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秦时明月之刀碎虚空 > 第二十章 天问剑

第二十章 天问剑

咸阳城.

    作为秦国国都,咸阳城热闹非凡,防御之严也称得上龙潭虎穴了.

    宋缺从宋玉埋骨之地出来,直奔咸阳城而来,这次的目标是天问剑,如果可以刺杀掉嬴政那是最好的.

    宋缺的刀道境界已经巅峰'舍刀之外,再无他物'犹如其名,让宋缺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实力,刀罡更加锐利,宋缺领悟出一招胜生负死的刀法:一刀隔世,就是把全身罡劲利用旋螺的原理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绝杀刀法.

    ......

    宋缺把吹雪安置在咸阳不远处,吹雪太过神骏,进城肯定不行.

    换身行头,全身黑色衣服,头戴竹帽,提着藏在竹棍的春雨刀,向咸阳门口而去.

    被秦军仔细的搜藏了一番,被放进去城里.

    宋缺不急,先去客栈,吃点东西,再去看看咸阳城的地理环境.

    吃过饭菜,宋缺漫步街头,看着一队队巡逻的秦兵,记着路线,不急不缓的逛着.

    夕阳西下,残月升起.

    宋缺坐在客房里面,思索着今天所看见的一切:秦兵戒备很严格,都不能靠近天问剑的所在,阿房宫,那里可以称得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了,还有公输家族的霸道机关术,阴阳家的高手,就算是宗师来了,也不能硬闯进去,看来只能智取了.

    清晨很早,宋缺已经起来,继续探索着阿房宫的防卫.

    一连三天,终于被宋缺研究出规律了,只要能进入阿房宫中,拿到天问剑,他有着【鲲鹏游】,自信可以逃脱,没有秦兵的牵制,他相信天下没几个人可以拦住他.

    ......

    漆黑的夜晚,月亮黯淡无光。

    宋缺一身黑色夜行衣跟夜色完美的融为一体,像一条游鱼一样,悄无声息的游向阿房宫,宋缺躲过一队队巡逻的士兵.

    找到机会,翻身进入阿房宫中.

    蹑手蹑脚的摸索着道路,宋缺一个一个房间找起来,找了几间房一无所获.

    宋缺皱眉:这阿房宫如此之大,找完了天都亮了,对了,天问是嬴政佩剑,肯定放在最为重要的房间里.

    想到这里,宋缺立刻看向阿房宫最深处的房间,健步如飞冲去.

    宋缺扒在门上仔细听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缓缓推开房门.

    屋内漆黑无比,宋缺眼光如炬,打量一番,果然,这里比起其他房间更加奢华一些,中间一个大石台,石台上面架着一把剑,难道?

    宋缺来到石台上面,放下春雨刀,拿起那把剑,轻轻拔出:一旺璀璨的光芒在剑上流转,剑上镶嵌着七颗星星般的玉珠.

    .....

    就在宋缺拔出天问剑的时候,阴阳家右护法月神睁开秋水般的眼睛:“快去禀告陛下,有人偷盗天问剑”字未说完,人已经不见了.

    ........

    这就是我小说家传承之宝了,爷爷,我只就把它带回来让它陪你长眠,你一定很开心的,宋缺此行主要目的已经完成.

    把天问剑插入剑鞘,背在身后,拿起春雨刀,向来时之路行去.

    “吱”

    一声微弱之极的破空身传来,宋缺耳朵一动,春雨出鞘,刀光闪过,一片叶子被一刀两断.

    看着这叶子宋缺神色一动,望向远方:一名满头紫发,面纱遮面,眼神清冷的姑娘看着宋缺.

    “阁下什么人?敢来偷盗天问剑!”宋缺后面又出现了一个满头浅紫色盘发,两侧垂着一缕发丝,浑身蓝色和紫色的衣服,充满了高贵的气质的女子。

    “你们敢拦我的路?”宋缺眯起眼睛,淡淡的说道.

    “你已经被包围了,束手就擒吧!”月神盯着宋缺.

    “该走了.”宋缺懒得废话,刀光一闪向少司命杀去.

    少司命施展万花飞叶流,一片片叶子在她身边旋转,手指一挥飞叶像利箭一样向宋缺射去.

    宋缺手中刀芒大盛,劈出一道紫银色刀罡击碎全部飞叶,余势不减斩向少司命.

    少司命双手合十,大片树叶挡在她面前,抵住刀罡,彻底消失.

    宋缺这时杀意凛然的冲到少司命身前,举刀向天,耀眼的紫银色刀罡像太阳一样劈去:“死.”

    月神脸色一变:“小心.”手中结紫色印花像宋缺背后映去.

    宋缺无奈,察觉到身后的危险,要是这一刀下去少司命肯定死了,但他肯定被月神的手印扫到,虽然不至于生死,但肯定受伤,在这秦国大总部受伤无异于自寻死路,只能身体旋转,改劈为扫,躲过那身后的手印.

    “噗呲”虽然宋缺收了几成力道,但也不是少司命可以抵挡的,被横扫出去,喷出大口鲜血.

    宋缺看见失去杀死少司命的机会,也不可惜,运起【鲲鹏游】向外面射去.

    月神扶着少司命,看着宋缺离去,脸色难看,她还要照顾少司命,不能阻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