗世界的原生种族。

    这让李墨尘与身边的众多大臣都心有余悸,他想自己如果继续进军。一旦因某个变数导致无法速战速决,长时间顿兵城下,很可能会让形势失控。

    ※※※※

    一个月后,在南太平洋的海面,一只包括五艘战列舰,五艘航空母舰,以及众多巡洋舰与驱逐舰在内的庞大舰队正在海面上缓速航行着。

    它们的舰船数量高达八十,还裹带着大量的货船,整体呈雁行阵的队形,而在这些舰船的后方,几乎都拖曳着一张张声呐网。整个舰队排列的一百九十公里横面,没有留下任何空隙。

    也就在黄昏到来之前,这支舰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它们的队形忽然开始收缩。同时所有的战舰都推下炮衣,并向某个方向集中开火。

    它们的炮击目标是前方七十公里处的一片海面,不过轰出的炮弹,并没有在目标地爆炸。而是深入到海洋深处,在一一爆开。

    炮弹的样式则是五花八门,有震撼弹,有次声波弹,也有含有剧毒的化学武器,甚至炸开之后散出大片的雷电——水是绝缘的,可海水中的大量杂质却又是导电的。

    仅仅十分钟时间,这片海域就有大量至少都有成人高的血宴魔虫被杀死。

    而仅仅十分钟之后,总数高达一万三千架的魔动装甲,四百多架变体战机,总共分成四个批次,从各艘舰船上陆续起飞,陆续抵达那片已经被炮火洗过一次的海面。

    这些魔动装甲与战机有一部分依然盘旋在天空,对海面下进行火力支援。其余绝大部分则直接深入海底,直接开始了近距离屠戮血宴魔虫的战斗。

    这场战斗一直进行到凌晨,直到接近一点。神翼骑士团新编第四十五分团的团长司徒静羽这才驾驭她的魔动装甲从海底中飞出,回归到她的旗舰科罗拉多号战列舰。

    不过在她解下身上的装备之后,却从自己的助手,还有这支第九太平洋舰队的司令官那里得到了一个让她略有些吃惊的消息。

    “怎么又有人感染了?不是已经找出散播瘟疫的纳垢使者了吗?”

    司徒静羽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人,还有旁边的舰队总医官,眼神惊疑。

    要知道,就在五天之前,他们从港口出发的时候。才在全舰队范围做过清理,找出了总数二十二人的纳垢使者,还有大量已经感染病菌的瘟疫源。

    纳垢制造的病菌极其可怕,可祂的信徒在隐蔽能力方面却不如色孽,传奇之上的法师基本都能辨识检查出来。

    而不久前旭日生物制药发布的快速检测试剂,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最简便的方式,检测出所有的鼠疫病人与病毒携带者。

    目前旭日生物制药在优先向军队与军工企业供货,而第九太平洋舰队目前是每隔三天就在全舰队范围检测一次。

    所以司徒静羽实在无法理解,为何还会有疫情在她们的战舰上爆发?

    “常理来说,这种情况是不该出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帮助了他们。”

    舰队司令官坎德拉中将的神色也非常的难看:“预计是色孽的信徒,DIA(国防情报局)的人正在阿泰勒军港,还有我们的军舰上,鉴别所有的医务人员,发现有七人失踪,找不到他们的踪影。见鬼,这可是海上,他们能够跑到哪去?”

    司徒静羽叹了一声,她知道像这种混沌信徒之间互相勾结,互相帮助的例子已经有十好几次了,他们这边不是特例。可每一次这种情况出现,都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损失。

    “情况严重吗?有多少人感染了?我希望舰队再做一次全面的检测与消杀。”

    “目前总共有四十七人感染。人我们已经用运输机送走,检测与消杀正在进行。”

    回答司徒静羽的,是舰队总医官,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至于情况是否严重,我不好判断。离岸之后我们的很多监测仪器不能使用,可能没法找出所有的纳垢信徒与传染源,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所以我们现在得面临选择了。”坎德拉中将看着司徒静羽:“是现在返航,还是继续执行任务。分团长阁下,这得取决于您的决断。”

