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史上最强店长 > 第018章.英雄与狗熊

第018章.英雄与狗熊

    看着赵砚歌手中形状奇怪又有些新奇的物件,这些人的眼中均泛出好奇,乖乖,我长这么大没见过如此稀奇古怪的玩意。

    丘璎珞呵呵一笑,肆无忌惮的问道:“公子,此物为何物啊?”

    赵砚歌沉思许久,脑海不断组织语言,笑道:“此物名为护手膏,我观显儿姑娘十指剥青葱,纤细无比,时常调弄琴弦,对手指的伤害是极其巨大的,有了此物,便可解决一切。

    林姑娘只需每日净手之后取少许均匀涂于手上,便可达到保养肌肤和防冻的作用,而且芳香四溢,香气沁人心脾。

    也许在下手中的这件物品不如楚范二位兄台的华贵,但献宝吗,不能老是金银这些粗俗的东西,总要出乎意料一些!”

    他透过珠帘看见林显儿慧眸轻闪的样子,嘴角泛起了一丝的冷笑。

    但凡是个花魁,都不愿轻易让人看清自己的容貌,装深沉,玩神秘,把气氛搞得越暧昧越好。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目光眼球,就好比当代明星的炒作,身价高了,想见一面是十分困难的。

    林显儿咯咯一笑,一阵悦耳的女声响起,极其美妙醉人,璎珞小姑娘知道小姐要出来,赶忙掀起珠帘。

    只见她盈盈起身,卸掉脸部的白色轻纱,出现在众人面前,微微一笑,万物哑然。

    薄缕浅袖,蝉翼青萝,林显儿身姿婀娜,一身翠羽轻裙,恰似莹莹新芽,又如水上莲花。

    娇小明丽的面庞,青红的胭脂,一张精致无瑕的脸蛋,看尽百花绽放,也不如他三分颜色。

    微微躬身一笑,万物哑然!

    紧接着赵砚歌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随着林显儿款款走近荡漾开来,她香气萦绕体态,更难描摹。

    妙目流转之际,每个人心中擂鼓,被她眸光所吸引!

    她抿着嘴唇轻笑,娇声道:“在下林显儿,见过各位公子!”

    第一个说话的是苏宁,这货似乎见识过大场面,神情依旧如常,拱了拱手笑道:“在下苏宁,有礼了!”

    “范御下,卧龙镇的永安当铺,就是我家开的,林姑娘若是有兴趣,改日我挑选一些有意思的小玩意给你,保证你喜欢!”

    你妹,这个时候还不忘炫富!

    见到很多人都打了招呼,楚江河故作深沉,他清了清嗓子,良久才道:“楚江河,我的名声小姐应该听说过,就不啰嗦了,本来我在江南游玩,听说小姐今日出阁,马不停蹄船不靠岸,狂奔三千多里回到卧龙镇,只为能和姑娘有一面之缘,今日相见,也算了了平生一大心愿!”

    了你大爷,林显儿要出阁的消息是三日之前传出来的,你三天跑了三千里,光速啊!?

    “不知这位公子是?”

    林显儿竟然直接略过了献媚的楚江河,直接走到赵砚歌身边,做了个万福。

    看见楚江河吃瘪,赵砚歌心里甭提有多爽!

    楚江河从小到大从没受到过这样的冷漠,可如今这么多人都看着,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强颜欢笑。

    而此时,赵砚歌已经嬉皮笑脸的成功和林显儿搭讪:“在下陶宝,是卧龙镇落魄书生,听闻显儿姑娘高声,慕名而来,略备薄礼,不成敬意!”

    林显儿眨了眨眼,看了看桌面上的护手膏,问道:“这玩意真有公子说的那般神奇?”

    赵砚歌点了点头道:“不敢期满姑娘!”

    林显儿顿了顿,继续道:“可否容我一试?”

    “当然!”

    林显儿目不转睛的盯着赵砚歌,这位公子虽然长相俊俏,但笑容中总是带着那么一丝丝坏坏的意味,但自己心里却摆脱不了对他的欣赏感觉。

    想来想去,这个姓陶的公子要比楚江河这样的纨绔好的多,林显儿最讨厌这些靠玩弄女孩身体为乐趣,始乱之终弃之的男人,说到底就是不负责任。

    人老珠黄,花开会谢,一个妙龄少女的光阴就那么几年,林显儿只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泰然处之。

    不一会,丘璎珞端来了一盆清水,林显儿端庄洗手,赵砚歌道:“清水出芙蓉,显儿姑娘要比芙蓉更胜几分!”

    苏宁都险些被赵砚歌的无耻给折服了,我日,你能说的再肉麻点吗?

    一旁的楚江河脸色深沉,今天这件事,怎么看都是老子主角,你一个不知道从那冒出来的小子凭什么跟我抢风头,不就是泡妞玩暧昧吗,要是拼不过你,老子随你姓!

    “我倒是觉得林姑娘更像牡丹,花中之王,傲视群芳,普通的花种,根本就不具备和显儿姑娘争芳斗艳的资格!”

    丘璎珞被这个楚公子逗得呵呵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

    林显儿笑道:“楚公子过奖了,牡丹乃华贵象征,显儿出身低贱,一不是皇亲贵胄,二无权利后台,只是沉浮风月之地的小人物,万不敢当!”

    苏宁也道:“听林姑娘所说,倒是更加像芙蓉了,出淤泥而不染,浊青莲而不妖!”

    靠,一个姓陶的已经够难缠了,这又冒出来了个姓苏的,这是摆明了要和我楚江河斗到底啊!

    还有这个林显儿,本公子好歹是为了你而来,你就这般冷落我,让我这卧龙镇赫赫有名的大才子,脸该往哪去放?

    林显儿正要试一试那护手膏,谁知楚江河冷哼一声,他已经怒不可遏,阴森道:“确实,出身低贱的人甭管长得多漂亮,始终低贱!”

    她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楚江河的这句话暗藏玄机,明明就是在讥讽林显儿出身低微,言语如此刻薄,杀伤力巨大,再看林显儿,已经泫然欲泣。

    丘璎珞本来对楚江河心生爱慕,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热情一下凉了半截,她指着楚江河的鼻子骂道:“你好歹是卧龙镇有名的才子,怎么能说出这么粗鄙不堪的语言,简直有辱斯文!”

    众人目光齐齐望向楚江河,谁知道他并不买账,显然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神情,“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丫的也好不到哪去!”

    我C你大爷!

    怜香惜玉懂不懂,人家林显儿不就是不喜欢你吗,你就出言侮辱,强扭的瓜不甜这句话你没听说过,你倒是狗急跳墙的先咬人了!

    赵砚歌心中愤愤,老子要做救美的英雄,绝对不当狗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