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神运仙王 > 七一二章 试探

七一二章 试探

    一个月后,在光明世界的外域虚空,雅典娜的智慧神国内,天命神系的智慧女神正濒湖而立。她那如玉一样的右手前伸,从指尖处生成了众多的‘泡沫’,或大或小,有些在瞬息间消亡,有些则弥久而坚。

    然而那些破碎的‘泡沫’碎片,却无不凌厉无匹,在这神国的边角处割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裂口,甚至延伸到了外面的无垠虚空。

    “你这是在研修空间的权柄?”

    此处的虚空,忽然被撕裂,随后雅典娜的母亲,现任的‘婴儿保护神’墨提斯走入了进来,她的眼神疑惑:“我以为你会在‘战争’上继续发展的,你的战争距离真理已经很近了。还是说,这是陛下祂的意志?陛下祂——”

    雅典娜摇着头,打断了母亲的话:“不要胡乱猜测啊母亲,陛下对我们没有任何的限制。那位与我的父亲完全不同,这位陛下恨不得我们这些人当中,尽快诞生更多的神格二十,掌握更多的力量。你可能想象不到,如今每一次会议开始,我们这位陛下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催逼所有人尽其所能地提升神权与神格,祂也在不遗余力的为我们提供支持。”

    “我确实无法想象。”墨提斯苦笑道:“不过我有听说过陛下他的慷慨,从祂对那些伪真理级的神话武装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祂竟然肯将那样强大的器物赐给阿尔忒弥斯。陛下祂就不惧自己的地位与权柄被麾下的从神挑战吗?”

    墨提斯的神色含着无限感慨:“这是宙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换成是祂,宁愿将那些东西放在宝库。我听说之后很嫉妒,可又不得不承认,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这是真正富有智慧,且让人信服的做法。那么雅典娜你?”

    “之所以放弃战争,是因为我自己的缘故。”

    雅典娜微微一笑,神色坦然:“这一线的差距,对于现在的我而言也如同天堑。古代的战争形式与现代的战争截然不同,神权的基础结构也有了近乎颠覆性的差异。我要想提升战争,难度就等同于重新开始,还不如另起炉灶。”

    “而且,即便陛下有着无人能及的宽宏与气魄。可身为臣属,对于我等的君王不能没有敬畏之心。我预计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都将是陛下最重要的权柄之一。”

    “你说得对。”

    墨提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猜测雅典娜在这之外,应该还有更多的考量,只是不方便述之于口而已。

    再仔细想,放弃‘战争’对于雅典娜而言,确实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

    天命之主在神系与光明世界的战神地位已经稳固,是雅典娜无论如何都无法撼动的。

    这个权柄,也只有被掌握于身为神系之主的天命主宰之手,才能够最大程度的帮助神系,让所有的神明受益。

    雅典娜继续在这条道路上发展,只会显得多余。

    “可空间之道,也不容易走吧?当年的伊柯是何等艰难,我可是亲眼目睹的。”

    伊柯是希腊的原始神,是无限的时间与空间的源泉,不过这位拥有强大权柄的神明早在几千年前就已陨落。

    雅典娜听了之后,却一声失笑:“这比母亲您想象的容易些,我以前就有过研修的,花了不少时间。现在又有了陛下的支持。”

    雅典娜的真正底气,就是那位陛下赐予的‘许愿术’。

    她在这几千年中积攒了大量的‘功德’,目前是天命神系中自具功德较多的一位,甚至超过了戴安娜。

    除此之外,她也感应到了李墨尘对她的照拂。她的‘许愿术’与其他的神明是不同的,可能还比不上安琪拉与康修利,可与海格力斯,阿喀琉斯等人却已类同。

    这说明了她的陛下,对她的期许与信任。

    不过这些情况,雅典娜在墨提斯面前还是有所保留的。

    “您看!”

    雅典娜接下来又在指尖制造了一个‘泡沫’,然后又将之拉伸至四维,融入到了这片天地之中,而墨提斯的瞳孔,则微微收缩。

    “接近伪真理级了?”

    空间可是最上位的神权,哪怕是伪真理级的‘空间’,也足以与真理级别的‘战争’对抗。

    根据爱斯坦丁研究出的空间理论,‘空间’与‘时序’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这两门神权发展到极致,会走向一体。

    可墨提斯记得,雅典娜几年前掌控的‘空间’,甚至还没有提升到究极。是由于那位陛下的缘故吗?