    他们这次的任务非常重要,阿美利加中情局与命运教会的混沌裁判所都认为前方安曼达海域,有着大量的血宴魔虫潜伏。

    他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些来源于黑暗世界的魔虫,它们正在用破坏海下地脉的方式,快速增加它们的族类,甚至在蕴养它们的虫后。

    事实也验证了他们的判断,刚才他们就在这条地脉的末端处,发现了一个中小型的虫巢,里面有着大量的虫卵与领主存在。

    而根据他们对魔虫的了解,这应该只是这个大型虫群的外缘防护基地。

    而第九太平洋舰队这次负责的是协助神翼骑士团第四十五分团,找到这只虫群的巢穴,并尽可能的将它们消灭,最低的要求也是要摧毁它们的繁殖计划,保护海下地脉不被破坏。

    在这个时候返航,无疑会给那些魔虫繁殖更多同类的时间,甚至孵化出虫后,从而导致任务失败。

    可如果不返航,也有可能会承担极大的舆论与政治压力。之前太平洋第四舰队,就在任务期间爆发了大规模的疫情。事后几位指挥官都遭遇了整个社会舆论的责难,第四舰队司令官与神翼骑士团第九分团的分团长都被迫辞职。

    “继续!”

    司徒静羽没怎么迟疑,就做出了决定。她透过舷窗,看着外面的大海:“我认为任由这些血宴魔虫扩张,是比疫病蔓延更可怕的灾难。我们不能让它们有发展壮大的机会,如果因此被责难,也无非就是辞职。”

    她为说服这里的众人,又语声凝冷的说着:“我有确切的消息,旭日生物制药研发的疫苗虽然还在一期阶段。可他们已经找到了几种药物,可以在人体内有效的防御病毒。虽然没到特效药的地步,却能将存活率提升一大截。”

    “OK!”

    坎德拉中将其实也倾向于执行任务,他已经与那些魔虫作战过三次,知道这些家伙的繁殖能力是何等的可怕。

    稍不注意,就可能像蝗虫一样冒出一大片,遮天蔽地的吞噬资源,并向人类的世界发起攻击。

    何况目前的鼠疫的死亡率虽然高,可死亡的都是老年人或者一些慢性病患者,而在舰队服役的士兵大多都年轻力壮。

    之前第四舰队总共四万三千名官兵,感染了百分之二十五,最后不也没死几个吗?

    “我同意继续任务,不过内部还是要加强卫生管理,病毒检测提升到一天一次,我认为我们得联合打个报告,向太平洋司令部索要更多的试剂。”

    “不需要向太平洋司令部报告,我会请天命教会直接调拨。不过内部的卫生安全,就得拜托约翰逊先生了。从现在开始,除了作战之外,您拥有对舰队,对神翼骑士团的最大权限。”

    “再让全舰队加快速度,那些逃散的小股血宴魔虫暂时不去理会了,让国防情报局的人跟踪它们的动向就可以。”

    司徒静羽的语声凝重:“关键是那只即将诞生的虫后。它们的抵抗很强烈,我猜测那只虫后可能即将诞生。”

    血宴魔虫雌雄同体,无需虫后也可以诞生子嗣,可虫后的生产率与质量是截然不同的,它们当中的每一只都将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威胁。

    且司徒静羽也没时间与它们耗下去,此时的南太平洋,还有许多的魔虫据点需要解决。

    就在整个世界都为疫情困扰的时候,这些侵入进来的血宴魔虫趁机大肆扩张,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爆发性的增长。

    这一形势,即便是天命同盟覆灭拜火教神系之后,也没能够改善多少。

    尤其是在天命同盟力量较薄弱的黑暗世界,它们已经形成了七个庞大的虫群。据估计它们的数量已经超过二十亿,隐隐有了当初血宴魔虫大军攻入这个双面世界的气势。

    它们不但在黑暗世界肆掠,还分出了相当一部分力量,在持续的渗入光明世界,牵制了天命同盟大量的军力。

    以至于天命同盟的骑士分团,已经在这期间扩张到了五十二个,阿美利加的‘天平部队’增加到二十二个旅,兵力也依然捉襟见肘。

    “要控制疫情倒是不难,只要舰上施行严格的卫生措施,工作期间所有人坚持戴口罩就可以。此处必须保证,没有超过十人的人群聚集,我是指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

