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秦时明月之刀碎虚空 > 第八章 塞外

第八章 塞外

宋缺提刀一路运起轻功向城中最大的马市纵去,来到马市。

    对着老板点头问道:“老板,你家可有耐力好的马?”

    那马市老板看见宋缺手提长刀知道是武林中人,衣着华丽,是个大客户,不敢怠慢:“客官来的真巧,我家正好最新来了几批好马。”

    “客官来我家真是来对了,我家是方圆百里最好的的马市了”老板自吹自擂。

    “客官跟我来,请”老板带着宋缺走入马舍。

    “客官你看,这匹马,不要看它长的不甚高大,但耐力惊人,吃的不讲究,很好喂养,这是我在最北面的匈奴处才有,我花了很大力气弄来的。”老板指着一匹矮小精瘦的马。

    那马全身赤色,头大颈短,体魄强健,胸宽鬃长,皮厚毛粗,蹄大如石,看上去瘦小,但马眼精神奕奕,宋缺不懂马,但是一名内家高手,看精气神就知道了。

    这不正是后世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赖以横扫天下的蒙古马吗?宋缺暗道。

    宋缺此次去的是塞外,大风大雪的,只想找个皮糙肉厚,好养活的代步工具,来节省时间和体力!

    这蒙古马正好符合他的要求,也不啰嗦,爽快付过钱,拉着马去酒楼备点干粮,骑着那买来被他取名叫赤兔的蒙古马,向北上草原而去!

    ..........

    走走停停,骑着赤兔跑了两天,不知道多远,看见的都是漫天遍地的牧草,还是没有看见一个匈奴人.

    “唰”“唰”宋缺在马背上也不浪费练刀的时间,握着春雨刀,来来回回向前劈砍。

    也不觉得烦闷,津津有味的练着这一招.

    他知道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就一定不会成功,而高手都是寂寞的,陪他的只有“小楼一夜听春雨”

    ……

    太阳日渐西斜.

    宋缺轻轻一拉缰绳,赤兔慢慢停了下来.

    翻身下马,让赤兔去吃草,自己掏出干粮,坐在草地上吃着干粮,吃饱喝足后,休息一会,再次骑上赤兔,对着北方前进.

    坐在马上的宋缺,这次没有练刀,而是思考着自己的修为:我的战神真气已经打通了奇经八脉中的六个,算是一流后期,经脉全部打通,就可以冲击任督二脉,贯通天地二桥,成先天绝顶境界!

    到时候全身真气流转,生生不息,真气外放,击杀百步外的敌人!

    想到这里宋缺恨不得立马突破先天境界。

    宋缺正在为先天境界遐想时.

    “嗖”“嗖”突然,十几道利箭从草丛中向宋缺射来.

    “唰“紫银色的刀光闪过,利箭齐根而短.

    宋缺提着春雨刀看向前方.

    十几个满脸狞笑的匈奴男子,大声呼喝着宋缺听不懂的语言,驾着马,提着弯刀从草丛中冲出向宋缺杀来.

    宋缺静坐马上不动,右手修长而苍白的手指搭在漆黑如墨的刀柄上。

    而匈奴人以为这个南蛮子吓破了胆,更加兴奋的大叫.

    二十步、

    …

    五步.

    “唰”一道犹如闪电般的刀光飞舞,五个匈奴人的人头飞起,刀光闪动之间,十几个满脸狞笑的匈奴人死的只剩下一个.

    剩下那好似头领的匈奴人魂飞魄散般看着宋缺,怪叫一声,扔下弯刀和弓箭,手脚并用调转马头向后面逃去.

    宋缺看着逃跑的匈奴人,若有所思.

    ……

    查布现在很惶恐,他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恐惧过.

    如果在今天之前有人说他会屁滚尿流般的扔下兵器逃跑,他绝对会用弓箭射穿胆敢说他的人的脑袋,让对方明白他查布是勇猛的呼和部落百夫长。

    而现在查布绝对没有这个念头,他现在只想着逃回部落,不要在面对那个魔鬼.

    “对,那个人绝对是魔鬼,那光芒一定是妖术,我要回去通知族长。”人们对未知都是恐惧的,没人不害怕未知,查布好似找到理由,更加用力抽打座下马匹。

    查布提心吊胆回头看着身后,看见魔鬼没有追来,稍微松了一口气,不敢停下,全速向部落方向奔去.

    “到了,快到了,终于到了!”查布满心欢喜的看着前方,直到现在才真的放松下来,发现一身的冷汗,想着回去好好洗把澡,睡个好觉.

    “噗通”查布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看着前方马上熟悉的身体,正疑惑呢!被黑暗吞噬!

    “哼,跑的真慢,要不是故意留你狗命需要你带路,你能跑掉?”宋缺一甩春雨刀,抖掉上面的血液,收刀入鞘。

    宋缺看着千步之外的部落,杀意凛然:“走了这么久,终于看见匈奴部落了,希望能战的多一点,要不然太过无趣。”

    ……

    宋缺虽然要去灭掉这个匈奴部落,但也没有急冲冲的杀进去,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君子不立围墙之下,不管前世今生他都是谋定而后动的人。

    站在匈奴部落南面千步之外的小山丘上,盯着匈奴部落:帐篷有上百顶,大约千人的小部落,能战的男子不超过三百人,晚上突袭,一次建功!望着前方部落,宋缺冷然一笑,充满杀意!

    ……

    呼和部落最中间的帐篷里.

    一名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的匈奴人对着另一个匈奴人怒问:“查布呢?干什么去了?还没有回来,已经说了,这几天禁止外出,他敢违抗命令?”

    “族长,查布百夫长说出去转转,我估摸是劫掠去了,很快回来!”另一个匈奴人小心翼翼的答道。

    “哼,天天劫掠,也没看见带回来什么东西!”族长也知道让族人安安静静待在部落里比杀了他们还难.

    但主要是跟旁边的部落摩擦不断,要防备对方突袭部落,才下令不得外出.

    “哼,等我突破一流境界,就出兵灭了你,抢光女人,杀光男人。”族长狰狞一笑,他现在二流巅峰,差一点突破一流,快了,快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