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十六章 光荣的空战

第十六章 光荣的空战

    虽然绸布红花轻若无物,不过这么大一团砸过来,还是把杜剑南给吓了一跳。

    “玩什么飞机,丢绣球招驸马啊?”

    杜剑南不爽的嘟囔着,把红花从脸上拽下来,朝食堂里面望去,想看看谁这么‘大胆’。

    就看到一个修着‘二男头’,穿着女校服的假小子,也正在吃惊的望着他。

    然后听了杜剑南的这句‘流氓’话,那假小子的脸蛋,就腾的一下子羞的通红。

    “驸马,杜驸马;哈哈。”

    王玉昆拍着桌子大笑。

    “杜驸马,杜驸马,哈哈——”

    一屋子男女,跟着乱起哄。

    “哎呦,叫你嘴贱!”

    杜剑南一看是个假小子,一点都不是他喜欢的那种长发飘飘前凸后凹的大长腿,后悔得直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那个假小子被众人的起哄弄得手足无措,偏头看到陈怀民笑得最欢,上去就一把掐住陈怀民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还笑,还笑;——就怪你!”

    “陈怀民这小子的审美观够独特哈,这就是他嘴里温柔娴静的大家闺秀,绝色美女?看这个假小子也就十六七岁的年龄,还是一个乳臭未干野性十足的小萝莉啊!”

    杜剑南随手把红花丢给一边笑得嘴巴能塞下鸭蛋的王玉昆,看到21中队的柳哲生也在食堂里面。

    还有厨师老刘,老周,以及六七个面的年轻男女。

    这些人都穿着一式的校服,女的月白色竹布薄袄,下面穿着浅青色棉裙,男的都是中山装,胸口上别着一个青绿色的校徽。

    应该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

    餐桌上面摆着木板,洒了面粉,放着擀面杖,面团,饺子馅,和一些已经包好了的饺子。

    “剑南,这是我妹妹陈天乐,——哈哈,一个混世小魔王。好好,别掐了,别掐了,我认输,认输。”

    看到这打闹的兄妹二人,杜剑南心中温馨的同时,不禁又有些鼻子发酸。

    在他模糊的记忆里,陈怀民在武汉的某一场空战牺牲以后,这个天真活泼的假小子改名陈难,以示悼念。

    似乎还和一个战死的日机飞行员的妻子通过信,在当时影响很大。

    “——”

    这时候,外面似乎传来了一片欢呼声,

    “什么?”

    食堂里面的所有人都停止了笑闹,不解的望着屋外。

    “电影出来了,电影出来了!”

    梁添成满脸兴奋的跑进食堂,大声的嚷道:“刚刚航委来了电话,昨天空战剪辑的电影出来了,今天下午开始在三镇各个电影院和戏院播放;下午就组织咱们去看。”

    “万岁!”

    食堂里面的这一群学生,听了都欢喜的直蹦,要赶紧包完饺子请英雄们吃,然后去看英雄的电影。

    2月19号下午,武汉三镇播放二一八空战纪实片《光荣的空战》。

    各个播放的电影院和戏院内外,数十万密密麻麻的人群,比肩叠踵挤得水泄不通。

    很多观众刚刚看完头一场,出了电影院就冲到售票处去买下一场的电影票,想要再看一遍。

    不过得到的回答,一律都是今天的电影票已经告罄,只能等到明天。

    当天夜晚,各电影院,戏院临时加场,一直放到凌晨3点,都不能满足外面依然是人山人海,彻夜排队等候的市民的需求。

    20号下午,武汉各界团体在汉口总商会举行祝捷大会,并公祭为国捐躯的空军英雄。

    妇女团体敬送了‘气壮山河’的锦旗,天主教民战时服务团也送来了‘一鸣惊人’的缎旗。

    中共第18集团军驻武汉代表团,送挽联一幅:

    为五千年祖国英勇牺牲,功名不朽;

    有四百兆同胞艰辛奋斗,胜利可期。

    蒋中正和宋夫人也亲撰挽联:

