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17章.献宝

第017章.献宝

    现场一片寂静,竟然都不说话了。

    看着触目可及的书生都这般震惊,赵砚歌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街舞这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有点新鲜。

    老鸨被震撼了,趁着把记录的名帖送到楼上让林显儿鉴赏之时故意说道:“楚公子,你是卧龙镇公认的武学文学全才,你给咱说说,这武功究竟如何?”

    “那...那个...”楚江河也处在懵逼状态,干脆也不装深沉了,直言道:“此武技功法卓绝,在下从未见过,因此不好评估!”

    啊?连被公认的楚公子都没见过功法,也难怪我等这些粗人孤陋寡闻了。

    赵砚歌知道林显儿就在暗地里注视着场面上的一举一动,毕竟男人的博学不在女人面前展示,那就太暴殄天物了。

    他当下站起来拱手道:“诸位兄台不必吃惊,此武功并不高深,只是在下平生所学小成之作,其意在动作优美,衔接流畅,力道强劲...并不是什么绝密武功,诸位若有兴趣,改日与在下喝茶切磋,在下求之不得!”

    苏宁拍手称妙,看不出这陶兄真人不露相,不仅文思泉涌,还有这般好身手,堪称当世奇才啊。

    楚江河不知道为什么对赵砚歌产生了反感的错觉,也许是刚刚被骂的缘故,亦或是两场比试下来都被这小子抢了风头。

    他在心中暗骂,你个小杂碎,道貌岸然,先让你猖狂一下,稍后本公子会把我失去的全部都拿回来。

    不一会,一阵脚踏楼梯的声音响起,众人全部一怔,赵砚歌亘古不变的眨了眨眼,难道是林花魁提前下楼了?

    场面更加寂静,针落可闻,一位身着青色纱衣的女子缓步走下楼来,裙摆之上一尘不染,黑色秀发飘逸。

    她俊美的面庞之上覆盖着淡淡的胭脂水粉,明眸清澈而深邃,目光一扫,便让在场所有的男人心里小鹿乱撞。

    赵砚歌细细观看了那小妞一眼,先不看这长相,光是这出场的气质就能够推断是一个美女,再从美腿的性感程度,放在民间绝对是有伤风化,好在这里是舞凤楼。

    赵砚歌朝着那两个富家公子看了一眼,发现那两个王八蛋正目光直直的看着青衣姑娘,脸色表情很是淫荡。

    丫狗日的色情狂,心里不一定在想着什么男娼女盗肮脏的念头,赵砚歌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甩他们几个耳光。

    还是老鸨坐的住,神态自若的微笑道:“璎珞姑娘,可是林花魁有什么指示?”

    这女子却是跟在林显儿身边的那个小丫头丘璎珞,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林显儿结伴而行,也难怪面目如此清丽脱俗。

    楚江河和范御下那两个家伙从丘璎珞下楼开始,就一直盯着他看个不停,恨不得眼睛透视,直接看到她的内部。

    丘璎珞的格调与浓重的性感不同,有些许的新鲜感和矜持,更带着少有的清纯风范,对于这些整日与书为友的文青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还有苏宁,他正张着嘴憨笑着,也许在幻想中就把这小姑娘给叉叉圈圈了!

    丘璎珞不慌不忙,还未弱冠的年纪,竟然带着涉世以久的霸气老成,她声音如蚊的说道:“我家小姐吩咐,念到名字的请移步楼上雅间!”

    说罢她便开始念那些晋级的人,本来参加比试的一共将近百人,第一轮对联筛选掉了一半,第二轮武试又筛选了剩下的三分之二还多,一来二去,进到二楼的就只有十几个人。

    好在,赵砚歌正在这十几个人的名单之中,望着落选之人暗自叫苦,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觉。

    林显儿的房间很大,里面飘着一股如兰如糜的香气,让人闻之若醉,众人与林显儿之间有珠帘相隔,她依旧带着面纱,富有神秘感。

    丘璎珞站在帘子前面,微微福身说道:“比试第三项:献宝!能来舞凤楼的,要么家境殷实,要么沉浮宦海,反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家小姐不是贪财之人,自然不需要诸位献什么价值连城的礼物,常言郎情妾意,这礼物之中要饱含深意,说的我家小姐喜欢了,才能见到我家小姐的真实面目。”

    这句话彻底燃烧了少年郎们心中的情爱火焰,赵砚歌暗暗叫苦,他本以为林显儿有多高尚,却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拜金女,失落,失落!

    看着赵砚歌吃瘪的神情,范御下熟视无睹,他将手伸进怀里,摸来摸去摸出一颗璀璨的珠子,金光闪耀。

    “这是来自夜秦的明珠,其真正出处来自南海,夜晚熄灯之后若是拿出此珠,屋内有如白昼,当年我去江南赏景,是在一个老人家手里买到的,后来有人用万两银子来买,但被我回绝了,在我眼里,夜明珠只是一个把玩的小物品,纵使光芒万丈,又怎抵得过林姑娘回眸一笑!”

    场面一片沸腾,这马屁拍的震天响,短短几句话,就把林显儿夸上天了,赵砚歌暗暗心惊,这个草包还真有两下子。

    范御下将珠子放在桌面上,心下忐忑!

    而珠帘之后的那个人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让每个人心中擂鼓,被她的眸光所动。

    “范兄的明珠固然珍贵,但若是用在这样的场合,未免有些低俗了!”

    说话是楚江河,这两个人刚刚还穿一条裤子,到了美人面前恨不得打个鼻青脸肿,真没风度。

    他不知从哪拿出两个小挂件,声音低沉的说道:“这是两个纯金打造的吊坠,其形状取决于一种名叫鸳鸯的鸟,这种鸟相互只钟情彼此,并且一生一世都不分离,我将其中一只送给林花魁,还请笑纳!”

    我日,这招高啊,楚江河果然不同凡响,把赵砚歌说的有些动容,心想我要是个女人早就嫁给你了。

    苏宁十分平静的看着刚刚献上的两件宝贝,一个是真金,一个是夜明珠,真他娘阔绰,他是个诗痴,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便只能将手中折扇送给了林显儿,显儿微微一笑,并没有嫌弃。

    赵砚歌走到角落,口中默念几个字,打印戒指寒芒一闪,一神物出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