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秦时明月之刀碎虚空 > 第十四章 九无限

第十四章 九无限

一片山谷之中,尖锐的岩石层层叠叠,好似波浪一般.

    夏阳初升,热气翻腾.

    一块突出的岩石上面,宋缺手握春雨刀,心无旁骛的练着刀法,他在创造属于自己的刀法,两年前就已经有了构思.,现在是收获成果的时候,有句话说的好:别人的永远是别人的,自己的才真正属于自己,自己的刀法才是自己的道!

    他以快、准、狠,为核心理念,如果一招能够杀敌,何须第二招?都是攻击敌人的要害部位,如心脏、脖子、头颅.在以拔刀为起手式,八大刀法基础为招式,除了拔刀就一招外,其他都是十招,施展起来一刀接着一刀,一刀比一刀快,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就算敌人能挡住这么快的刀法,也挡不住绵绵不绝的刀招,气竭而亡.

    宋缺舞着春雨刀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几十道紫银色的刀罡被一瞬间劈出,轰的一声撞击在丈高的岩石上面,如被导弹轰炸一般,炸碎的四分五裂.

    宋缺看着被刀罡撕碎的岩石,面露喜色:不错,算是完成一半了,真正的应该是劈出八十一道刀罡,等我全部完成应该达到'刀即是我,我还是刀'的忘刀境界了!这个刀法无穷无尽,如波浪一般,一刀强过一刀,就叫'九无限'好了!

    ......

    斯兰看着前方的道路,眼瞳寒光四射:臭小子,终于逮到你了,这次你没有这么好的命了!

    如脱缰野马向宋缺所在的岩石山谷冲去.

    ......

    “嗯?有人来了!”宋缺停下身体,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咦,是你,斯~兰~”宋缺看着前方来人,杀气弥漫.

    “小子,上次被你逃了性命,没躲起来,还敢刺杀河南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今天我一定杀了你,千刀万剐!”斯兰咬牙切齿。

    “哼,我还在想怎么找你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好的很,今天我用你的狗命恭贺我的九无限刀法出世.”正好宋缺缺一个对手帮他完成最后的九无限.

    “以为突破先天就可以跟我抗衡了?哼哼,我让你明白,出入跟巅峰的差~距~”斯兰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人已经一霎那杀到宋缺面前.

    宋缺脸沉似水,春雨出鞘,手中的刀已经疾如雷电刺向斯兰,斯兰血矛一转,矛尖与刀尖碰在一起,擦起点点火花.

    “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转化完先天真气的,可恶,今天一定要杀了这小子”斯兰脸色狰狞,他花了三十多年才练成先天巅峰的境界,虽然现在只能发挥出八成实力,而这个小子看上去才十五、六岁的样子,已经跟他比肩了,再过几年还得了?

    斯兰怎么会明白,宋缺练的【战神图录】的神奇?那可超越了武侠,接近玄幻的无上奇书,再加上宋缺独有的旋螺真劲,刀意,才可以初入先天就跟他不相上下的!

    宋缺看着斯兰狼的一般的眼神,置若罔闻:“接下来,接我的'九无限'”

    “扑哧”周围的飞鸟,惊惶失措般飞走,好似遇到可怕的东西.

    一股像骤雨来临前的宁静,充满着压抑.

    春雨刀上紫银色的光芒犹如白昼,紫银色刀势锐不可当的向斯兰席卷而去.

    斯兰的血红气势与宋缺刀势汹涌澎湃的相互抗衡.

    宋缺眼中厉芒交错,紫银色的刀罡撕向斯兰.

    斯兰血矛横挡,准备反击,可是又是一刀劈来,无奈招架.

    宋缺一刀快过一刀,斯兰一矛接着一矛.

    从岩石上面打到下面,在打到树林中,所到之处,被刀罡、矛罡扫到一塌糊涂.

    宋缺狂风暴雨攻击了半天,终于借着斯兰气竭的时机,春雨刀长驱直入斩向斯兰左边的那个受伤的肩膀,斯兰下意识一低肩膀.

    “哼哼,上当了.”宋缺冷笑,刀势一转,向斯兰身下劈去.

    原来宋缺知道斯兰以前被他用传鹰刀意突袭的旧伤,以此为诱饵,让他下意识避过,实则刀砍向斯兰的左腿.

    斯兰惊骇不已,努力扭转.

    “噗呲”

    可惜还是被宋缺一刀斩到,鲜血淋漓.

    “啊~”斯兰惨叫一声,捂着腿,脸色苍白.

    宋缺提着滴血的春雨,慢条斯理:“就让我用忘刀刀意送你上路.”

    “唰”

    斯兰瞳孔放大,好似努力找寻什么:“刀...呢...?”满脸扭曲.

    刀上有血,宋缺轻轻的吹了吹,血从刀尖滴落,把绿色的树叶染成了红叶.

    “刀即是我,我还是刀,我已经忘刀!”看着残阳,宋缺喃喃自语,似是回答.

    残阳好美,血光耀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