    “差一点点,不过快了。”

    雅典娜眼中闪烁光泽,她相信在自己的功德消耗完毕之前,一定能够踏入这个境界,虽然这是以消耗功德与气运为代价。

    墨提斯此时则另有感应:“雅典娜你的神力,似乎更厚实浓郁了?”

    雅典娜点了点头:“托陛下的福,我最近的神力也壮大了不少。现在的我,只需要陛下登顶,就可以进入神格二十。我估计阿波罗与阿尔忒弥斯姐弟也差不多了。”

    神系中如戴安娜,普罗米修斯,至高龙神艾欧等人,则更是站在了神格二十的门前。

    “这真是一位慷慨的神王。”

    墨提斯不由再次感慨着,又含着释然之意:“他与盖娅,与宙斯都截然不同。”

    她知道在这之前,雅典娜之所以在掌握真理‘智慧’的情况下一直停滞于神格十九,一方面是由于光辉之主的压制,一方面则是盖娅与宙斯的神力抽成,使得雅典娜始终无法获得足够的神力提升信仰神职。

    如果不是希腊神话一直未在历史中泯灭,雅典娜本身也是法则神与古神,她的女儿甚至都无法维持自己十九的神格。

    而在天命神系,那位天命之主虽然也对自己的从神收取三成的愿力收入,可一来这抽成的比例本来就低,二则是这其实更具象征性质,在几千年前,向臣民收税是一位王者最重要的权利。所以这愿力的抽成,象征着诸神对天命之主的臣服。

    可事实上,那位天命之主会在这之后将他收取到的绝大多数愿力退回给他的从神,甚至还会对那些信徒稀少,可本身神权神职有着较大价值的神明进行补贴。

    就如墨提斯自己,她在最初信徒不超过万人的情况下,每天都能从天命之主那里获得超过高等神的信愿之力。

    所以,从盖娅与宙斯的束缚中解脱的雅典娜等人,确实有了晋升神格20的资格。

    如今他们唯一的障碍,就是他们的王,依然还是神格十九。

    “我这次本是为波洛斯而来,不过看到雅典娜你现在的情况,就知道我的担心有点多余了。”

    墨提斯的孩子波洛斯,此时就担任着天命之主的近侍,也是后者的弟子。

    “对波洛斯您确实不需要担心,他现在已经是神格十六,甚至成为了一位强大的魔法使。我想再过不久,波洛斯追上海格力斯都不成问题。”

    “神格十六?”墨提斯再次吃了一惊,这是完全超出她意料的答案:“这是真的?怎么会这么快?上次见面,不才是神格八吗?这才多久?”

    此时距离他们改换门庭,波洛斯出生才五年时间。而距离墨提斯与波洛斯上次见面,也才两年。

    “当然是许愿术,您应该知道同样是许愿术,在各人身上的效果是截然迥异的。陛下曾对我说,波洛斯有着非常惊人的气运,可以作为许愿术的燃料,他拥有的量是我的七倍。此外,陛下对波洛斯的培养也是不遗余力。据我所知,陛下对他的支持,完全不逊色于安琪拉殿下,还额外安排了三位魔法使作为他的老师。”

    在这方面,雅典娜对自己的母亲是知无不言的:“波洛斯的进境,我也意外,我原本以为,陛下对弟弟多少该有些忌惮与防范的,可结果与我想象的完全不同。”

    她的语中含着钦服之意:“如果说这世界,有什么人能够成为众神的领袖,带领我们对抗混沌与外来的侵入者,那么我现在唯一认可的就是我们的这位陛下。”

    “如你所言,祂是一位能够让人心甘情愿为祂效力的君王。”

    墨提斯表示了赞同,可她同时又含着忧虑:“我有点担心,波洛斯他还太年轻,完全不懂人情世故。在陛下的神庭,会不会冒犯了陛下与那位鬼神?”

    “有我看着呢母亲!波洛斯祂也远比您想象的成熟。别忘了他的年龄虽然只有五岁,可在波洛斯出生之前,他就有意识了。他知道什么人是真正对他好,也比所有人都懂得珍惜。事实上,在陛下的御前,几乎没有人不喜欢他。”

    雅典娜抬手一拂,收起了那漫天的泡沫,然后含着关心的看着墨提斯:“倒是母亲您,最近还好吧?我大概能够猜到您现在应该很忙,陛下赐予您的这个神职可不简单,您最好不要辜负祂。”

