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五十六章 谁能拦我,谁敢拦我?

第五十六章 谁能拦我,谁敢拦我?

    兰亭剑主目眦欲裂,愤怒到再也无法保持面上的惺惺作态。

    他的神色狰狞,双目通红。

    也难怪他如此愤怒。

    天池二十万剑,既是他们洗剑池的象征,也是他们洗剑池的根基。

    若是没了这二十万剑,他们还能称之为洗剑池吗?

    …………

    一剑又一剑,头衔着尾,  离池而出,在空中滑出一个精妙的弧线,飞向陆青山。

    犹如“飞蛾扑火”,陆青山便是那道炬火。

    长剑的数量不断增加,围绕着陆青山,形成一轮又一轮转动的圆圈,  如剑林耸立。

    剑气簌簌。

    “公子,好多人。”这时,秦倚天的声音在陆青山的耳边响起。

    陆青山微微抬眸,  目光从长剑的间隙中穿透而过。

    难以计数的洗剑池修士,正从洗剑池的护宗大阵中飞出,密密麻麻占满了这片天穹。

    这些洗剑池修士有一个特点,基本上都是老迈之相——正值当年的洗剑池修士肩负着镇守边关的责任,大部分都不在宗门之中。

    这些洗剑池老修士都活了一大把年纪。

    因此他们也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剑宗的强大。

    剑宗的存在,对世间剑修宗门而言,那就是头顶的乌云,让人不见天日。

    剑宗之盛,使得其它剑修宗门再壮大,也只能是屈居次席。

    久而久之,世间的剑修几乎都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最强大的那个剑修宗门会衰弱,会被替代。

    包括洗剑池剑修,也是如此,从未想过。

    但是谁也没想到,  剑宗,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剑修宗门,  会做出半宗西征以镇一域的疯狂举动。

    剑仙宗主谢青云更是因为此举战死中灵。

    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  他们的第一反应是错愕。

    随后则是如释重负的喜悦。

    就好像乌云散开,一抹阳光照了下来一般。

    而他们的宗主,白霜剑主,更是因此生出了取剑宗而代之的念头,并付诸于行动。

    对于宗主的这个决定,他们有本能的犹豫,但更多的是把剑宗拉下神坛的期盼。

    没有人会喜欢当老二。

    .......

    这些老修士,年轻时在修真界都享有一定名声,闯出过一些事迹。

    哪怕如今已经“退隐”多年,但只要一身元力还在,真要出手,还是不容小觑。

    毕竟再怎么说,洗剑池也是天下排行第二的剑修宗门,宗内修士肯定都是货真价实的高手。

    原本这些老修士还期盼着在坐化之前,是能收到自家宗门晋升道宗的消息。

    结果好消息还没传来,“对家”的宗主陆青山却是找上门来,强夺他们洗剑池之剑。

    天池池底藏剑二十万,  其中就有着他们当年进入选择本命剑时所梦寐以求的宝剑。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他们心仪的名剑却并没有看上他们,  只能是成为年少的念想。

    但现在,这些他们曾经盼望的宝剑,却是纷纷破水而出,飞向陆青山,围绕着陆青山转圈,发出喜悦的嗡鸣之声。

    这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大观,大气象,大风流,注定会流传千年。

    可对于洗剑池来说,这却是宗门之辱,会让宗门蒙羞,抬不起头。

    通俗比喻的话,洗剑池就像是一座美女如云的宗门,洗剑池剑修就是宗门里的男弟子。

    每個男弟子在宗门里都有喜欢向往的“女神”,但女神们却是对他们爱搭不理,求而不得。

    本来这也没什么,女神若是那么好追到,那还能叫女神吗?

    可突然有一天,来了个与本宗有间隙的外宗之人,然后他受到了所有“女神”的追捧,而这个外宗之人也格外过分,竟然是准备将这些美女不论优劣,全部拐走,一个不剩?

    这让苦苦追求“女神”却始终不得的男弟子们,如何能忍?

