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十三章 夜南京

第十三章 夜南京

    “八嘎,这个长谷川清怎么这么慢,难道是打了败仗没脸过来么?”

    因为下令‘南京大屠杀’而臭名昭彰的松井石根,这次被召回东洋,而且在军部的召回令里居然没有提到对他的安排。

    此时将要离开中国战场的松井石根,心里郁闷,连说话都带着满满的火气。

    新任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淡淡的望了松井石根一眼,心里暗骂猪猡永远都是猪猡。

    在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中国国民政府为了把日军由北向南的入侵方向,引导改变为由东向西,以利于长期作战,在上海地区主动采取了反击的战役。

    在上海会战开始之时,按照近卫文麿首相和杉山元陆相的设计,只是准备在上海地区打一场局部战争。

    先把上海,苏嘉常(常熟)周边一带占领下来,以西进南京发动全面战争为筹码,逼迫国民政府承认东洋在华北的权利,把华北地区变成第二个满洲。

    同时巩固经营上海地区,把沪苏嘉变成第三个满洲。

    进而西窥南京,一步步的压迫引诱国民政府投降。

    这样以来,东洋就可以全力北进,朝西伯利亚,蒙古进军,把苏军势利彻底的驱逐出北亚。

    然后,东洋再夹着无敌的胜势,从新疆,蒙古,华北,上海,全面入侵中国,一举实现东洋千北年来梦寐以求的吞并中国的梦想。

    到了那个时候,东洋羽翼丰满强大,西击印度,南下南亚,东战太平洋,和西方诸国争夺制霸世界。

    然而这一切美好的梦想,却因为中国军队强大的抵抗,更因为眼前坐着的这一屋子白痴,给完全破坏。

    在帝国军队艰难的打下上海以后,松井石根,朝香宫鸠彦王,柳川平助,武藤章,这一群被胜利冲昏猪脑的混蛋。

    先是强行突破大本营制定的‘苏州-嘉兴的战略限制线’,逼迫大本营重新制定了‘无锡-湖州的新限制线’。

    接着松井石根下令部队继续西进,突破‘无锡-湖州的新限制线’,向大本营提出‘为迅速解决事变,华中方面军须乘当前敌之颓势攻取南京。’

    随即,因为华中派遣军的一路势如破竹,从而根本改变了大本营的战略方针,变成了‘攻陷南京,逼迫中国投降’。

    现在,南京是打下来了,然而中国却丝毫看不出投降的迹象,从山西,河南,安徽,浙江,处处战火。

    硬是把一场局部战争,打成了现在如同陷入泥潭一般的全面侵华战争。

    在畑俊六看来,不是不能打,而且也一定要打,只是这场战争打得太匆忙,太不是时机。

    而松井石根在1937年12月7日发出‘南京城攻略要领’之作战命令:即使守军和平开城,日军入城后也要分别‘扫荡’。

    开始了那场震惊中外,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的序幕。

    朝香宫鸠彦王在37年12月13号,签发了‘杀掉全部俘获人员’的命令,日军士兵随即在南京城及其周边,更加残暴的大肆烧杀抢淫掠。

    而武藤章以华中方面军副参谋长的身份,负责日军在南京地区的宿营安排,宣布南京城外宿营地不足,日军官兵可以在南京市内自由选择宿营地。

    一举放开了这道猛兽的闸门,把南京城变成了一座人间炼狱。

    正是因为这些个愚蠢如猪的队友的拙劣表演,使得东洋帝国过早的陷入了中国这个泥潭,暂时无法巩固华北,从而寻求对苏军的北亚决战。

    在外交上,东洋更被国际社会骂城‘禽兽’‘刽子手’‘恶魔’的称号,陷入了极为被动的舆论局面。

    这些混蛋居然还一点的不知道自知之明,怎么不让接替擦屁股的畑俊六感到厌恶?

    畑俊六心里正在想着,就看到长谷川清阴沉着脸色,走了进来。

    东洋华中派遣军和派驻中国舰队的战时会议,随即开始。

    “今日武汉空战,海军航空队战损15架战机,在国内新机没有送达之前,将无力再发动大规模的护航和空战。”

    长谷川清的话一出口,会议室里面的陆军将佐们,都已经开始变色。

    “大本营已经决议发动津浦战役,使得南北战区连成一个整体。”

    畑俊六闻言皱眉,想了想缓缓说道:“先遣13师团正在蚌埠一带受阻,隔着淮河于中国军队对峙,华北派遣军正在进行战前最后的准备,不日将沿鲁东南下;这时候,需要空军不断的轰炸,来保持对中国军队的压力攻击。”

    “对于这些地区的护航没有问题,不过对于武汉,重庆,南昌,这些中心城区的空袭,暂时建议停止,或者只是进行小规模的突袭。”

    “砰!”

    松井石根一听,就怒得脸红脖子粗的拍着桌子大吼:“八嘎,我堂堂大东洋帝国,岂能如此的羞辱?”

    长谷川清冷着脸看都不看松井石根一眼,一个已经被扫垃圾桶里面的进过气将军,哪里值得他浪费精神。

    “八嘎,为什么不说话?看看你们海航战斗机丢人的战绩,简直就是帝国的羞辱!”

    松井石根暴怒的盯着长谷川清诘问。

    “1月2号,南京机场被突袭炸毁23架战机,1月26号南京机场被再次突袭,——呵呵,又被炸一次,真能耐!——被炸毁11架战机,升空的战斗机被击落4架,而敌方只有1架被击毁。”

    长谷川清根本不看四周陆军将佐的脸色,硬邦邦的说道:“正是因为陆航第3团的巨大损失,使得海航不得不从上海公大机场起飞,飞了1个小时400千米的路程到达南京,芜湖加油,担负起远程奔袭武汉,甚至重庆的任务。冬季开放式座舱,1000千米的高空飞行,对方以逸待劳,而且因为油料的制约,只能进行短暂的格斗!”

    长谷川清望着松井石根说道:“我不是在给海航兵找理由,对于他们的责罚,我也一定会进行;只是,阁下有什么资格指责海航?”

    “这些该死的苏军!”

    第3飞行团值贺忠治少将,暴跳如雷的大骂起来。

    “八嘎,混蛋,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

    松井石根被长谷川清嘲讽得面红耳赤,气势汹汹的站起来,捋起袖子就要跟长谷川清干架,被冢田攻,饭沼守几人拉开。

    “那就暂停对武汉和其他中心城市的轰炸,等待新机到达;近日全力针对津浦-陇海一线,进行攻击!”

    畑俊六不愿去看松井石根得丑态,一锤定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