    ‘婴儿保护者’这一神职,听起来虽然不是很强大,可事实截然相反,这是世间少有的具有较大潜力的信仰神职之一。

    凡间的绝大多数人类,唯独对他们的孩子是可以全心全意付出的,也愿意求助于神明。

    所以天命之主对墨提斯绝非慢待,而是含着极大期冀的。

    “我知道。”墨提斯苦笑道:“我现在无比的忙碌,婴儿保护者需要保护天命神系所有的婴儿,数量高达几十亿。而如果我想做的称职一些,就得同时兼顾多种神权,涉及保护,健康等等。我本来就已经忙到晕头转向,可最近的疫情,让我更加忙碌。不过这样的日子也很充实,比呆在宙斯肚子里面的时候充实得多——”

    ※※※※

    波洛斯在天命神国,的确是混得风生水起。

    这个时候,已经成长为少年模样的他正在爱斯坦丁的魔法塔,手持着一枚权杖念念有词。

    “伟大的命运之主啊,请帮助我作出最佳的选择,赐我以神圣的机遇。”

    大概三个呼吸之后,波洛斯就用权杖敲了敲位于自己左边的两张卷轴:“老师,我的神权告诉我,左边的这两个合金配方更有前景,您最好是在这两个方向发展看看。当然,我不确定,这只是机遇做出的选择,可能是正确的也可能是错误的——”

    “不错!”贝瑟尔·爱斯坦丁没等他说完就揉了揉少年的头,语含赞赏的说着:“多谢了,你这次可帮了我大忙了,波洛斯殿下,你的帮助至少让我节省了三年时间,高达1200次的重复试验。”

    这位希腊神话中预言的,未来具有无限勇气与智慧的众神与人类之王,不但是机遇与出路的主宰,是执掌美好与富有的神明,也是造化万物的造物与发明之神。

    所以在天命之主的副体专注于药剂研发,主体则全心全意于提升命运,而大部分神明自具的‘功德’都基本消耗殆尽的这个时间点,波洛斯与普罗米修斯在整个天命神国内已经变得灸手可热。

    他的‘机遇’权能,虽然不如许愿术那么强大准确,可背靠着命运主宰,效果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至少在波洛斯的‘机遇’权能提升到究极之后,就很少出错了。

    尤其是在一切发明创造方面的‘机遇’选择,波洛斯的准确率极高,这是经历过实践检验的。

    像今天的这个合金配方研发,波洛斯的准确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

    “这是我该做的,爱斯坦丁老师。”波洛斯腼腆的笑着:“您为我设计制作的那件铠甲实在太棒了,我一直都很想找机会回报您。何况,这也是在帮助整个神系对吗?”

    “的确是与陛下要制造的星舰有关,安东尼设计的一艘战列舰,在引擎材料上达不到标准。可他现在分身乏术,只能将这件事委托给我。所以,这次你可以直接找安东尼的助理‘会计与统计之神’娜塔莉·梅斯,从她那里支取三十亿金盾,这是你该得的。”

    不过爱斯坦丁在说完这些后,又语声慎重的交代:“波洛斯,我知道你对陛下的崇拜,什么事都想向陛下看齐。可问题是你现在没有多少时间了,波洛斯,你目前最好不要分心太多,收起你那广泛的兴趣。一门真理级神权的价值,抵得过十门伪真理与众多禁咒。还有,魔法塔也不是建造的越快越好。”

    波洛斯的资金困境源于魔法塔的筑造,这位新晋的魔法使,已经将他的魔法塔建造到二十层,且还在往上攀升——这是极其夸张的进度,从波洛斯的魔法塔开建到现在也才不过两年而已。这位创造了一个记录,可也让这位机遇与造物之神,陷入到了财政危机。

    爱斯坦丁很看好波洛斯,这位宙斯之子不但有着超越于海格力斯与阿喀琉斯,甚至是阿波罗与雅典娜都无法比拟的天赋与智慧,更由于本身神权的关系,对各种知识的掌握速度无比惊人,几乎不逊色于在短短十几年间崛起的天命之主。

    他认为波洛斯是可以在未来十年之内,掌握真理级‘机遇’的,可前提是保持一定的专注。

    机缘是命运与因果的衍生,也是一种极其强大的神权力量。

    “我知道的爱斯坦丁老师。”波洛斯也神色肃穆的回应:“您一定是为我那座魔法塔的事情而担心,可事实上,我建造它的目的正是为在机遇神权目前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老师,请相信,我一直都在为此努力。”

