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娇妻高高在上 > 第586章 过去点,你占到老子的位置了

第586章 过去点,你占到老子的位置了

    唐映怂的瑟瑟发抖,拒绝了姬厉行的一起洗澡。

    谁知道,到最后谁才是被洗的那个呢。

    唐映抱起衣服,赶紧跑进浴室里面,顺便还不放心的将门给反锁上。

    这间公寓是姬厉行以前买下来的,只是一直没有人住过。

    却装扮的跟之前的格调一样,唐映松了一口气,洗了个舒适的澡。

    洗完澡之后,姬厉行正在等着她。

    “出来了?”

    唐映嗯了一声,总觉得姬厉行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劲。

    不像是方才那种要吃人的眼神,反而有几分的耐人寻味。

    这人是要做什么,唐映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察觉到危险的唐映,第一反应是往床上跑,“那个啥,时间不早了,我睡觉了!”

    姬厉行的动作比唐映快上那么几步,率先截住她,“白天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就这么睡了?”

    “白天,什么事情啊!”

    唐映紧张的吞了吞口水,白天自己好像没有招惹到他吧。

    “这么快就想不起来了,看来你今晚上也别想好好睡觉了!”

    唐映,“……”

    男人拽住她的手肘,往沙发边上走去。

    唐映更加的慌了,隐隐的后退,奈何她的力气根本就没有姬厉行那么大,硬是被他拉了过去。

    “你到底要干嘛呀!”

    “也不做什么,就是想让你长个教训。”

    姬厉行拉着她坐下来,茶几上放了一支笔跟几张白色的纸。

    男人将笔塞进她的手心里,“想想你白天做的事情,现在给我写一篇五千字的检讨书,还有一千遍我错了!”

    我透,这人该不会是魔鬼吧!

    要说她白天做的事情,惹到姬厉行生气的,好像也就只有她空手对持刀的景薇薇了吧。

    可是景薇薇的身手并没有自己好,她不是被自己给制服了么。

    照道理来说,他不是应该要夸奖自己么。

    唐映的脸都黑了,“我为什么要写检讨啊!”

    啪的一声将笔摔在茶几上,“我不写。”

    “不写,今晚上就别想睡觉!”姬厉行可没什么能让唐映选择的,“还是说,你嫌这五千字的检讨少了,那干脆一万字吧!”

    唐映,“……”

    这个男人白天还对她说了一大堆感人肺腑的话语,现在就变了个样子,竟然逼迫她写检讨。

    他就是个魔鬼。

    唐映自然是不愿意的,可是姬厉行的脾气,谁能劝得动。

    跟姬厉行硬着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于是唐映打算软化姬厉行,软着语气可怜巴巴的说道,“我都累了一天了,你还让我写这么多字,我真的不想写么!”

    姬厉行完全不见平时的心软,笑盈盈的说道,“乖,不写,你就不知道长记性。”

    “……”

    这的确是比任何的法子都还好。

    谁能想到自己会在新婚之夜不好好的享受**一刻值千金,竟然被迫写检讨。

    唐映磨磨蹭蹭的写,本来是想趁着姬厉行睡着了,她也不写了的。

    可姬厉行的精神比她好太多了,唐映又累又困,手都写酸了,男人还相当的精神,面无表情的催促她,“快点写,就这么点东西,你是准备写到天亮吗!”

    这叫这么点东西吗,唐映简直是要被他给气死了。

    恨不得将手里的纸笔都砸他脸上去。

    想了想,还是不敢。

    万一将自己写好的给弄坏了,这人肯定又要丧心病狂的让她重新写的。

    惹不起,惹不起!

    就这样,唐映被姬厉行监督着,写到了后半夜。

    唐映自闭了,完全见姬厉行上床,还想抱着自己睡觉。

    她想也不想的一脚踹上姬厉行,“你出去,我不想跟你睡觉!”

    姬厉行准确无误的抓住她的脚踝,“哪有新婚之夜,就把丈夫赶出房门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夫妻不和呢!”

    听听,这还是人话么。

    唐映的腮帮子气的鼓鼓的,“那新婚之夜,你还逼迫我写检讨呢,有你这样的老公么!”

    “我不管,反正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跟你睡觉!”

    再说了,这个家里就他们两个人,他不说,自己也不说,谁会知道他被赶出婚房了。

    脚踝被男人紧紧的握在掌心中,从掌心中传来的热度逐渐往上传,唐映的心也跟着烫了起来。

    “老婆受累了,老公这就来抚慰下老婆。”

    “……”

    这个不要脸的!

    怎么办,刚结婚,她就想离婚了!

    *********

    唐映第二天醒的很晚,秦慕是掐准了时间发消息过来的,询问他们昨晚上过的如何,有没有用上自己准备的新婚礼物。

    唐映看了眼床前的男人,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快速的回复秦慕,“别提了,你能想象得到我昨晚上被姬厉行压在茶几上写检讨的画面吗?”

    秦慕满脸的八卦,这又是什么情况啊。

    唐映这不就是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那头的秦慕笑的都快打滚了,好半天才回复一句,“我透,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就算是要跟你算账,也不急在新婚之夜啊。”

    她现在可以想象的到昨晚上的唐映有多么的惨兮兮了。

    唐映无奈的叹气,“你知道就好。”

    人生就是这么的难以预料啊,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婚礼上,还发誓说要宠她一辈子的,还没有过去几个小时,就啪啪的打脸。

    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以后再也不相信姬厉行说的话了。

    男人的手摸了上来,唐映没好气的推开他,“别碰我。”

    “还生气呢?”