    总医官约翰逊有些为难:“我建议在这段期间停止大规模的祈祷活动,据我所知,这是导致第四舰队防疫形势失控的最大原因。”

    司徒静羽蹙眉,与她的助手面面相觑了一眼。考虑了一会儿后,她才迟疑着道:“我稍后去问一下随军主教,暂停三五天应该是可以的。或者把活动的地点,改到甲板上。”

    大概是从一年前开始,天命同盟的绝大多数军队内部,都在教会建议下,开始了每天例行的对命运之主的大规模祈祷活动。

    这倒不是教会方面想要加强对军队的控制力,以及命运主宰的权威,而是为防范恐虐,避免军中的将士被恐虐的力量污染。

    尤其是那些战斗在一线的部队,长时间的血腥征战与杀戮,会让一些心理素质不足的士兵出现一些心理问题,创伤后应激障碍就是其中之一。而这就是恐虐的可乘之机,祂善于在征战杀戮当中蛊惑人心。

    而教会在军中举办的祈祷活动,既是净化,也是对士兵们的心理安抚。

    命运之主是战神,可在心灵方面也卓有权能,所以这祈祷活动的效果一直都很不错,不只是士兵们愿意参与,神翼骑士团那些心志坚定的骑士,也通常都不会缺席。

    司徒静羽其实不愿意停止祈祷活动,这可能会影响军中的士气。可她知道总医官说得对,聚集在密闭空间里的人群,的确是瘟疫扩散的绝佳途径。

    ※※※※

    同一时间,在黑暗世界,神翼骑士团第十六分团长,身为二十四位‘圣灵骑士’之一的克莱门·威尔顿斯坦,正无精打采的当先从一艘巡洋舰的祈祷间中走出来。

    在他身后则是为数不多的人群,一部分是这艘巡洋舰的舰员,一部分则是神翼骑士团第十六分团,以及第四十九分团的成员。

    他们才刚结束一场‘天命之祈’,在神明力量的抚慰下,此刻所有人的心态都变得异常平和,心态无比的放松,因长期处于战争与黑暗世界所带来的压力被完全消除,就类似经历人类繁衍活动之后的贤者状态。

    所以哪怕一向以桀骜著称的克莱门,此时竟也显得平易近人起来。

    “祈祷后虽然人很舒服不错,可我还是不喜欢,感觉整个人都提不起劲,似乎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

    他认为这‘天命之祈’的唯一缺点,就在祈祷之后会出现一段时间的欲望淡漠状态,让人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可在他身后一步走出来的,第四十九分团的分团长魏剑一,却不能苟同:“这只是你个人的状态,克莱门。这说明你的心态很有问题,你这个人喜好战斗,除了变强,杀戮,作战之外,对其它什么都不感兴趣,所以陛下的心灵安抚,对你额外的有针对性。像我——”

    魏剑一指了指自己:“我感觉我现在的心情很不错,又没有特别的颓废。陛下的力量可以让我们认清自己的本质,人生中有很多的美好,并非只有战争。知道吗?我现在想下棋,想绘画,迫不及待的想去做这些让我感兴趣的事情。”

    克莱门侧目看了他一眼,然后不甘地撇了撇唇。

    他对这个后来的家伙还是有几分尊重的,虽然加入神翼骑士团不久,可这位已经是‘圣灵骑士’的候选人之一了,而且排名极其靠前。

    而从这两个月来的相处来看,他发现这家伙几乎每一刻都在变强,成长的速度甚至超过他这个神裔。

    以至于克莱门完全无法理解,以魏剑一的年纪,他的实力为何还仅是高等神级别的‘神位骑士’?这想必是以前这家伙太懒的缘故!

    “可我就喜欢战斗,喜欢跟人打架,这算是什么心态问题?是我们龙脉的本能!倒是你,那些凡人们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

    克莱门正说到这里,就发现走廊上亮起了一片红光,他不禁微一扬眉:“又是最高等级的战备状态,还没完没了了。看来你是没时间用在你的个人爱好上了,魏!”

    他当先前行,御空行走,很快就来到了这艘巡洋星舰的舰桥:“出了什么状况?”