    离开了爱斯坦丁的‘至高真理’,波洛斯接下来又前往了康修利·威尔顿斯坦的‘寂静王冠’。

    他与后者有约定,要帮助康修利对‘寂静’神权的未来研究方向上作出选择,而康修利将为此支付三十五亿金盾的巨大财富。

    波洛斯的‘机遇’神权哪怕在战斗之中也不能无限使用,而对于这种可能会导致未来发生极大变化的机遇选择,损耗尤其巨大。

    如果不想损伤根基,消耗自身的气运与元气,那么他一个月内最多就只能使用三次。

    所以波洛斯使用‘机遇神权’的选择非常谨慎,他提供帮助的对象,要么是能够为他带来财富的,要么是能够有益于他现在的处境,或者是在未来能够给予他巨大回馈的。

    而作为神王之祖,现为‘寂静之神’的康修利·威尔顿斯坦,三者皆是。

    波洛斯非常期待康修利即将提供给他的那笔报酬,这将补全他最后的资金缺口。

    他的‘机遇之门’可以在不久之后修建到二十四层,波洛斯也将由此掌握他自己创造出来的‘无上法’——无限机遇。

    这是由他的‘机遇’神权衍生出的法术,在效力方面逊色不少,可它损耗的神力,却只有前者的二十分之一。

    这能够大幅增强他在战斗中的实力,而不用像以前那样,至多三分钟之后就气力衰竭,再无法选择正确的机遇。

    这是波洛斯一直都在期待着的事情,而现在他即将得偿所愿。

    就在这个时候,波洛斯的心神微动,看向了神国中央,那座已经高达五十层的‘命运之乡’。

    从表面来看,这座魔法塔并未发生任何变化。可波洛斯作为命运主宰的近侍,却感应到了他的主人,已经暂时结束了修行,离开了四十八层。

    他微觉诧异,然后就眼含喜意的身化虹光,向‘命运之乡’的方向投射过去。

    康修利那边虽然已经有了约定,不过他们并未敲定确切的时间,完全可以把时间稍稍推后。

    反倒是命运主宰,波洛斯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他的陛下了。这次他的王难得的结束冥想,波洛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关于‘机遇’与‘命运’,他有许多地方要请教这位老师。虽然他的其他几位老师也很强大且富有智慧,可在命运这条道路上,他的陛下才是权威。

    而就在波洛斯回到‘命运之乡’的时候,李墨尘却已是全副武装的状态,旁边还有蓝血之王杰诺斯,以及天命之主的友人——东方的真武大帝,异域的生命与战争女神伊莎贝尔。

    “波洛斯?在这里等着,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李墨尘很快就携带着这三位强大的神王裂空而去,他的目标是在一百三十个星距之外的某处。

    换成是颛顼等人,哪怕个体的实力强大,也至少得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可李墨尘借助自身的时序神权,仅仅不到三秒,他们就已经抵达目的地。

    这个时候,一艘造型小巧精致,表面却布满了创痕的飞梭也穿空而至,悬停在他们的身侧。

    而下一瞬,达克督军那异常壮硕的躯体,出现在了飞梭之外,这位装模作样的擦着额头上那不存在的冷汗。

    “来的正好,再稍微慢一步,你就得跟我的尸体告别。不对,可能连尸体都没有。”

    李墨尘扫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就扫望虚空:“就是那几位对吗?”

    他感应到至少七位神王的气息,正在持续的往这边靠近。

    “我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不过一定是泰拉帝国的爪牙。”

    达克看着远处的虚空:“其中有一位,我怀疑是白色疤痕。要不是他,我这次也不会这么狼狈。除此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的王子参与。”

    李墨尘身后的蓝血之王杰诺斯与伊莎贝尔都神色微肃,而即便李墨尘与颛顼,也是眸光微闪。

    白色疤痕察合台可汗,也被称为‘白色战鹰’,是泰拉帝国的第五皇子,执掌着泰拉帝国第五星界军团。

    这位在所有的基因原体中位居前列,他执掌着‘变化’,‘自由’,‘风’与‘动能’的力量。这源自于他的本性,对他来说,变化是宇宙的真理,静止给他带来不安。

    所以察合台可汗也是不可被控制的,所有试图剥夺他自由的敌人,都会遭遇他最残酷的打击。

    除此之外他还掌握着‘王权’与‘战斗’,也是真理层级。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其棘手的对手。李墨尘猜测此人的实力,应该不在颛顼之下!

