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秦时明月之刀碎虚空 > 第六章 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第六章 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夜色朦胧,淡淡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内,宋缺盘膝坐在床塌之上,目光如炬,这路行来,所得甚多,梳理一番:生死关头悟得【战神图录五】之中的绝学【鲲鹏游】,分为上下两部.上部为【鲲游】主身法挪移之术,下部【鹏飞】主提纵飞跃之术.而宋缺一路都在练习,【鲲游】才刚刚达到精通(入门(发挥一成威力)精通(三成)小成(六成)大成(十成)圆满(十二成以上)而【鹏飞】更难让人理解,才入门!而刀法只有一招,对付有防备的绝顶高手没有一刀毙命的效果,那这招就如同废物,如果他劈出的每一刀都是这么快的话?宋缺突然想到他还有传鹰的刀意,他已经突破一流境界,可以动用刀意了!

    驾轻就熟闭目凝视眉心处那白玉小刀,意识浏览着刀意境界。

    片刻后,宋缺睁开双眼皱着眉:这刀意居然是有情刀意,跟覆雨翻云里面浪翻云的剑意差不多,都是那“唯有极于情,方能极于剑”的意境!而宋缺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不相信爱情的人,而今生更是没有这个想法,除了照顾爷爷,发扬光大宋家和小说家外,最大的执念就是破碎虚空了!

    对了,黄大书中还有一名绝世刀客:宋缺,跟他今生名字一样!

    宋缺,宋阀阀主,江湖人称“天刀”

    宋缺之刀道境界讲求「舍刀之外,再无他物」、「得刀後然忘刀」的不我禅心!

    其刀法注重过往所有刻苦锻练和实战经验的总成果的「身意」,以及得刀忘刀、人刀合一的刀意,大巧若拙,且刀刀之间可回气保持气力永不衰竭。

    总的来说宋阀主的刀意境界大致上分为三个部分:刀八大基础:扫、劈、拨、削、掠、奈、斩、突。贯彻八法,以战养战,从战斗中千锤百炼出的杀人刀法,做到刀随意走,意至身到的有法之境为得刀境界!

    在以这杀人刀法有招化无招,刀是刀意,身是身意,刀与身合,有法成无法,忘刀境界。要是说得刀境还有迹可寻的话,那忘刀境无可琢磨,随心所欲!

    而第三部分就是天刀境界了:舍刀之外,再无他物,不能用文字和语言表达的一种境界!悟了便是悟了!没有就是没有!

    这正是最适合他的刀道,正好,他要去塞外,用匈奴练刀,那匈奴高手也多,一举多得,宋缺面露笑意!

    清晨,凉风习习.

    宋缺起的很早,他一直都很早起来,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练完刀法,吃过早饭,在小二那里打听到诗歌大赛地点,慢步走去!

    一路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赛场已经聚集几百书生雅客.

    半响之后,时间到了,书生雅客拿着请柬走了进去!

    宋缺看着需要请柬,皱眉思索一会,转身向外面走去.

    看见左右无人,拦住一名匆匆而来的青年书生:“先生有礼了!”

    “不敢当先生二字,小友有何事?”那书生看见宋缺年纪虽小但英气逼人,不敢怠慢.

    “先生可是去参加这诗歌大赛?”

    “是的,正是去参加参加诗歌大赛!”

    “那先生肯定有请柬了?”

    “鄙人不才,学有所成,独有请柬一张!”那书生有点得意.

    “先生,得罪了!”宋缺抱拳,右手一挥,击打在书生颈上!

    书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晕了过去!

    在书生怀中搜索一下,拿到请柬,翻看一会,这书生儒家弟子,姓许名临.

    来到场地,交了请柬,走入其中.

    屋内别有洞天,装饰古朴而典雅,很是空旷,中间一个圆台,周围井然有序跪坐的选手们,三三两两小声交谈,宋缺找个空位,跪坐下来!

    一时半刻之后,圆台上来一个人,不高不矮,圆圆的脸,精明的眼神,看上去商贾之流.

    那人拱手行了一礼:“鄙人韩殊,主管这次诗歌大赛,本次大赛没有评委,只要诗歌让在座各位心服口服,就是魁首,本次出三道题目,只要两道题目为魁首,就能得黄金百两,大才之称,好了,相信各位已经等不及了,韩某也不啰嗦,第一道题~”

    两名仆人抬着一块木匾上来圆台,木匾被红布盖着.

    韩殊笑着拉开红布:“第一道题:侠客”

    现场安静一会,一人走上圆台拱手行礼:“既然各位不愿做第一个,在下王某,就抛砖引玉了!”

    自称王某之人,沉吟一会缓缓轻吟:”

    仗剑携酒走天涯,

    无限江山诗如画.

    侠肝义胆江湖路,

    纵模逍遥醉晚霞”

    “好,王兄果然博学多才!”

    “好诗,好诗”

    “…”

    台下人轰然叫好.

    “哼,我来”又有一人上去.

    “咦,那不是名家的公孙文宜吗?他怎么来了?”

    “是他,听说名家之中,他的诗歌文采斐然,他来了魁首看来是他的了”

    公孙文宜听着台下的议论声,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得意无比,手上谦虚行礼:“小可不才,上来一试!”

    张口就来:

    “游侠篇

    翩翩四公子,浊世称贤明。

    龙虎方交争,七国并抗衡。

    食客三千余,门下多豪英。

    游说朝夕至,辩士自纵横。

    孟尝东出关,济身由鸡鸣。

    信陵西反魏,秦人不窥兵。

    赵胜南诅楚,乃与毛遂行。

    黄歇北适秦,太子还入荆。

    “上好佳作,雅俗共赏呀!

    “古有屈原,现有公孙先生了!”

    一堆拍马屁的人!

    之后又上来十几个人,但没有超过那篇《游侠篇》的佳作。

    公孙文宜现在十分得意:这下魁首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正想着,以后可以好好吹嘘一番,台上又上来一人.

    他白衣似雪,如那漫天鸿羽,墨发纷飞,修长苍白的手指扣着一柄黝褐的长刀,脸上挂着万古不化的淡然.

    宋缺漫步走向台上,轻轻抱拳:“晚辈宋缺,献丑了!”

    公孙文宜站起身来,脸色阴沉:“你是何家乳臭未干的小子,这地方可不是你玩耍的地方!”这小子好不识趣,他都马上要得魁首了现在上来,不是说绝对可以胜他吗?

    “小说家弟子宋缺!”

    “哈哈,小说家,那个只会记寻民间的街谈巷语之流,安敢上台?”公孙文宜冷笑.

    “你..说..什..么..?”宋缺脸色不变,一字一句,刀势压迫而去.

    “啊”公孙文宜头冒冷汗,被刀势压的跪趴在地上,脸色涨红.想他一个普通人,如何承受住宋缺的刀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