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抗战之血染长空 > 第十七章 南京不守,何守泰安

第十七章 南京不守,何守泰安

    闹哄哄的大会议室,顿时安静下来。

    进门的几个人鱼贯上了会议室前方的主席台,互相客气的谦让一番排位站好,面向下边4大队的飞行员们。

    杜剑南注意到其中一个年龄五十不到,身穿陆军上将军装的大汉。

    他的目光炯炯有神,身体削瘦健壮,站姿铁骨嶙峋,一看就是从战场上死人堆里练出来的老兵。

    显得尤为醒目。

    还有一个斯拉夫人,就是苏军航空志愿队轰炸机大队长波雷宁。

    毛邦初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卷纸,展开一张,大声念到:“委座军令!”

    随着声音落下,会议台上面的几个人都笔直立正,下面的飞行员们也都‘哗’的一下站了起来。

    “任命毛瀛初上尉,为驱逐机4大队大队长。”

    “啪啪啪——”

    会议台上的几人拍得热烈,下面的飞行员们则是随手拍两下意思意思。

    大家都是彼此知根知底的老熟脸了,没有必要太热情。

    再说当了4大队这支中国空军王牌驱逐机大队的飞行员,所有飞行员们,早已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

    生死都已经不在乎了,别的除了是去战斗,打下日军的战机。

    其余的事儿,大伙儿还真没太用心。

    毛瀛初接过毛邦初手里的委任状,敬了个礼,开始发表就职演说。

    “兄弟们,我毛瀛初又回来啦!——”

    “噗嗤——”

    杜剑南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引得众人纷纷观望,搞不清这么一句话,能有什么笑点?

    “没事,没事,大队长您继续。”

    杜剑南当然没法给他们解释自己想到了‘乡亲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这句话。

    只好朝着毛瀛初摆手。

    毛瀛初见杜剑南是一个生面孔,不禁眉头微微一皱,然而终究是没说什么,继续演讲。

    毛瀛初讲完话以后,毛邦初接着念下一个任命:“航委令,刘宗武中尉任23中队长,梁添成中尉任23中队副中队长。”

    刘宗武,梁添成上去领委任状,下面又是一阵掌声。

    “下面请新任航委主任,陆军上将钱大钧,钱主任训话。”

    毛邦初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酸溜溜的那个郁闷啊。

    好不容易把老对头周至柔挤到昆明航校当校长,宋秘书长也表示今后不再过多的干涉空军事物,转而全心投入‘新生活运动促进总会妇女工作指导’。

    结果还没等毛邦初高兴起来,老蒋的待从室第一处主任钱大钧,就冷不丁的摘了他原本势在必得的桃子。

    听到毛邦初嘴里的‘航委令’,‘陆军上将’,而不是‘航委钱主任令’‘上将钱主任训话’。

    钱大钧得心里就很不爽。

    “一个年仅35岁,毛都没有长齐的家伙,居然想当中国空军司令?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钱大钧心里腹诽着,脸上却全是一片洋溢的笑容:“坐下,坐下;在各位英雄的面前,老钱我不敢说训话,委员长委我重任,就是要我来给兄弟们做好服务工作的;有什么想法,要求,只管提,只管说,兄弟我会尽力为大家服务。——毛副主任年少有为,今后兄弟我也要多多仰仗。”

    “年少有为?靠,都是一群官场老少狐狸,奸猾无比的老油条;内斗内行,外斗一撮撮。”

    杜剑南低着脑袋,心里充满了鄙夷,无聊的听着一群尸位素餐的家伙,勾心斗角的讲话。

    “下面请第59军军长、第33集团军总司令兼第5战区右翼兵团司令,陆军上将张将军讲话。”

    几个空军大佬互相吹捧贬低完了之后,毛邦初把讲话权交给了那个陆军上将张将军。

    “兄弟张自忠,来自徐州战区,现在兄弟就给诸位空军英雄们讲一讲津浦线上的战事。”

    那个大汉洪亮的声音在会议室内响起,震得会议室嗡嗡作响,所有一个个神游万里的飞行员们都不禁精神一振,望向主席台上面坐着的张自忠。

    杜剑南也是其中的一员。

    虽然18号下午,他受到了宋秘书长带着罐头的慰问,20号,21号又远远的见到了老蒋,还有很多的大人物。

    可是对于突然见到这个未来的抗日英雄,杜剑南还是感到十分的激动。

    张自忠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就站了起来,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1.2米长宽的布质地图,用图钉按在主席台后面的木板墙壁上面。

    “大家要是近视看不清,可以走过来看。”

    “哈哈——”

    张自忠的话,让下面的飞行员们都笑了起来。

    在这雪白的灯光下,当然也没有一个飞行员站起来,走过去看。

    坐在最后面的韩参笑着说道:“张将军,是江北,鲁南,平汉线东的地图。”

    “上面还有很多的小箭头,红蓝两色,红色应该是咱们的军队,蓝色就代表着日寇;去年冬天韩复渠私自撤军济南,之后不顾严厉的军令,放守泰安一线的黄河天险(改道前),使得华北日军不战而渡黄河。”

    韩参旁边的王特谦补充着说道:“面对军部的指责,韩复渠居然狡辩回电‘南京不守,何守泰安?’——这不上月刚被公审之后,枪毙在武昌。”

    杜剑南听了直结舌,心想着老韩这大嘴巴还真敢说啊?

    只这一句话,不但打了老蒋的脸子,还把淞沪战役里面的将领们给得罪个遍,他要是不死,才真是出鬼了。

    “很好,我忘了大家既然是空军,那么眼睛一定是最出类拔萃的;而且大家居然这么关心战局,看到这,我老张就敢对任何人说,小日寇想亡我中华,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啪啪啪——”

    大会议室里顿时一片激烈的掌声,和之前的敷衍拍手,根本都不能比。

    等到掌声停息下来,张自忠拿起一支细竹枝,指向地图。

    “津浦线北区,日军华北军队在渡过黄河,占领泰安以后,第10师团正在攻击津浦线上的鲁南重镇济宁,第5师团向着沂水方向前进,企图从侧翼攻击;在津浦线南区,安徽的蚌埠-凤阳一带,日军华中军队沿津浦线北上的第13师团,正被我们59军,第7军,51军,第48军,31军,联合阻挡在淮河以南。”

    张自忠沉声说道:“日军虽然兵力逊于咱们,然而他们胜在装备精良,他们的机械化军队可以在一个白昼的时间,轻松奔袭几百里,集中优势兵力对咱们漫长的防线进行弱点打击!而咱们的军队基本都靠双腿步行。”

    下面的空军飞行员们一片沉默加愤慨,恨不得现在就驾机飞抵蚌埠,济宁,去打击这些猖狂的日军。

    “更加严重的是,那天上无处不在,肆意攻击的战机!”

    张自忠大声而悲愤的说道:“蚌埠战区距离南京不过两百公里,日寇的战机从南京起飞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到达蚌埠;在整个白天不断的对着行军的陆军,咱们的一线阵地,城镇,轰炸机丢炸弹,驱逐机用机枪低空扫射,咱们死伤惨重;而我们却无可奈何!”

    “打倒日寇的战机,消灭他们!”

    “大队长,下命令吧!我们明天就去扫平那些猖狂的畜生!”

    顿时,大会议室内一片大吼,所有4大队的飞行员们都站了起来请战,表决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