    而就在他们言谈间,那几位神王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当中。他们没有继续靠近,而是停留在相当于三十万公里距离之外的虚空,与他们遥空对峙了一阵。

    可能是意识到已经没有机会,在仅仅不到五秒钟之后,这几人都纷纷离去。

    唯独只有一人留了下来,那是一位手持一双弯刀的魁梧身影,高达七米的身躯,覆盖着全套的魔动装甲。一身气息冰寒冷冽,而他周围的一切物质与魔能都是持续不断的流动着。

    这位深深注视了李墨尘等人一眼,然后就不退反进,一瞬间就跨过了双方之间的空域,来到了李墨尘的眼前。一双弯刀裹挟死亡之风,破开了李墨尘借助时序之力设下的重重障碍。

    那一重重被李墨尘分割的空间,既无法困住此人的身影,也无法拦截他的双刀。

    “请陛下退后!”

    ‘蓝血之王’杰诺斯踏前一步,也持着一双战刀,蓄势待发。

    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位‘白色疤痕’的对手。可身为一位信誉良好的佣兵,他不可能在雇主面前退缩。一个‘白色疤痕’,也不足以让他畏惧。

    不过李墨尘,却没有让部属接手的打算:“用不着,他要试我的能为,那就如他所愿。”

    那四百零一口‘都天雷火星核神剑’,已经在他面前布成了层层叠叠的剑阵。它们的形状就仿如一面巨盾,可所行之策却是以攻代守。

    至少有一千条剑气在此刻生成,从四面八方各个方位同时向那人切割斩击。它们的角度无不刁钻无比,甚至是穿透维度,淆乱了时序虚空,让人防不胜防。

    ‘白色疤痕’也确实无法完全防御,那密密麻麻的星辰剑光,也让他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避让。可此刻在他体外流动的‘源力装甲’,还有那些存在于星界中的星屑粒子,却让‘白色疤痕’坚不可摧!他甚至没去抵挡,也没有刻意的闪避。几乎是硬抗着那些都天雷火星核剑气,冲凌到了李墨尘的身前。

    期间也有几束剑光破开了‘白色疤痕’的源力装甲,斩入他的躯体之内,却依旧陡劳无功,未能让这位基因原体受损分毫。

    “风也是能够被斩断的吗?”

    随着这声嗤笑,白色疤痕已经对李墨尘挥斩千刀。

    这竟是一件真理级的神话武装,携带着包括‘摧毁’与‘破坏’在内的五种真理神权,无坚不破,无物不摧。

    李墨尘驾驭的‘底比斯圣盾’仅仅只抵挡几刀,就已经发出了阵阵如哀鸣般的震颤声,只有‘冈格尼尔圣枪’能够在李墨尘持有的众多神话武装助力下,勉强与之对抗。

    ‘安德烈的根源之手’可以提升长枪的本源力量,‘生命权印’则可让它略做恢复,这让奥丁遗留的这把神枪无限接近于真理阶位。

    可在双方交手千击之后,‘冈格尼尔圣枪’的枪身与本源也渐渐濒临至它的承载极限。

    李墨尘微微凝眉,不得不尽量避开与那对双刀的正面对抗。他的长枪气势如龙,可接下来与那对真理武器的撞击却少而又少,他刺出的一百枪中,与对方有直接接触的只有不到十分之一。

    不过占据上风的,反倒是李墨尘。察合台可汗的战斗技艺已经进入真理,将手中一双弯刀的威势发挥到了极限。可李墨尘出枪的速度,却远超白色疤痕。

    真理时序的力量,让李墨尘完全忽视了时间与空间的概念。

    后者千次挥斩的时间,足够他的‘冈格尼尔圣枪’刺出三千余次,也可游刃有余的避开对面的斩击,也可轻松的拉开双方的距离与空间。

    只是李墨尘出手的频率,也接近于他的极限。在这基础上,他每多出一枪,都会多出大量的神力损耗,得不偿失。

    两者的神权力量,也在这片虚空中持续的交轰碰撞。它们暂时没能够影响到激战的双方,却已经扭曲了这一方虚空。

    ※※※※

    与此同时,就在三个星距之外。

    泰拉帝国的第十二皇子,‘帝皇之子’福格瑞姆微微笑着:“确实很强啊,这个家伙,虽然只有两门真理,可他的整体实力,甚至可以与神上神对抗,比我强多了。真理与命运,不愧是最上位的神权力量。你们猜他们两人之间谁能够最终获胜?”

