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秦时明月之刀碎虚空 > 第十九章 心已死,舍刀无

第十九章 心已死,舍刀无

高空,墨家机关兽朱雀背上,墨家巨子看着宋缺离去的方向:这是谁,诸子百家,好像还没有这么年轻的绝顶高手!

    .......

    宋缺拍马直追,吹雪不愧为神驹,一会就追上了少羽。

    “我爷爷现在在那里?快点带我去。”宋缺心急如焚。

    “宋大哥,我明白你的感受,不要急,你爷爷会没事的”少羽看着急不可耐的宋缺,轻声安慰。

    “嗯,急没有用的,离那里不远,三个时辰就到了”范师傅劝说。

    “爷爷等着,缺儿马上来了。”宋缺平复心情,暗道。

    .......

    半天之后,来到楚国最后的城池。

    一路急奔,跟着范老头来到一间充满刺鼻药味的房间。

    看着爷爷浑身裹着白布的身体,宋缺满脸泪水呼唤着爷爷的名字,握着宋玉的手,灌入先天真气。

    宋玉咳嗽几声,悠悠醒来,

    宋玉脸色如死人一样苍白,看着宋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缺..儿.吗?”

    看着宋玉醒来,宋缺大喜:“是我,爷爷,是缺儿,你怎么样,好点了吗?”

    “缺儿..能看见你真开心,就算死也瞑目了..咳..咳..”宋玉咳着不停。

    “爷爷,你不会死,你肯定长命百岁的。”宋缺心如刀绞。

    “咳咳..我的身体我明白,要不是为了见你一面,我早就死了。”宋玉看着宋缺的脸庞,满脸无憾。

    “爷爷,是谁害你的?”宋缺咬牙切齿。

    “我也不知道是谁,我猜跟围攻你父母的是一批..人..咳咳”宋玉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爷爷~”宋缺大惊,连忙输入先天真气。

    “我..不..行..了,缺..儿..照..顾..好..自...己。”宋玉含笑安详的死去。

    “爷...爷...”宋缺痛哭流涕。

    “爷爷,我会找到凶手,让他们来给你陪..葬..”杀气冲宵,宋缺抱着宋玉的尸体,向外面走去。

    “宋大哥,你要去什么地方?”少羽担心看着宋缺。

    宋缺恍若未闻,骑着吹雪,抱着宋玉的尸体,出城而去。

    .............

    一个幽静的深谷中。

    宋缺用刀罡劈出一道深坑,把爷爷放入其中:“爷爷,在这里不会有任何人可以叨扰你了。”

    宋缺深深的看着爷爷的面容,好似永远记住一般:“爷爷,我吟诗给你送行!”

    “悲哉!秋之为气也。

    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憭栗兮,若在远行。

    登山临水兮,送将归。

    泬寥兮,天高而气清;寂寥兮,收潦而水清。

    .............................................

    计专专之不可化兮,愿遂推而为臧。

    拳拳忠贞的心意终不可改变,终愿自进做名贤。

    赖皇天之厚德兮,还及君之无恙。

    靠着皇天的厚恩,保佑我君无病无灾永安然。”一句宋缺撒一把土,慢慢宋玉被下葬完成。

    宋缺劈出一块白色大理石,做成长方形,竖在爷爷墓前:宋玉之墓,孙儿宋缺立。

    看着墓碑:爷爷,我在这里陪你一年,然后去夺回天问剑,让它陪你长眠。

    宋缺在宋玉碑前搭了个木屋,白天在宋玉墓前练刀,晚上在木屋内修炼【战神图录】。

    .......

    一年后,深谷中,宋玉墓碑前。

    宋缺看着爷爷的坟墓,眼中柔光一闪:“爷爷,一年到了,缺儿不能陪你了,我去拿回我们小说家至宝天问剑。”

    一年里,宋缺体悟天道,明白了天道无视的道理。

    人人常说天道无情,其实不然,何为无情?有情才能无情,而天道一点什么情都没有,只有无视。

    好似那一滴水跟一河水,对于天道而言都是水而已;一颗树跟大片森林,也只是树而已;亿万生灵跟那杂草,对天道来说都是一样,他看不见,摸不着,根本不会在意。

    宋缺现在深深明白这个道理,天道之浩瀚,宇宙之广阔,谁人可知?

    宋缺深深看了一眼,刀意勃发,笼罩三丈之地,迎天大喝:“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