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秦时明月之刀碎虚空 > 第七章 侠客行

第七章 侠客行

“小友勿怒,此次乃文雅之争,不可动武,刚才是公孙先生的不是,韩某代他道歉!”主事韩殊赶紧上前行礼.

    “哼,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祸从口出!”宋缺收回刀势.

    公孙文宜被人扶了起来,脸色难看瞪着宋缺:可恶,这小子让我出了这么大丑,他武功高强,只能智取.

    “小友既然上台,自然是出诗歌的,小友请吧!”韩殊赶紧转移话题.

    宋缺早就想好诗歌了,他来自后世,抄袭一首不要太轻松,运气吐声:“

    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虽然仅仅是二十个字,道尽吾辈侠客的意境。”一名提剑青年喃喃自语.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燕赵之人自古慷慨的悲壮之士,呜呜,没想到居然一个楚国人懂燕赵的侠客,此生有幸读此诗,老朽死也瞑目了”一名老人嚎啕大哭。

    “万古流芳的绝世诗歌,何等的意气风发的侠客啊!”

    有人大笑,有人大哭,还有人闭目体会诗歌!

    “这怎么可能,这绝世佳作,居然是这小子做的!”公孙文宜失魂落魄。对了,他肯定是听别人做的,自己拿来用,一定这样,第二题,我看你怎么办。好似找到答案一样,公孙文宜一脸兴奋。

    “这首侠客行为魁首,各位可有异议?”作为主事之人,虽然为这首诗歌震惊,但韩殊率先回过神来,上前对着台下问道。

    “我等没有异议”

    “没有,绝对魁首。”

    “心服口服”

    “…”

    看着台下都是赞同,韩殊也不拖拉:“好,既然都赞同,我宣布,第一题魁首为小说家宋缺的《侠客行》所得!”

    “那么就出第二题了。”又是两名仆人抬上一块木匾,揭开红布:“第二题:以雪为题!”

    “宋缺,刚才那首诗歌我不相信是你做的,如此传世佳作怎么可能是你这弱冠未到的小子做的?”公孙文宜冷笑。

    “是啊,这小友才这么大,可能作出如此诗歌吗?”

    “也是,可是以前肯定明月听过别人写过这诗歌啊!”

    “宋缺,你可能证明这诗歌是你做的?”公孙文宜趁胜追击。

    “哦?如何证明?”

    “只要你用第二题在做一首跟【侠客行】一样的诗歌,我们心服口服,承认你是第一。”

    “我有什么好处?不管你信不信,第一题我为魁首,除非你作出比我好的诗歌”宋缺最烦这些书生了,文人自古相轻,以他的性格,有人这么跟他质问,他懒的废话,一刀劈了,可是今天他是以小说家身份而来,不好杀人。

    “这...”公孙文宜哑然,不管他更确定他的想法,这个小子不敢,肯定不行了。

    “这样,我要是作出一首媲美【侠客行】的诗歌,你就五体投地跪在跪在地上学狗大叫三声如何?”宋缺对着公孙文宜赌道。

    “好....要是你作不出呢?”没办法,公孙文宜只能咬牙硬撑。

    “反之亦然,第一题就算你是魁首。”

    公孙文宜只能祈祷了。

    宋缺面色始终淡然,轻轻吟出:

    “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此诗一出,全场寂静无声.

    “只是一首“侠客行”也许说明不了什么,但加上这《江雪》说明此子大才也”

    “说尽雪的冷酷萧索,吾不如也”

    “公孙文宜输了。”有人幸灾乐祸。

    “如何?”宋缺对着脸色如土的公孙文宜道

    “我...我...”公孙文宜惶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让他学狗叫,这太侮辱人了。

    “在下服了,只是这不是我名家所长,得罪我名家没有好处。”公孙文宜还在狡辩。

    “我不知道名家什么最厉害,现在知道是耍赖最厉害,履行赌约吧”宋缺不为所动。

    “在下告辞了。”说着,公孙文宜转身拂袖而走。

    “啪”“我让你走了?”只见公孙文宜被宋缺用刀鞘抽飞出去。

    “哇”公孙文宜看着手中沾满血液的牙齿,痛叫出声。

    “滚吧!”

    韩殊看见事情已经这样,只能吩咐人把公孙文宜抬下去。

    看见冷场,韩殊上前:“没有人挑战一下宋小友的《江雪》吗?”

    没办法,叫了几遍,没人应答:“我宣布此次诗歌大赛第二题小说家宋缺的《江雪》得胜,因为宋小友已经得两次魁首,我宣布~”

    “慢,韩主事,既然两题已经出了,何不在出第三题呢?”宋缺想一鸣惊人到底,扬小说家名声,怎么会如此轻易结束.

    “这…也好,第三题就当娱乐了!”韩殊也不想如此轻易结束,花了这么长时间设计的比赛一下结束.

    “好,第三题是:以月中带酒的诗歌”

    “这题很难啊,好似简单却就是太简单而难”

    “写月美,酒就不显,写酒,月就不显,难”

    宋缺飞身上台,拔出春雨刀,刀光飞舞:“哈哈,诸子百家,小说无双,哈哈~”大笑着纵横而去,潇洒如仙,一尘不染!

    “木匾上有字”有人大呼.

    先前第一个做侠客诗的王某高声吟唱:“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好一个问青天”

    “月都有阴晴圆缺,何况人呢?”

    “好歌,好诗,此人文治武功样样俱全,真是厉害”

    “我想起来了,这个人是小说家家主宋玉的孙子,难怪如此文采!”一名儒家弟子惊呼.

    “诸子百家,能人辈出,又是大争之世啊!”一名老者低声自语。

    飞身而出的宋缺,直射城中.现在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去塞外,练习天刀之法了!

    马上要到大时代了,战国结束,进入嬴政的时代,在这个新时代里,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他只会成为强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