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秦时明月之刀碎虚空 > 第十五章 照夜玉狮子

第十五章 照夜玉狮子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苍穹作洪炉溶万物为白银.

    雪天的大草原,是一望无际的白色浪花。

    宋缺来到塞外已经四年多了,从一开始来塞外的稚嫩,现在看上去,那面无表情的脸庞更加凌厉,更加成熟了。

    宋缺站在一座百丈冰山上,俯视着看不到边际的雪色大草原:“四年了,该回去了。”

    从冰山一跃而下,如大鹏展翅向南方滑去.

    在一刀杀了匈奴两大强者之一的血狼斯兰后,宋缺马不停蹄的向极北之地而去,找那北匈奴的第一高手暴熊,历经半年才找到那暴熊.

    暴熊人人如其名,身高八尺,状如黑熊,一身横炼功夫刀枪不入.

    宋缺跟他斗了一天,连皮都没有打破,最后宋缺仗着【鲲游】身法的无可琢磨,和九无限刀法的叠刀法,八十刀砍在暴熊的一个部位,才堪堪伤了他的肩膀.

    不要看暴熊那厮人高马大的,一看自己受伤了,立马退回城中,宋缺没有办法,在千军万马中他不可能杀得了暴熊,只能离去。

    一路走走停停,来到这个冰山上,待到现在.

    ......

    回来的路上,宋缺看见一支部落在抓一匹马.

    那马通体上下,一色雪白,没有半点杂毛,传说中的照夜玉狮子,马中极品中的极品.

    传说此马生下只脖子周围长毛,犹如雄师一般,性格暴烈,但长大后,会被赶出马群,随之性格也会变得温顺.此马一日千里,腾跃而飞起丈高。

    三国时期常山赵子龙就是骑着这中马,在曹军中杀的七进七出。

    宋缺喜不胜喜,这种马才配得上他宋缺.

    抽刀出鞘,几道刀罡闪过,套马的匈奴被一刀两断,斩断套在马上的绳索.

    被放开的照夜玉狮子,打着响鼻,看着宋缺.

    “好、好,果然神驹,我来降幅你”宋缺大步流星,一跃跳在照夜玉狮子背上.

    照夜玉狮子嘶吼,左奔右甩,宋缺就像生根一样,纹丝不动.

    宋缺运起旋螺真劲,全身紫银色气流翻腾,如战神降世.

    “噗通”

    照夜玉狮子跪在地上动弹不得,迎天长嘶,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能打着响鼻.

    “你是服了。”宋缺坐在马背上问道.

    照夜玉狮子点点马头.

    “哈哈,你很通人性,你以后跟着我,我会照顾你的,嗯~你以后叫吹雪吧!”宋缺收起真气,跳下马身,摸着吹雪的马头.

    吹雪嘶吼回应.

    这些人,想抓你,就让我们杀光他们.”宋缺跳上马背,长刀一指.

    吹雪兴奋大吼,向匈奴狂冲而去.

    .......

    去极北之地花了宋缺四年多时间,而回来,骑着吹雪,三个月就回到燕国边关城.

    看着雄伟的边关城,宋缺感慨非常,好似从蛮荒来到文明社会.

    驾马来到上次那家上好客栈.

    “客官,里面请,马我来牵”那小二看见来人,连忙上前.

    “四年了,你还是店小二?”他乡遇故知总是令人愉悦的,虽然这个店小二不是他的故知,但也算熟人.

    “啊~是客官你,老板人很好,工钱也高.”店小二印象深刻,因为这种出手大方的客人,实在是没遇到过几次.

    “记起来就好,开一间最好的客房,去给我马喂最好的祠料,再去买一套白色的衣服,送到我房间来,然后去烧点热水,我要沐浴!”宋缺掏出一块金子,扔给小二。

    小二连忙收好金子,眉开眼笑,前倨后恭的道:“客官放心,一定办的妥妥当当。”

    “嗯,先带我去客房”宋缺点点头。

    “客官,这边请~”小二麻利的上前带路。

    宋缺现在想好好休息一番,四年多的时间里都是在杀人与被追杀的日子,如他惊人的意志也需要放松一下.

    ......

    洗过澡,换上小二送来的衣服,下楼而去。

    “客官,你好了,现在你要吃点什么?”小二眼尖看见宋缺下来,立马过来伺候。

    “上最好的酒一壶,什么好吃的菜都来上一份。”人生在世,肯定要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从来不亏待自己,这是宋缺的一贯理念。

    不一会,菜全部上齐,让宋缺感慨金钱的威力,在那里都是金钱好办事。

    慢慢品着酒,吃着菜,悠然自得。

    突然,门口传来吹雪的嘶吼声。

    宋缺眉头一皱,拿起刀,奔向马棚。

    吹雪的马舍外,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大呼小叫:“快点,给我抓住它,笨死了,几个人抓不住一个马!“

    旁边店小二小声说着:“公子,这个马是一个江湖中人的。”

    “啪”

    “一个游侠而已,去告诉他,公子我一两金子买了。”那公子神色傲慢,一巴掌打飞小二。

    “是~是”小二没办法,捂着嘴巴,哭丧着脸,这匹白马是一匹神驹,千金难买,怎么跟人家说一两金子卖给公子?

    宋缺看见大怒:“住手。”灌入真劲的大吼,让那公子的几个手下捂着耳朵,停下动作。

    那公子脸色难看,狭长的眼角盯着宋缺:“这匹马是你的?”

    “你是什么人?敢动我吹雪?”宋缺脸寒如霜。

    “在下晏伏,当朝大将军晏懿是叔叔.“晏伏满脸自傲,好似大将军是他一样。

    “你要动我马?”宋缺走入马舍,安抚吹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