    所有人看着陆青山,都是虎视眈眈。

    当然,有如此表现,更重要的是洗剑池的老剑修们知道眼前这位剑宗新任宗主修为不显——若是此刻那里站着的是谢青云,他们哪敢正眼看一眼?

    不过他们虽蠢蠢欲动,却迟迟没有动作。

    因为陆青山就算修为再低,不论如何,他也是道宗之主,背后是剑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若是贸然出手,引发了两宗之战,这个责任他们可不敢当。

    没有主事之人发话,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

    “陆青山,给我住手!”身为洗剑池副宗主的兰亭剑主再也按捺不住,率先站了出来,厉喝道。

    现在的他,无心思去细究为何本宗的剑会随着陆青山一声令下纷纷而动。

    对他而言,当前最重要的事就是阻止陆青山。

    对于兰亭剑主的叱喝,陆青山置若罔闻。

    “敬酒不吃吃罚酒!”见此情形,兰亭剑主不再犹豫,断然出手。

    他心念一动,兰亭剑离体而出,带起一抹璀璨的剑光,射向陆青山。

    兰亭剑主是六劫境剑修。

    世间能接下他飞剑攻击的修士,寥寥无几。

    至少在他眼里,陆青山是不可能接住这一剑的。

    所以这一剑中,有怒意,但无杀意。

    可面对六劫境修士来势凶猛的飞剑攻击,陆青山却显得过于淡定。

    他目光锁定飞掠而来的兰亭剑。

    这是洗剑池中排名第九的名剑。

    正是因为此剑声名赫赫,兰亭剑主才会以剑为名。

    “雨霖铃!”陆青山轻声道。

    随即,围绕着他转圈的剑林之中就是飞出一柄长剑。

    长剑不凡,释放出煊赫剑光,浮空长掠,寻着兰亭剑便是飞撞了过去。

    铛!

    两道飞剑的速度都快到了肉眼不可见,瞬息之间,便是在空中相撞,交击在一起,发出清脆且激越的金铁碰撞声。

    碰撞之后,兰亭剑竟然是垂直坠落。

    虽然兰亭剑主很快就反应过来,重新控制兰亭剑浮空而起。

    但谁都能看得出来,在刚才的碰撞中,陆青山占据上风。

    雨霖铃,洗剑池名剑排名第八!

    “正好压你一头呵。”陆青山笑的无比平静。

    “这怎么可能?!”兰亭剑主不敢置信地看着年轻至极的陆青山。

    剑修对决,剑很重要,剑主更重要。

    陆青山能胜他,绝不是因为雨霖铃强于兰亭,毕竟第八与第九之间虽有差距,但肯定也不大。

    真正的原因只能是……陆青山强于他。

    可这位新任剑宗宗主,不是才合体境巅峰的修为吗?

    嗯?不是合体境,而是三劫境!

    陆青山从头至尾,都并没有隐藏修为。

    但在默认陆青山修为是七境巅峰的情况下,兰亭剑主一直都没有放出神识查探陆青山境界。

    直到这次交手之后,他惊觉不对,放出神识查探,才察觉到,陆青山的修为并不是传闻中的合体境巅峰,而是……三劫境!

    如此年轻的三劫境修士?!!

    兰亭剑主下意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陆青山的年纪,得出结论……

    三十二岁?

    什么时候渡劫境修士如此不值钱了?

    还有,就算他是三劫境,我可是六劫境,他又是凭什么与我对招的?

    在外界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兰亭剑主脑海里却是闪过了无数个念头与疑问。

    天池中藏剑奔向陆青山的速度越来越快,让兰亭剑主已然来不及多思考。

    “阻止他!”他怒喝一声,下达命令。

    有了带头之人,洗剑池的老修士们就像有了主心骨,纷纷出剑。

    嗖!嗖!嗖!

