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末日乐园 > 2070 最不可能出现的一种人

2070 最不可能出现的一种人

    其实几人心里都模湖地存着同一个印象,就是从5点道路出发以后,好像接下去的路就越来越危险了;不过最后还是由潘翠说的一句话,让他们顺利清晰地达成了一致——“我怀疑这个副本,就像人生一样,”潘翠苦笑着说,“如果每次都选比较容易的路走,那么日子就会越来越难。”

    或许是因为这一句话,让大家都觉得自己终于开始做正确的事了,所以即使是一个个在放下筹码的时候,林三酒发现其他人脸上也没有流露出太多的痛心。

    “我上次赚的筹码还剩一半,”在进入道路之前,潘翠甚至还主动提议说:“你们如果凑不出筹码,我愿意给你们补上。不必担心还我筹码的问题,反正我也是从副本里赚来的。”

    在她坦荡的大方面前,倒是没有人愿意蹭她便宜,皮娜和加嘉田都表示自己身上的筹码还够用;等几人商讨一会儿以后,决定由观察力最好的皮娜首先进入,探查过环境以后,在入口附近寻找一个最佳位置等待后面三人。

    按照猜拳顺序,林三酒成了最后一个进入的人。

    等她推开天台门的时候,她的目光还没来得及适应楼梯内部的昏暗,她就先听见了其他几个人的聊天声——当林三酒忽然放松下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原来她有一部分的神识始终是被紧掐起来的,隐隐为他们的计划而焦虑,生怕又会像上次一样出意外。

    不过,现实却很顺利:在画着黄色箭头的一截楼梯下,也就是楼梯拐角的平台上,潘翠、皮娜和加嘉田都正盘腿靠墙坐着聊天;一见门推开了,几人立时抬起头,冲林三酒欢呼了一声:“你总算来了!”

    林三酒忍不住浮起了一个笑。

    “我检查过了,上下两段楼梯都没有问题,”皮娜好像已经把同样的话说过三次了,又流利又熟练:“我们从这下去之后,黄色箭头就不是指向楼梯的了,而是指向了旁边一道大门。”

    “最好还是不要脱离黄色箭头走的好,”加嘉田说了一句废话。

    “你们感到了什么限制吗?”林三酒一边活动着手脚,一边问道:“比如说,对进化能力的压制,身手有没有迟缓……”

    当几人纷纷摇头否认的时候,她自己也感觉到了:意识力、进化能力、特殊物品……一切进化者的手段,似乎都完好无损,可以毫无阻滞地用出来。

    “一雪前耻的机会到了,”意老师简直是不必要地摩拳擦掌起来——想不到自己的性格深处还藏着这么一点好胜心。

    为了小心起见,尽管上次喝的咖啡没能帮上多少忙,林三酒这一次还是让几人都少少地抿了一两口咖啡,以备不测;几人之中,她的战力最高,于是就由她陪着皮娜打头,加嘉田走在中间,潘翠殿后,一起来到了那一道大门前。

    由【防护力场】包着手,林三酒小心地推开了一点门缝,听了听动静,又将门缝推得大了一点。

    他们此刻与那两层又脏又乱、还藏着尸体的办公室,仍然在同一栋楼里,不过或许是因为路线不同了,此时当林三酒从门缝里往内望去时,只看见了一条干干净净、光光秃秃的白走廊。

    除了头上天花板里间隔很远的小小日光灯泡之外,只有地上一路延伸向走廊深处的黄色箭头。

    楼外的一切风声、杂音都被隔绝在外了;他们悄无声息地鱼贯而入之后,发现在这一条死寂的走廊里,只有灯泡电流所发出的低低嗡鸣声,清楚地悬在几人的头上。

    “好像没什么问题,”皮娜四下看了一圈,以气声说道。当人走入一个极度安静的环境里时,往往会不由自主放轻声气,哪怕在副本里也不例外。

    林三酒的【意识力扫描】、纯触,也都没有发现任何值得警惕的痕迹;她点点头,转头示意后面两个人继续走。

    这可是50点的道路,再小心也不为过;几人在顺着黄色箭头往深处走时,简直谨慎得就像是在蹚地雷一样。可是说来也怪,他们一连拐了好几个弯,走了好一会儿之后,却什么事也没遇上——眼前除了白走廊,黄箭头,还是白走廊,黄箭头,二者彷佛要一直这样永不终结地持续下去,不会被任何危险所打扰。

    他们的警戒都渐渐松了点儿,说话声音也大了些;谁都没想到,他们居然在副本的道路上走得有点无聊了。

    “怎么连一个房间也没有,”潘翠在队伍最末尾说,“有个东西看一看也好啊,我眼睛都有点花了。”

    说来也巧,她话音才一落,皮娜就忽然“啊”了一声,说:“前面!那边有一道门,你们看见了吧?”

    彷佛无穷无尽的白走廊和黄箭头,总算是被一道门给打断了一下,展示出了一块木色。林三酒伸手试了试,小心地将木门给打开了——就算屋里是个滚油地狱,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门后的空间却平常得让她吃了一惊。

    就像是共享办公室里常见的咖啡间一样,门后摆着几张长沙发、几副桌椅,另一侧还有洗手池、冰箱和咖啡机一类设施;其中,在靠着墙的一张沙发上,一个女人受了惊似的,蓦地从她的笔记本电脑后抬起了头。

    她被电脑照亮了面庞中央;在一副又圆又大的茶褐色眼镜后面,她冲着探进门口的林三酒等人眨了眨眼。

    好几秒钟的时间,从沉默里慢慢地拽过去了。

    “那个……”皮娜犹豫地开口了,“你是……副本NPC吗?”

    “啊?”那女人茫然地等了几秒,好像还在等她详细解释。见皮娜好像没有下文了,她才也很犹豫地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你找错人了吧?”

    一行四人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那……你是进化者?”林三酒问道,狐疑地打量了她几眼。“你也是要完成这段路的?”

    戴着茶色大眼镜的女人,左右看了看,好像为了确认她确实是在和自己说话。等她失望地发现房间里没有别人以后,她才有点紧张地说:“啊?进化什么?不是,我、我经常来这里做点工作啊……完成什么?什么路?”

    后面两个人的脑袋也都一起伸过来了;在充满茫然与迷惑的几秒钟以后,加嘉田小声地说出了几人心里的共同想法。

    言情吧免费阅读

    “这个人……应该是个普通人吧?”

    ------题外话------

    这几天都是白天困乏,一到晚上就精神了,四五点睡也没问题……代价第二天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