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五十五章 三尺长剑,千古风流

第五十五章 三尺长剑,千古风流

    一道剑光沿着西北方向前行,下方黄沙漫天。

    剑光之中,是个年轻剑修,丰神玉朗,若是放在一些专门修习采补之术的邪宗之中,凭借这份皮囊,假使元阳还未失,  那必然是个上好的鼎炉。

    可惜瞧着该是个不好惹的杀胚。

    西域多沙漠与高原,道宗龙象寺便是坐落于那广阔的沙漠与高原之上。

    但一域之地如此辽阔,西域即使不如东域那般山川秀丽,也是有着绿洲之地。

    其中最为富饶的就是陵州。

    在陵州这片地域上,最为强大的宗门恰恰好就是那洗剑池。

    剑修的霸道与战斗力,使得他们得以拥有这块风水宝地。

    …………

    从葬海海域到达陵州,要横穿茫茫沙海,  并不是一段轻松的旅程。

    离开海域,  进入西域地界之后,  陆青山第一件事便是寻了个人烟之地,暂作停歇,为的是搞清楚当前的时间。

    ——正如他所想的那般,由于是逆流时间长河,所以在道源界的漫长三十年,对于苍穹天来说不过是一瞬。

    白赚了三十年的时间。

    确认没有耽误事情后,陆青山稍作休整,便是马不停蹄,直奔洗剑池宗门而去。

    ......

    近来西域十分热闹,特别是陵州之地,最为沸腾。

    所有修士这段时间谈论的话题,只有一个——洗剑池提出晋升道宗之议,试图取剑宗而代之,究竟是能不能成功?

    在许多修士看来,剑宗占据东域道宗之位万年之久,可既然剑仙谢青云死了,  那就把宗主之位传给下面几位修为同样不凡的峰主,也勉强算是能延续传承。

    可没想剑宗却是如钻牛角尖般,  硬是扶那個明显德不配位的少宗陆青山上位,执掌剑宗。

    倒不是说陆青山不优秀——此子天资有目共睹。

    但剑宗宗主之位实在是太重了。

    在旁人看来,让一个七境修士继任,既是对陆青山的揠苗助长,也是对剑宗剩余半宗修士战力的平白挥霍。

    之所以众多修士如此关注此事,一是道宗这等庞然大物的纠纷,必然是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

    就如陆青山前世战斗民族与欧洲粮仓之间的战争,也是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成为久盛不衰的茶余谈资。

    更别说洗剑池还是在剑宗为人族守下中灵域,损失惨重的情况下提出的晋升道宗。

    如此落井下石的行为,本就容易引起争议。

    吃瓜修士分为两派。

    支持洗剑池的“理智派”修士,以及支持剑宗的“感性派”修士。

    两派修士之间的争执,也从未停过。

    甚至是出现过因为两方各执一词,始终争执不下,最后愤而动手,“以德服人”的事例。

    二则是洗剑池若是真的晋升道宗成功,必然得举宗迁徙东域,那富饶的陵州之地也就空了出来。

    许多西域宗门早对陵州垂涎三尺,  只是苦于洗剑池势大,  不敢有什么动作。

    可如今,转机就这样出现在他们眼前,这些宗门顿时蠢蠢欲动起来。

    除了洗剑池自己,最愿意洗剑池晋升道宗的,想来便是这些宗门修士了。

    这种热闹,陆青山自进入陵州后,就已然清晰感受到。

    再对比中灵域十年里剑宗的悲壮,一种荒唐的感觉在陆青山心中生出。

    颇有几分边疆死战,中原歌舞升平的意味在其中。

    ........

    何谓洗剑池?

