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04章.在下段誉

第004章.在下段誉

    这样的话,稍微读些书的孩子也能说上一箩筐,都是万金油的言语,但却听得少年神乎其神。

    “在我看来,你这功夫虽然还说的过去,但若是放到大户人家还远远不够,张首富家缠万贯,想要找个看家护院的也必然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高手,对于他们来说,那点小钱,不过缠头之资!”

    少年的目光落在赵砚歌的脸上,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但看他认真的模样不像说谎,便直言问道:“若依仁兄所见,在下的出路究竟在何方?”

    敢问路在何方?

    “好说好说!”

    赵砚歌老脸一红,继续胡编乱诌道:“你就像是个有些资质的江湖弟子,若是进入盛名已久的大门派,无论多么努力也熬不出来,因为总有天才像拦路虎一样挡在你面前。

    但若你进入偏安一隅的小门派,还配不上你这一身的修武潜质,所以,要是依在下之见,只有找到你的贵人,你今后才有飞黄腾达的可能性!”

    赵砚歌确实没说谎,这种事在滚滚历史长河之中多有印证。

    张飞要是遇不见刘备,他就只是个杀猪的;

    周杰伦遇不见方文山,何来华语歌坛常青树一说;

    潘金莲要是遇不见西门庆,额......又哪有数百年来家喻户晓的大宋往事!

    反正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这句话从来是无需怀疑的!

    “贵人!?仁兄确实见识超凡,那请问在下的贵人又在哪里呢?”少年眼睛一亮。

    都是堂堂七尺男儿,谁不想博取个功名,鹰击长空,鱼翔浅底啊,少年一直以为自己缺少的,只是个机会!

    “凡事讲究机缘巧合,我看仁兄天生富贵相,浓眉大眼,说不定以后能入仕途,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反正是忽悠,吹牛皮谁不会,但能把牛皮吹到这般清丽脱俗的,除了赵砚歌,真想不出第二个!

    人至贱,则无敌!

    又是练武奇才,又是天生富贵相,少年早已动心,连忙问道:“还请仁兄明言!”

    赵砚歌是个逢场作戏的高手,你越是想知道,我便越要吊你胃口,总不能你一问,我就说,那也太没面子!

    放在现代,就叫饥饿营销。

    “啧啧啧...”赵砚歌一副难言的表情,感慨道:“这天机啊,不是不可泄露,只不过说了你们也不懂,但我有一句话送给仁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果然,那少年一脸敬佩的神情,对着赵砚歌一躬说道:“兄台果然高人风范,在下受教了!”

    少年觉得,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般傲然风骨,恃才而不自傲的人了,确实比那些自说自话,侃侃而谈的风流才子要强上许多。

    他忽然感受到了赵砚歌这句话的深意,转头看了看木牌,眼神黯淡的说道:“请问兄台家中...是不是也在招收家丁?”

    “当然是,只是我赵家在一年之前没落了,我赵砚歌空有重整赵家的抱负,却无奈没有知音。家丁的收入每个月只有八钱,比张大户家少了两钱!”赵砚歌唉声叹息,一副天不遂人愿的表情,险些声泪俱下,这演技,放到奥斯卡那就是一座小金人。

    “兄台若是不弃,在下愿意伴随左右,在这太平盛世,与兄台共同铸就一番辉煌!”

    赵砚歌心中狂喜,鱼儿咬钩了,但是脸上依旧露出为难的神情:“我赵家的待遇比张大户家少了两钱...”

    “不就是两钱而已嘛,能得遇兄台这样的知音,胜过千贯万贯!”少年目光更加坚定。

    赵砚歌继续说道:“你是第一个进入到我赵家当家丁的,这段日子可能会做很多事,会很累的...”

    “年轻人总要有些干劲,这些不在话下,何况我父母已然亡故,我也算没有后顾之忧!”少年毫不犹豫!

    赵砚歌见少年如此心诚,也就打消了疑虑,暗暗吞了口口水,问道:“听兄台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仁兄好眼力,我确实不是本地人!”少年嘿嘿笑道,“我来自凉州,北方人士!”

    都说北方民风彪悍,但这少年却长了一副南方人的面孔,面若冠玉,有几分妖娆的神态。

    赵砚歌用一种淡淡不屑的眼神打量了少年一眼,轻声说道:“我见你如此诚心,看样子是不进赵家誓不罢休,这是我拟好的身契,就此签订吧!”

    “啊...”少年被惊呆了:“这,太快了吧?”

    两种不同的态度让少年有些不适应,因为他是北方人士,不太了解赵家的近况,所以赵砚歌需要赶紧敲定,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草草的签订了身契,少年觉得自己简直是太幸运了,要不是眼前这位仁兄指点,怕是早已跳入了张家大户的深坑!

    封建想法害死人啊!

    “还未请教兄台大名!”少年收敛了笑意,望着远处的夕阳沉吟问道。

    “免贵姓赵,名砚歌,笔墨纸砚的砚,盛世高歌的歌!”

    既然已经签订了身契,想要毁约可是要很大一笔花销,赵砚歌知道他没有悔改的余地,便也就坦诚相见了。

    “原来是赵兄,不,应该叫少爷,在下段誉!”

    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是不是在哪里听说过?

    “请问令尊是?”赵砚歌一时来了兴趣,随口问了一句。

    段誉看见赵砚歌的表情,感觉有些奇怪,眉头一皱说道:“生父段延庆,是乡里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后来抛弃了我和我娘,带着他的三个兄弟闯荡江湖了!

    再后来,我娘改嫁了,嫁给了我我的继父,他叫段正淳!”

    段你妹啊,你以为《天龙八部》啊!

    “那段兄是否有结义兄弟?”赵砚歌扔进嘴里一块酥糖,无奈的问道。

    段誉深深慨叹这位公子高深的本事,连这个都能猜的到,内心大奇,轻声说道:“小的时候玩过家家,有两个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也学着前人桃园结义,拜了把子!

    大哥名叫乔峰,但后来好像改名了,具体叫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二哥没有名字,不过听说他出了家,法号虚竹,现在已经是一位大师了!”

    赵砚歌险些吐血,连忙摆手道:“咳咳!这些我们就先不说了,你现在去里面找到一个叫玉环的姑娘,让他给你安排住处,争取明天就正式融入赵家!”

    “好嘞!”段誉点了点头,转身进去了。

    见段誉成为了赵家第一个家丁,赵砚歌笑了笑,很满意。

    人生处处有惊喜,又处处是偶然,今天遇到个段誉,明天能不能来个西门吹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