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十四章 夜上海

第十四章 夜上海

    而这个时候,在这个夜晚,东北,华北,华中,这些敌占区里,只要有收音机的家庭,团体,都把收音机悄悄的打开。

    听着来自重庆,贵阳,福建,西安,长沙各地国统区广播电台的播报。

    上海公共租界的民营电台,也冒着被日寇丢炸弹的危险,振奋的播报着武汉空战大捷的消息。

    整个敌占区,到处都是暗流涌动的欢庆气氛。

    而在上海租界,数万市民自发走上街头,朝着胶州公园那边的‘孤军营’游行,一路载歌载舞的激昂歌唱《八百壮士之歌》。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四方都是炮火,四方都是豺狼,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

    当街上拿着收音机的市民,听到武汉三镇的百万市民正在进行着庞大的烟花燃放,向英勇的空军致意的时候。

    激动的租界市民们,几乎在瞬间买光了各个商店本来因为战争而积压的烟花。

    “咻咻——”

    “啪!”

    一朵朵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升起,绽放。

    不但整个租界内,而且整个上海日占区的百姓们,都纷纷满含热泪的走到街头屋顶山丘黄浦江边。

    仰头欣赏这胜利的烟花,光荣的烟花!

    ‘孤军营’内,谢晋元和八百勇士都笔挺的排列成方阵,列队在一片残破的操场上。

    人人神情严肃的听着收音机里面的播报,目光火热的望着四周漫天致敬的烟花。

    自从陷入了‘孤军营’,在营区四周,西方‘万国商团’用铁丝网把他们牢牢的困在里面,并且派出大量的白俄架着机枪把守。

    他们就成为了一座孤岛。

    在这3个多月的时间里,苏锡常沦陷,南京沦陷,杭州沦陷,——。

    日军华中军正在沿江西进,下一步就是进攻武汉。

    同时发兵沿着津浦线北上,将要打通华北,华中日军的连接。

    日军华北军将要沿着京汉线南下,过黄河攻陷郑州,然后过信阳武胜关,从北攻击武汉。

    同时派出偏师,从郑州进攻洛阳,直逼西安,然后进攻汉中,南下重庆。

    这一个个坏消息接踵而来,低落了这八百将士的士气,动摇了他们的军心。

    就连谢晋元坚强的外表下面,有时也是转辗反侧,夙夜梦寐。

    今天听到了这个胜利的消息,顿时让他和他的八百勇士心头的乌云尽去。

    谢晋元抬头挺胸,腰杆挺得笔直。

    在夜色里他欣喜的看到,这些天有个别腰杆已经开始弯了的兄弟,此时也都重新挺直了腰杆,眼睛狂热的望着夜空里的烟花。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

    谢晋元大声的呐喊。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

    八百勇士齐声大吼。

    “中国万岁!中国万岁!”

    “空军万岁!”

    “打倒日寇!打倒日寇!”

    因为天黑,白俄雇佣军强行关闭‘孤军营’,所有来到这里的上海百姓们,只能隔着铁丝网望着‘孤军营’里面笔直站立的中国军队铁血无畏的方阵。

    此时,数万百姓,都忍不住的大声呼喊,庆贺今天的大捷。

    上海日占区,东昌路‘大道市政府’(伪上海市政府)。

    “八嘎,混蛋!都该统统死啦死啦地!”

    日军特务部西村班班长西村展藏,在伪上海市长苏锡文的办公室里,看着在夜空中竞相绽放的烟花,还有满街密密麻麻仰望烟花的百姓,不禁气得暴跳如雷。

    “这个,这个——”

    大道市政府市长苏锡文看到自己的‘顶头爷’西村展藏发怒,不禁吓得脸色发白,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多庄次,立即派人进入租界,一定要查明那些勾结国民政府的地下电台,统统炸掉他们!”

    西村展藏咆哮着,眼睛里露着嗜血的红芒,如同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

    武汉,王家墩机场飞行员宿舍。

    夜寂静。

    望着外面的满月,杜剑南却是怎么都睡不着。

    “这是1938年2月18的月亮啊!真是一回首,就是八十年。”

    杜剑南低声嘟嘟自语:“姚大小姐,你还真是一个乌鸦嘴啊,我该感激你呢,还是该感激你呢?给你带几个民国的美女姐姐咱可没这本事,可是假如侥幸不战死在蓝天,又奇迹般的能够回去。呵呵,我有故事,你要备好酒啊!”

    “剑南,怎么睡不着?”

    和杜剑南同寝室的陈怀民本来背对着床外,这时候翻过来问道:“什么姚大小姐,你女朋友么?”

    “还没睡啊?不是,是我一个好兄弟的女朋友,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就是嘴巴真厉害;嘶——”

    杜剑南倒吸一口凉气,满脸佩服的说道:“厉害,厉害!”

    “呵呵,有机会我倒想见见怎么个厉害法?”

    陈怀民其实也睡不着,干脆坐起来靠着床头说道:“剑南你不是信阳人么,上面说这次日机损失极为惨重,估计短时间内不会过来轰炸,给了每人三天的轮休假期;你不如明天请假回去看看。呵呵——”

    陈怀民笑着说道:“我有故事,你要备好酒;你今天击落了一架敌机,回到信阳你的朋友们一定会为你骄傲,请你喝酒。”

    “似乎回不去了。”

    杜剑南眼底露出一丝黯然失落,低声含糊的嘟囔一句。

    “什么?”

    陈怀民表示没有听清楚。

    “我是说自从当了飞行员,你我就得二十四小时的严阵以待,时刻准备着驾驭战机去打击日寇;除非把日寇彻底的驱逐出中国的领土,不然我不会有一分钟的假期。”

    杜剑南内心酸楚和热血并涌,声音都不禁开始发抖。

    “好!剑南,我不如你,我要向你学习。”

    陈怀民听了杜剑南的话,不禁坐直了身体,在清幽的月光里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杜剑南,认真说道:“咱们空军就得有这种铁的精神!无惧生死,以卫戍祖国,魂归蓝天为最高的荣耀,而不是想着自己的安逸和小家。”

    “你比我伟大!”

    杜剑南望着眼前的这个帅气的小伙子,不禁想起了他的一些事迹。

    按照轨迹,他终将实现自己的伟大理想,为了这片热土,英勇战死在蓝天。

    “那么我呢——,既然来到了这里,应该赋予自己怎样的使命?才不算白白的走这一遭。”

    杜剑南想着想着,不禁想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