    既是洗剑之意,也是实指。

    洗剑池宗门围绕着一个巨大的天池而建。

    天池位于一道龙脉之上,故池水饱含龙气,寻常法器只要放入其中,随着时间流逝,就会自然而然蕴生出灵性。

    这是最上等的风水宝地,故此地虽灵脉不显,灵气一般,但洗剑池还是选择将宗门建在了此处,并且在天池中放入数千剑器。

    洗剑池修士一旦修为到了,便可来此天池寻找自己的本命剑。

    为保天池之中剑器不断,洗剑池这么多年传承下来,一直在致力于搜罗天下名剑,藏于天池之中,蕴养灵性。

    并且,洗剑池还立下宗规,本宗修士在陨落之后,其本命剑必须是由宗门收回放入天池。

    如此日积月累下来,天池之中的剑器数量不但未见减少,甚至是越来越多。

    到了如今,更是对外号称藏有名剑二十万柄,号洗剑池,是天下剑修最为向往的宝地之一。

    在心中那道难言情绪的激荡中,陆青山终于是临近洗剑池。

    远处一座雄伟的山峰耸立,峰顶被云雾缭绕,或隐或现,如蓬莱仙境。

    那便是洗剑池的宗门所在。

    虽不如他们剑宗的倒悬山脉,但也是个洞天福地。

    天生剑种赋予的对剑的亲和力,使得陆青山已经能感受到那座山峰中所藏着的数不尽的剑。

    他神色平静,在沉默中飞向那座雄伟山峰。

    “公子,你准备是怎么做?”作为最了解陆青山的人,秦倚天能感受到陆青山平静之下的情绪变化,眼见洗剑池就在眼前,终于是忍不住问道。

    “时值乱世,魔患未除,我身为剑宗之主,自然不可能与洗剑池开战。”

    “但洗剑池想要落井下石的行为,我却也不会轻饶。”

    “洗剑池想要的是我们剑宗的道宗之位,”陆青山露出雪白的牙齿,冷笑道:“那我便拿走他们洗剑池最为重要的东西,以做惩戒。”

    以牙还牙,是剑修的宗旨。

    洗剑池想要他们剑宗的道宗之位,那陆青山也不会是跟洗剑池多客气。

    …………

    剑光渐缓,在洗剑池外彻底停下。

    没了剑光,陆青山现出身来。

    一袭黑色长袍,袍子上绣有黑金苍龙,张牙舞爪。

    洗剑池作为大宗,戒备无比森严,再加上陆青山光明正大而来,没有丝毫掩饰,所以立刻就是有洗剑池弟子发现了他这个“不速之客”。

    “来者何人,可有拜帖?”两个洗剑池弟子从宗门大阵中飞出,朝着陆青山飞了过来,大声问道。

    “剑宗陆青山今日登门拜访洗剑池。”陆青山沉声道。

    “剑宗?”那两个洗剑池弟子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心神全都集中于剑宗二字之上。

    谁都知道,近来洗剑池与剑宗不对付,此时剑宗修士登门拜访,必然是来者不善啊。

    他们在心中想道。

    随即浑身一颤。

    “等等........陆青山?”

    “那不是剑宗那位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新宗主吗?”两个洗剑池弟子瞳孔放大,无比惊骇地看向一脸云淡风轻的陆青山。

    不愧是大宗弟子,即使心中惊骇欲绝,他们还能勉力保持不失态,立刻是暗中传讯给宗内高层,同时声音中带着颤抖之意问道:“陆宗主是要来拜访我们宗主吗?他已经前往中天域........此刻并不在宗内。”

    前往中天域?陆青山心中冷笑,也发现了两个洗剑池弟子暗中传讯的小动作,但也并没有阻止。

    “我此行不为见你们宗主。”他回答道。

    “那陆宗主远道而来是为了什么?”就在这时,一道剑光从洗剑池中拔地而起,瞬间便是落在陆青山眼前。

    一个中年男人现出身来。

    洗剑池副宗主兰亭剑主。

    “我们白霜宗主,正与其它道宗修士代表,在中天域静候陆宗主参加道宗之议的朝会。

    陆宗主此时不去中天域,怎么会出现于此?”兰亭剑主看着陆青山笑眯眯道,话里藏刀,意指陆青山畏怯当了逃兵。

    对于兰亭剑主的暗讽,陆青山不以为意,笑了笑,云淡风轻道:“朝会,我自然会参加,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拿点东西。”