    “荆棘平原第九要塞侦查发现他们附近有大规模的虫群与兽潮聚集,第九要塞的司令官认为它们可能已经合流,准备向荆棘平原发起攻击。”

    随着舰队情报官的汇报,克莱门的眼神开始凝重。

    血宴魔虫与黑暗世界的原生种族,一般都是彼此排斥仇杀的,它们在黑暗世界的所有角落彼此厮杀,争夺着食物与资源。

    它们之间的冲突烈度,甚至超越于人类与这两方的关系之上。有时候黑暗孽海与阿萨神系也会介入进来,操纵大量的黑暗生物围剿血宴魔虫。

    很可笑的是,神孽这种可怕的邪恶生物,此时竟沦为这个世界的保护者,不愿见到这些虫豸,对黑暗世界造成不可逆的破坏。

    所以这两者联手,这唯有一种可能——有实力强大的魔虫出现,控制了一部分黑暗生物为己用。

    “没使用核弹吗?我记得黑荆棘平原,就有两个大型的导弹基地?还有三个可变战斗机大队,一个轰炸机大队,黑荆棘军区那边是怎么做的?”

    天命同盟在黑暗世界清剿魔虫,一向都是以核弹开路,直接用核聚变来抹平敌人的数量优势。

    核弹这种武器威力强大,即便是核聚变弹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辐射污染,可对这世界的根本几乎没有损害。即便炸烂了什么东西,聚变了元素,那也是肉烂在锅里。它们没有消失,只是改变了形态,能量也是永恒的。

    而黑暗世界地域广阔的同时,人类的数量也极度稀少。他们占据的地域,至今都不到这个世界的千分之一。

    所以无论是地方的私军与开拓公司,还是天命同盟的正规军队,在使用核弹方面都是肆无忌惮的。

    这可以有效的减少己方的伤亡与防御压力,至于地形的改变与辐射污染——等到未来人类的殖民基地扩张,进入这些地域,这些核污染的地带早就已恢复清洁。

    即便有,有资格进入黑暗世界的人类也都不会在乎。五级的魔能职业者,已经有对抗弱辐射的能力。

    “黑荆棘军区,已经发射了一波导弹,可无一例外被拦截。我们的战斗机出发之后,在飞行至任务地点,被指挥官叫停。黑荆棘军区的第五空军师师长德怀特,是一位拥有着极高灵觉的术师,他认为对面可能有主神级的魔虫潜伏,还有着不少于四个虫后。如果继续任务,可能会导致全军覆没。”

    这位情报官在此处语声一顿:“威尔顿斯坦先生,这位德怀特空军中将也是您的同族,他也姓威尔顿斯坦。他让您尽快前往,我们是距离第九要塞最近的星舰群。一旦拖过七个小时,第九要塞被攻破的可能超过百分之九十。”

    “主神级的魔虫?”

    克莱门不由发出了一声无法置信的呢喃:“这是开玩笑吧?我们对魔虫的清剿,可是一刻都没有停过。”

    跟谁过来的魏剑一也同样匪夷所思:“说是强大神还有可能,主神太夸张了吧?之前被我们扑灭打散的七个大虫群,也没有主神级出现。”

    他们从外域回归的这一个多月时间中,在黑暗世界与那些血宴魔虫已经经历了不下四十次的战斗,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主神级的血宴魔虫出现,甚至强大神级都没有。

    血宴魔虫的难缠之处主要在于数量多,繁殖速度快,无穷无尽,即便天命同盟频繁的清剿,也无法将之完全灭绝。

    “不!那家伙的话,还是有几分可信的。”

    克莱门的眉心微皱:“德怀特·威尔顿斯坦,我知道这家伙。一个比我年轻两岁,天资却更强大的神裔。我只是从陛下的血脉上溯中,取得了冰与死亡的力量。可是那家伙,却是从血脉中得到了命运的伟力,所以那家伙在预言方面的才能额外强大。据说喀戎殿下,已经准备正式将他收为弟子。”

    他的语中夹含着几分艳羡,可随后这位就排除了其它思绪:“通知全舰队,即刻转向,目标黑荆棘平原。再转告战区本部,之前的任务必须放弃,我们去不了了。”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