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06章.来自霍家村的胡戈(求收藏推荐)

第006章.来自霍家村的胡戈(求收藏推荐)

    赵砚歌的房间很大,大到有些空旷,里面摆放着桃木为材料的雕花桌椅,文房四宝,墙壁上挂着一张名为“万马奔腾”的水墨画。

    “玉环,别傻站着,去给少爷倒杯茶!”四方桌前坐了三个人,赵砚歌在练毛笔字,而玉环和段誉在目瞪口呆的欣赏。

    被段誉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震惊,小妮子怔了怔,旋即抬头去倒茶,弯弯的眉毛,俊俏的鼻梁,还有丰满的屁股蛋,让段誉很难移开目光。

    “少爷,你可真有福气,家里就一个丫鬟,长得却像个天仙似的!”露出那副猥琐的神态,段誉对着赵砚歌说道。

    赵砚歌一扬头笑道:“谁说玉环是我的丫鬟,在我眼里她一直是我妹妹...你这是什么眼神,羡慕;嫉妒;鄙视;告诉你,别想打玉环的主意,没戏!”

    可能是被赵砚歌揭穿了心里的那一点邪恶想法,段誉老脸一红,声音低沉的说道:“少爷这话伤到段誉心坎了!”

    不一会,玉环端着一杯参茶过来,脸色阴沉到有些黑暗,约莫是听见了两个人的谈话,没好气的说道:“告诉你,别想打本小姐的主意,没戏!”

    然后她不忘向着赵砚歌投去了一个你知我知天地都不知的眼神,看的段誉心里就像是火山爆发了一样——难受!

    “少爷,我觉得我们需要尽快多招些家丁,这些天家里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干了,倒不是有怨言,可总得有个人说话啊,你整天做一些我们理解不了的事,玉环板着个脸像母夜叉一样,我总不能找夫人去诉衷肠吧?”

    这话倒是真的,段誉来的这些天,倒夜香,做饭,帮着玉环打下手,凡是能看到的事,他都不遗余力的去做,牛也没有这么使唤的吧?

    “你说谁是母夜叉?”玉环纤细的手掌拍在桌面上,激荡起茶杯中的参茶,吓得段誉赶紧躲到了赵砚歌身后。

    赵砚歌擦了擦脸上被迸溅的茶水,笑道:“他不是说你像母夜叉,是说你像孙二娘!”

    “孙二娘是谁?我为什么要像她?”

    这是来自无知少女的疑问。

    赵砚歌想了半天,说道:“孙二娘是个民族英雄,大美女,长得又十分漂亮,气质出众,堪称巾帼英雄,之所以说你长得像她...因为你二!”

    玉环见少爷出来解围,又听他说话有趣,忍不住掩唇一笑,脸色红润了几分!

    少爷夸人真是好听!

    赵砚歌没有被这个妩媚的动作迷得死去活来,而是陷入沉思,他眼珠不停的转动,神情很不自然,好像是有烦心事。

    玉环对少爷一向很关心,哪怕是上个厕所也要在一旁守着,夫人说,这叫责任。

    “少爷,你在想什么呢?”

    赵砚歌扔下毛笔,用右手摩擦了一下下巴说道:“我在想段誉说的事,要怎么才能招来更多的家丁呢?”

    静不下心的玉环学着少爷的样子,将双手放在下巴底下,唉声叹气。

    一旁的段誉同样捉襟见肘,在屋子内来回踱步,时不时“啧啧”两声。

    就这样,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

    “有了!”段誉大呼一声,屁颠屁颠的坐在了赵砚歌对面。

    玉环展颜笑道:“你想出办法了?”

    段誉咳嗽两声,悠然道:“少爷,听说舞凤楼来了个名角,叫林显儿,身材窈窕,肤若凝脂,不仅精通各种乐器,花样也要比那些平常青楼女妓要更加多些,段誉觉得少爷老是待在府中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出去放松放松,也许灵感来了就想出办法来,您看您的意思呢?”

    玉环端着胳膊看了段誉一眼,就像看着一个白痴,怒骂道:“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赵砚歌倒是露出一个邪恶的笑意,嘿嘿说道:“我的意思显而易见!”

    听到这话,段誉有些吹鼻子瞪眼,怒道:“显儿易见?易见个屁啊,这林显儿高傲着呢,前些天听说胡姓四大才子都被他拒之门外了!”

    日,我是说显而易见,不是显儿易见!

    算了,跟这样的文盲没办法计较,简直对牛弹琴!

    赵砚歌想了一下,问道:“胡姓四大才子,谁啊?”

    由于整天憋在家里的缘故,对卧龙镇的一些流言趣事掌握的还没有段誉多。

    说到这个话题,段誉的兴趣瞬间提了上来,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反问道:“少爷不会连胡姓四大才子都不知道吧?”

    “别说,我这辈子就只听说过江南四大才子,还真没听说过胡姓四大才子!”

    孤陋寡闻!

    不知从哪弄来一把折扇,段誉轻轻敲打手心,摇头晃脑,像个教书先生一样的说道:“他们由来自天南海北的四个胡姓帅哥组成,在卧龙镇受欢迎的程度,仅次于我!”

    由四个人组成,飞轮海还是掏粪男孩的升级版,这个时候也有男团,有没有搞错?

    见赵砚歌表情默然,段誉继续说道:“第一位叫胡北,来自湖建;第二位叫胡建,来自湖南;第三位叫胡南,来自湖北;第四位厉害了,叫胡戈,来自霍家村!”

    胡你妹啊,霍建华同意吗?

    “就因为他们四个姓胡,就能称之为胡姓四大才子!那我找四个姓赵的,能不能称为赵姓四大才子?”

    赵砚歌惊呆了!

    这年头,但凡沾了才子佳人四个字,那性格都是十分高傲的,说的是伦理道德,唱的是秦淮风月,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段誉道:“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姓胡只是偶然,既然他们称之为才子,就说明有点本事,我可听说,这四个人精通音律,书法,逗得了鸟,谈的来女工,出口成章,是不折不扣的全才,最重要的是他们长得极其有特点,身上的汗毛和头发都是白色的!”

    听到这,赵砚歌的脸色有些难看,一旁的玉环嘴里嚼着一块糖果,打趣道:“我怎么听说,这四个人的父母都是表兄妹关系!”

    段誉正色道:“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你继续,你继续...”玉环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赵砚歌无奈摇了摇头,玉环是想说,他们的父母近亲结婚,所以得了白化病,看样子这四个人是因为长相奇特才被关注的,难成气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