    “五个小时内是平手,谁都奈何不了谁吧?长期的话,我看好察合台的对手。”

    ‘太空野狼’黎曼鲁眯着眼:“我暂时还不知道这家伙的神力储备与恢复能力,不过察合台的消耗,显然要高过那位命运主宰。”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白色疤痕’已经被李墨尘的都天雷火星核剑气斩中至少三十次,尽管察合台没有任何的损伤,可这并不意味着这位没有付出代价。

    他必须消耗大量的神力,以维持他的特殊状态。

    “一身的神话武装,那个家伙,只是借助外物之利而已。”

    ‘钢铁之手’费鲁斯·马努斯不屑地冷哂:“如果只是这样,我倒是可以放心了。我真不知荷鲁斯为什么会输给他?”

    “你的观点太偏颇,能够调和这么多的神器为己用,本就是他实力的一部分。还有,输给那家伙的只是荷鲁斯的化体,而且他们主副体之间的战争,损耗了他们太多的力量。”

    ‘太空野狼’黎曼鲁摇头纠正着:“察合台也只是因力量特殊,才能够与这位势均力敌,他也同样是借助了神话武装的力量。而且这位真正的可怕之处,还没有展现出来。”

    第二皇子‘暗黑天使’艾尔·庄森则是眼神凝冷:“你想说的,是他的速度吧?”

    “这是其一!”

    ‘太空野狼’黎曼鲁点了点头:“还有他的爆发力,无地王的选择,不是没有原因的。”

    就在这一刻,李墨尘的‘冈格尼尔圣枪’赫然破开察合台可汗体外的魔动装甲,将他的整个人都轰穿。

    然而察合台全身的所有物质却都处于流动状态,就像是风一样的无形无质,飘渺无定。

    即便李墨尘掌控的死亡,雷霆与湮灭等等力量,正在竭尽所能的破坏白色疤痕的身体内部;他的时序神权,则将察合台的躯体分割千份,置入到了不同的时空。可李墨尘却知自己这一枪,还是连察合台的毫毛都没有伤到。

    他的命运之力,始终未能将此人的命运导向死亡,甚至是让此人受伤都办不到。

    “我说过的,你的微末之力,斩不开自由之风!”

    察合台可汗说这句话的时候满含讥诮,而他弯刀则带动起死亡光影,持续轰击于‘底比斯圣盾’之上。那恐怖的破坏力,几乎就令这件伪真理级的神器毁于一旦。

    “有意思!”

    李墨尘的身影闪动,避开了察合台的反击。

    他在拉开距离的同时,似笑非笑的看了这位基因原体一眼。然后下一瞬,他就一个闪身,到达了十二个星距之外。

    而在他眼前,一位一身青蓝色皮肤,手足状似两栖动物趾璞的身影,正在虚空中急速的游动。

    那正是之前撤离的六位神格二十的其中之一,当这位感知到李墨尘之后,先是神色错愕,然后就现出了凛然戒备之意,在接下来的百分之一秒内竭尽所能的强化他的防御能力。

    然而李墨尘,已经向此人轰出了他的‘冈格尼尔圣枪’。

    “以命运之主为名,此枪必杀无赦!”

    ‘神霄灵运紫金塔’在这一瞬燃烧了七千万功德——这数量相较于那近百亿的积蓄少而又少,可此时李墨尘的实力,本就已经达到了足以瞬杀此人的境地。

    之所以还要许愿,借助神霄灵运紫金塔的力量,只是为保证万无一失。

    而就在他枪出之刻,这位神格二十的强大神王,就已躯体炸裂。湮灭的力量湮灭了他的血肉,死亡的权柄在剥夺着此人的生机。

    在杀死此人之后,李墨尘才长枪回扫,然后在一声轰然巨震中飞退千米。

    出现在他眼前的正是察合台可汗,这位手持双刀,以无尽的杀意锁定着李墨尘。

    虽然他的面目隐藏在魔动战甲内,让人看不到表情,可只从那暴虐森冷的气息,就已可探知出他的心情。

    “跟上来吧,察合台殿下!这是第一位。”

    李墨尘微笑着,他的身影虽然还停留在察合台的眼前,可其实已经从此地离去。时序的力量,让他的速度凌驾于光辉之上。

    在他的人映射到察合台眼内的这段时间,就足以让李墨尘挪移数百星距!

    察合台可汗也是气机大变,他毫不犹豫的继续推进。而当他跟随李墨尘的气息,来到二十星距外另一片虚空的时候,却见李墨尘的‘冈格尼尔圣枪’正裹挟亿万雷电,将一个魁梧的身影洞穿!

    此情此景,也让这位白色疤痕的瞳孔收缩到了极致。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