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05章.透明色的神奇石板

第005章.透明色的神奇石板

    段誉愉快的在赵家住下了,没有怀疑,没有抱怨,甚至对赵砚歌还带着几分感慨。

    初来乍到,段誉一直是以一个谦虚的求学者身份,对这里一切还不太熟悉,明天就等着少爷给分配任务。

    经历了忽悠段誉一事,赵砚歌明白了作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当然,对这个时代的落后他在心里腹诽了好久,但想想中指上那个无所不能的打印戒指也就作罢。

    大街上没有了搔首弄姿的丝袜和热裤,没有了嚼着口香糖的二B青年,取而代之的,是淳朴的民风和惊世骇俗的百姓。

    赵砚歌心里暗自庆幸,没有穿越到战争年代,不过托生在这样的寒酸穷苦的人家,也算是有几分扫兴。

    第二天,赵砚歌坐在屋子里发呆,因为他觉得,这样招聘家丁的效率太低,一天才招了一个,很考验自己的耐心。

    良久...

    “少爷,这是按你吩咐冲的水,这玩意黑漆漆的,能喝吗?”玉环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赵砚歌一听,乐了,“玉环啊,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玩意叫咖啡,只有高雅人士才喝的起,要不要尝一口?”

    少爷发话,莫敢不从!

    小妮子如临大敌,小心翼翼的将那杯黑到看不见底的咖啡凑到嘴边,表情狰狞的猛灌了一口,然后一滴不差的吐在地上,道:“好苦啊,少爷你又在骗我!”

    “哦,忘了告诉你,这东西原名叫猫屎咖啡,是用猫屎做的!”赵砚歌皱了皱眉头说道。

    “什...什么,我要去告诉夫人,她饶不了你!”话音未落,玉环一路小跑出去找清水漱口了。

    “这小丫头,也太好骗了...”赵砚歌饶有兴致的看了玉环一眼,又喝了一口香浓到有些涩的咖啡,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意。

    仔细想想,玉环确实称得上是个美女,紧绷的小腿,修长的身材,柳叶弯眉,剪刀水瞳,若是在脸上打上几分胭脂,便更加妩媚诱人。

    只不过玉环年纪不过十四岁,加上胸脯小荷才露尖尖角,风光并不是那般汹涌,让人提不起兴趣,略微有些遗憾。

    不一会功夫,段誉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愣了愣神,说道:“少爷,后院房间的窗户坏了,家里又没有窗户纸,您看这事...”

    赵砚歌明白他的意思,作为家丁,每个月的工钱只有八钱,这购买闲杂物件的零钱总不能自己出了。

    赵家的窗是长条窗,不像格子窗那样由一个个小格子构成,因此若是换成窗户纸也需要很大一块。

    这种纸透光度不好,而且还扛不住冷风侵袭,到了雷雨天气十分容易破损,武侠片里也时长出现那种用唾沫一点就出现一个小孔的戏码。

    赵砚歌想了想,跟着古人的步伐走,那这个时代进步的速度就太慢了,他萌生了一个想法,他要引领时代潮流。

    “你先过去,我马上就到!”赵砚歌斜瞥了他一眼,然后扔下这么一句话。

    段誉觉得少爷很奇怪,昨天还说的那么慷慨激昂,总不至于连窗户纸的钱都拿不出来吧,赵家的情况真的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带着震惊回到了那扇破损的窗户前,便听到了脚步声,段誉回头望去,发现少爷手里拿着一块无色透明的板子,还有一些小钉子和一把从未见过的刀具。

    “来,按照尺寸,把他装在窗户上,这东西锋利着呢,你小心点!”

    “少爷,这透明的石板叫啥啊,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

    我能告诉你这叫玻璃吗?

    看着段誉惊奇的神情,赵砚歌无奈的说道:“这东西啊,你就当它是石板,反正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

    见少爷说话模棱两可,段誉也没有再问,就按照赵砚歌的吩咐开始在窗户上装玻璃。

    看不出来,这家伙长得白白净净的,倒是心灵手巧,赵砚歌口头一说,他就心领神会了。

    拍了拍手,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段誉有些洋洋得意,但总觉得与周围几间屋子有种格格不入的格调。

    “少爷,这玩意如此僵硬,能好使吗?”段誉用清澈的眼光看着赵砚歌。

    “当然了,不仅能遮风挡雨,还能透过日光,冬天的时候能让房间温暖不少呢!”这可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要几千年之后才有呢。

    “少爷,这些新奇的玩意,你都是从那弄来的,我们大永王朝好像以前从来没有过?”

    赵砚歌一愣,这确实是个问题,他沉吟片刻,回答道:“你家少爷是个发明家,平时就喜欢钻研点小东西,这玩意是我亲手造的!”

    段誉伸出大拇指,称赞道:“牛!”

    说完之后,赵砚歌又吩咐了一些小事就回去了,走的路上,他看见玉环小妮子一脸难看的神情的坐在廊下,抚摸着二旺光滑的皮毛。

    “还在生气?”

    闲来无事,赵砚歌拿着两个小板凳坐在她边上闲聊了起来。

    玉环故意往边上挪了挪,仿佛有这个少爷在便有些水深火热的感觉,拘谨着脸说道:“玉环不敢,我生下来就是侍奉少爷的,只要少爷开心,玉环也就跟着开心。”

    不知为何,听到这样的话,赵砚歌的心里竟然有些不一样的感觉,惊讶,惶恐,还有一丝的不安...

    没人知道,在赵砚歌卧病一年的时间里这个姑娘遭受了什么样的痛苦,可她却从不言苦,甚至从不抱怨。

    赵砚歌忽然觉得这个女人要比起那些在社会上瞎混,整天游手好闲的御姐更有魅力,或者说,晚年自己就想找一个这样的女人来度过余生。

    “对不起啊,我以前开玩笑都是不分场合的,你喝的那个东西是干净的,本来就是那种苦涩的味道而已!”

    “啊...少爷你病是不是还没好,怎么会喜欢喝那种苦苦的东西?”

    赵砚歌彻底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了,但他知道一旦这个问题无法解释,转移话题是最好的办法。

    “喏,这个送给你!”赵砚歌从怀里掏出一个水晶吊坠,淡淡说道。

    “好漂亮!”

    玉环彻底被少爷的浪漫征服了,也就忘却了刚刚那不愉快的一幕。

    “我替你戴上!”赵砚歌微微一笑,将那无比殷红的水晶吊坠挂在玉环的脖子上。

    玉环面红耳赤的害羞逃跑了,只留下赵砚歌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