    “嗯?”兰亭剑主眉头微挑。

    “一些跳梁小丑总以为自己上得了台面四处蹦跶,浪费我的时间,若是不收点代价以儆效尤,其它宗门跟着效仿,那就不美了。”陆青山笑呵呵道。

    “陆宗主你什么意思?”如此明显的讥讽之意,兰亭剑主又怎会听不明白,脸色顿时一变,阴沉了下来。

    “我什么意思?”陆青山似笑非笑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他抬头望向云雾缭绕的洗剑池宗门,以及那座象征着洗剑池的天池。

    在他的感知中,此刻正有无数柄剑躺在池水之中,一动不动。

    我要一柄剑,你们谁想要跟我的,来。

    陆青山注视着那座天池,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于是,天地间一股奇妙的波动产生了。

    这股无形的波动悄然融入他的心念之间,连通那座天池与那无数剑。

    像是无声的讯号。

    下一刻,原本平静的天池荡漾起微微的涟漪。

    在无人能看见的池底,那一柄柄一动不动不知道多少年的长剑,全部是开始微微颤动。

    这细微的变化,兰亭剑主并没有那个能力感知到。

    他只是看着突然露出笑容的陆青山,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陆宗主这是在故弄什么玄虚?”

    “剑.......”陆青山没有理会兰亭剑主,只是深呼吸一口,一手负后,一手伸出,像是在向谁发出号令,“来!”

    兰亭剑主猛然瞪大眼睛。

    那两个洗剑池弟子猛然瞪大眼睛。

    洗剑池内所有修士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看到了此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洗剑池外,陆青山袖袍无风自摇。

    终年缭绕洗剑池的雾气在这一瞬间消融殆尽。

    洗剑池宗门大阵中中,那个象征着洗剑池传承的天池开始颤抖,发出低低的嗡鸣声,随后幅度越来越大,宛如地震,嗡鸣之声更是犹如雷霆。

    先是一抹青色破水而出,急速上升,最后轻轻立于陆青山周边的虚空中。

    “朝天阙!”兰亭剑主张大嘴巴,认出那抹青色。

    那是他们洗剑池内部排名第七的宝剑,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心怡的剑主,已经在天池中深藏五千年,此刻竟然乖巧地立在陆青山面前。

    但这只是个开始,朝天阙的破水而出仿佛是一个信号。

    一柄柄长剑,从天池中接连破水而出,飞掠而来,立于陆青山身前。

    紫烟、啄木鸟、黄鹂、白鹭、风月、牧笛、朱砂........

    这些都是在洗剑池中赫赫有名的宝剑。

    这等层次的宝剑,即使是他们洗剑池,也是数十年才会有一人得到认可,将之炼化为本命剑。

    而如今,它们正不计其数的涌出,飞向陆青山。

    在它们后面,还有更多虽叫不出名字,但也不是凡物的宝剑。

    密密麻麻的宝剑,在靠近陆青山之后,并成数排,围绕着他,形成一轮又一轮的圆圈,将他环绕在其中。

    这么一会功夫,就已经是有两千柄长剑聚集。

    这些长剑向着陆青山齐声发出嗡鸣之声,满是喜悦之情,仿佛是看见了什么极其喜爱的事物。

    长剑的数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骤增。

    破水之声此起彼伏,剑光布满天穹。

    不断有长剑从天池中飞出,加入。

    那两个洗剑池弟子早已经看傻了眼。

    洗剑池内的修士,都已经察觉到这个动静,更是有高层修士升空而起,直奔陆青山而来。

    “李前辈,你看到了吗?”陆青山全然无视这些洗剑池修士,抬头默默望天。

    三尺长剑,千古风流。

    当年在北沧剑坟,李求败以无上剑意,驭北沧城千万剑以对徐素。

    今日他陆青山,便在西域洗剑池,以无上剑道天赋,引二十万剑齐出!

    剑修的风流。

    从未断绝。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