    一柄柄本命剑从这些老剑修身上飞出,在空中一个盘旋,便是向着陆青山斩来,波动惊人,气势凶猛。

    一时间,苍穹之上剑光烁烁。

    千柄飞剑来势汹汹,直奔陆青山袭去。

    “满江红,虞美人,蝶恋花,西江月,采桑子。”陆青山目光微闪,轻声点道。

    每随着他的话音顿下,陆青山周身的剑林之中就会有一柄飞剑射出。

    “霜叶飞,夜合花,渡江云,酒泉子,断肠迷,淡黄柳,梦芙蓉......”

    嗡!嗡!嗡!嗡!

    原本就已然十分激越的剑鸣之声在此时达到了高潮。

    每一柄长剑都在释放着独特的波动,向陆青山传达自己的名字,以及.......请战。

    它们仿佛是争宠般,迫不及待想要在陆青山面前展现自己。

    陆青山遂愿。

    “天香,六丑,瑶华,秋霁,无闷........”

    一剑接着一剑射出,加入队伍。

    洗剑池最顶尖最有名的藏剑们,不断飞出。

    它们的飞掠之势如雷霆万钧,直指......洗剑池修士!

    “朝天阙!”一抹最为璀璨的剑光闪耀而起。

    这些名剑都是通灵之剑,自有灵性,或低空盘旋,或上下摇曳,或横击长空,自寻了一柄“敌剑”撞去。

    铛!铛!铛!

    此起彼伏的剑器交击声在洗剑池上空回荡。

    那些曾经薄有声名的洗剑池老剑修们本以为胜券在握,甚为托大,不曾想陆青山一人便有力敌一宗之势。

    他们的飞剑在碰撞中纷纷下坠。

    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剑修运气最差,遇上了那柄朝天阙,本命剑坠落不说,更是受创,给他带来了反噬,一口鲜血直接吐出。

    倒是兰亭剑主再度对上雨霖铃,能与之抗衡,斗个均势。

    可,也就仅此而已。

    “驭剑上千.......”兰亭剑主只感觉自己此刻两眼发黑。

    眼前这千柄摇曳如游龙的飞剑,都是他们洗剑池的名剑,都是上等的法器。

    寻常修士,一般最多是同时操纵三件左右的法器,再多就会力不从心。

    当年李求败另辟蹊径,不用元神驭器,而是以剑意驭器,从而做出驭剑千万的惊人之举,震撼世人,向世间展现剑仙手段。

    虽然李求败那手驭剑千万的手段神乎其神,他们在此之前闻所未闻,甚至想都不敢想,但至少还能是勉强理解。

    李求败那是谁?

    长安三大剑仙,苍穹天有史以来才情最盛的修士之一。

    这样的存在,手段离谱些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陆青山呢?他又是凭什么驭剑上千?

    他又不是剑仙,也没有无上剑意.......

    兰亭剑主不能理解。

    兰亭剑主不能理解的事情还多的是。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陆青山笑了笑。

    深藏天池之底千年乃至万年,作为杀人之器的剑器,真的甘心?

    不甘心的。

    它们想要展露自己的锋芒。

    这是剑的意志。

    “诸君,请!”他对剑道。

    话音落下之后,原先围绕着陆青山兜圈的万柄长剑突然是停了下来。

    随后,它们身上绽放出无穷的光彩。

    剑光。

    天池中,剩余的所有藏剑,在这一刻也同时是破水而出。

    同样是绽放剑光。

    漫天剑光。

    剑气古意充沛洗剑池。

    气冲斗牛,光耀九州。

    天地都要在这股剑意面前为之动容。

    剑光之后。

    二十万剑,分成两波。

    一波在陆青山面前依次排开,剑尖直指洗剑池修士。

    一波刚从天池破水而出,出现在洗剑池修士们的背后,同样是剑尖对着他们。

    两波飞剑,将洗剑池修士夹在了其中,喷薄而出的锋锐之意,让他们不敢动弹半点。

    “谁能拦我,谁敢拦我?”陆青山问道。

    此刻的陆青山,就像是有千军万马在手。

    举世无敌。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