    武汉踞天下之中,歼敌太空,百万军民仰战绩。

    滂沱挥同胞之泪,丧我良士,九霄风雨招英魂。

    21号下午,武汉市举行了‘庆祝空捷,追悼国殇’的万人集会和游行,两万多市民为殉国的烈士执绋送葬。

    除了在医院里面的张光明,全体4大队的飞行员们,都参加了这个葬礼。

    王玉昆硬是架着拐杖,疼得浑身湿透也不让人搀扶,走完了这近10里的送殡路。

    大街小巷,到处传唱着‘尽瘁为空军,报国把志伸,哪怕风霜雨露,只信双手万能——’

    在热血和激昂之中,武汉各处的参军点均是爆满。

    无数有志青年,心怀着杀敌报国,英勇捐躯的伟大理想,纷纷报名参军。

    葬礼结束以后,所有4大队的飞行员们,统一乘坐着军车返回王家墩机场。

    三天的轮休假期已经结束,能够维修好的战机,在机修人员的紧张抢修下,也已经全部维修完毕。

    下面,就是他们银翼展翅,再战蓝天的时间。

    按照之前的通知,晚上饭后7点,4大队的所有飞行员们集中在大会议室,等待开会。

    “杜驸马,刚才有人看到了毛瀛初中队长;诶,这家伙不会是来接李大队长吧,或者刘队要往上进一步?

    王玉昆把拐杖放在位子边,隔着陈怀民,把头凑向杜剑南。

    “我怎么知道,他当中队长的时候,我还在笕桥航校。”

    对于这个原来23中队长毛瀛初,杜剑南虽然没有见过,不过还是听说过的。

    去年11月淞沪战役正酣的时候,中国空军经过了3个月的巨大消耗,战机损失大半,急需新机补充。

    然而在东洋的压力下,英美德意法这些西方强国,纷纷打着不干涉战争的名义,禁止对中国军售。

    而之前订购的西方战机,则是因为日军海军封锁中国沿海,根本无法运抵进港。

    陆路的南洋,又是英法的殖民区。

    中国政府一再协商,想从印度洋直飞,通过缅甸,老挝,越南领空,进入云广。

    也被英法断然拒绝。

    就在这几乎要山穷水尽的时候,苏联处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还有对东亚局势的忧虑,突然提出可以用农矿产品交易的方式,对中国提供军售。

    而且表示可以派出志愿空军,参与中国空战。

    对于这个雪中送炭,中国方面当然是感激不尽,航委立即电令还在庐山养伤的高志航到兰州接机。

    在到达兰州之后,因为淞沪战事急迫,高志航拒绝了苏军少将专使提出E-166型速度快,操纵灵,必须在兰州训练一个月的建议。

    只用3天的集训,高志航就用他精湛的技术,折服了苏军将领。

    之后天气突然恶劣,大雪纷飞,战机被困在兰州。

    在兰州待命的高志航,急于回到苏南参与战斗,冒着风雪单独驾机闯过6千米的六盘山试飞西安,然后又从西安飞回兰州。

    试航成功后,高志航率领机群飞往西安,结果突然遇到强暴风雪,折损了6架战机,不得不返航兰州。

    11月12号,高志航听到上海失守,日军正在朝着南京进军,心急火燎的高志航在15号看到风雪渐停,立即率队启航。

    到了17号,机群14架驱逐机,终于到达河南周家口机场。

    然而苏南大范围的突降暴雨,高志航只好在周家口焦急等待,却不料被汉奸出卖情报,被日军出动11架87式轰炸机,在拂晓6时突袭轰炸。

    高志航明知日机已至,却不顾生死强行登机发动,被炸英勇阵亡。

    在那场轰炸中,14架E-166只有两架升空逃脱,毛瀛初就是其中一个,而且在反击中还击落了一架日机。

    不过毛瀛初也胸部中弹,之后一直在医院,由刘志汉接任23中队队长。

    “我往哪上面进一步啊?只是一个22中队就搞得我焦头烂额。”

    后边坐着的刘志汉听到了王玉昆的话,笑着拍了一巴掌他的右肩膀。

    “嘶——”

    王玉昆疼得倒吸一口气。

    昨天下午他架着拐杖走路,把腋窝都磨得皮破肉绽,被刘志汉这么一拍,顿时疼得直咧嘴。

    这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毛邦初,毛瀛初,陪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