    唐映不许,他就硬是凑过去,“好了,老婆别生气了,我认错好不好?”

    “不好!”唐映一肚子怒火,“昨晚上写检讨的人,又不是你!”

    姬厉行,“……”

    唐映相当的生气,不仅不许姬厉行碰到自己,还不想见到姬厉行。

    这不,一醒来,她就回了家。

    家里,何书真正应付着两个孩子。

    晚晚跟央央很想见爸爸妈妈,可是外婆说,爸爸妈妈昨晚上刚结婚,他们不能去打扰,得给对方一些时间,过二人世界。

    何书真刚说完,唐映就回来了。

    晚晚动作快,听见声音,率先跑到门口,“我去开门!”

    “妈妈,我不是在做梦吧!”

    晚晚呆呆的看着唐映,直到唐映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小家伙才反应过来。

    猛地扑了过去,抱住唐映的腰,“妈妈,你回来了呀!”

    “嗯,想妈妈了没?”

    “想,特别想,我跟妹妹想去找你的,可是外婆说让你们过二人世界,不许我跟妹妹去打扰。”

    什么鬼的二人世界,谁爱过谁过去,反正她不喜欢。

    “妈妈也想你跟妹妹!”

    唐映走进客厅内,央央也看见了妈妈,惊喜的大叫一声妈妈。

    厨房内,正在给两个孩子做午饭的何书真突然听见这一声,眉心一跳,怀疑是自己年纪大了,出现幻听。

    可脚下还是控制不住的往外面走,这不真就看见了唐映一个大活人。

    “你怎么回来了?”

    “这里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啊!”

    你不是应该跟女婿好好的过新婚么!

    可唐映说的很有道理,竟然让何书真无言以对。

    何书真往唐映的身后瞥了一眼,并未见到姬厉行的身影,“那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女婿呢?”

    “我回来,关他什么事情,他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反正跟我没关系。”

    “……”

    这置气的话语,一听就知道是小夫妻俩生气了。

    可昨天在婚礼上,不都还是好好的么,怎么回事啊。

    何书真询问唐映,唐映也不肯说,总是岔开话题。

    “妈,你烧了什么呀,好香啊,我肚子快饿死了!”

    她是真的说不出来昨晚上的事情,太丢人了。

    况且说给何书真听后,她妈肯定是偏向姬厉行那边的。

    唐映是真的肚子饿了,起床后,她就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

    姬厉行这个王八蛋,竟然真的不来追她!

    气死她了。

    唐映将何书真盛的一大碗面条,全部都吃光了,还觉得不够。

    “少吃点,你看看你最近胖的。”

    “我都饿了,我从昨晚上到现在都没喝过一口水,你家女婿虐待我,妈你也虐待我!”

    太偏心了,每次姬厉行过来,何书真总是烧一桌的好菜,果然他才是亲生的。

    唐映都是结婚的人了,脾气还愈发的像个小孩子。

    一记爆炒栗子落在唐映的脑袋上,“都是结婚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去给女婿打个电话,问他回不回来吃晚饭。”

    她猜测女婿应该是去忙工作了,不然不会单独让唐映一个人回来的。

    唐映撇了撇嘴,“我才不要打电话给他呢!”

    就算不用打电话,姬厉行也知道唐映去哪儿了。

    这边,刚去审问了景薇薇,他就很准时的出现在唐映家门口。

    央央这回跑的比哥哥快,“肯定是爸爸回来了!”

    唐映刚想说不许开门,就遭到来自自家母亲的冷眼,悻悻的闭上嘴巴。

    央央开门见到自己的爸爸,高兴的大叫一声。

    姬厉行本来就很宠小女儿,将女儿抱起来,“央央有没有想爸爸?”

    “想,我跟哥哥都很想爸爸的!”

    姬厉行满意的笑了起来,走到客厅内,看了眼唐映,而后问道女儿,“那妈妈有没有想爸爸呢?”

    央央嘴甜的很,出于本能的说道,“妈妈也很想爸爸的。”

    姬厉行得意的笑了起来,至于另外一边的唐映则是嫌他幼稚的翻了个白眼。

    时间尚早,姬厉行先回卧室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

    唐映就窝在沙发上,陪两个孩子一起玩大富翁。

    这游戏都玩几百次了,可两个小孩这就是喜欢的很,每次都百玩不腻。

    姬厉行踢了下自家儿子的小屁股,晚晚随即抬起头,对上爸爸的视线。

    姬厉行:过去点,你占到老子的位置了!

    晚晚:……

    他一点儿也不想给爸爸挪位置,可是爸爸实在是太凶了。

    晚晚想向妈妈求情,姬厉行已经面无表情的将他拎起来,往一旁丢去。

    直到身边坐着一个高大的男人,沉浸在游戏中的唐映这才反应过来。

    见自家儿子委屈巴巴的坐在另外一边,立即呵斥姬厉行,“你幼不幼稚啊!”

    赶走了儿子,姬厉行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仗势欺人,反而还厚脸皮的说道,“我跟我老婆坐一块儿,这怎么啦,有本事你让他也去找个老婆啊。”

    唐映锤了下他的胸口,“儿子还小呢,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用力的推了下姬厉行,男人纹丝不动,如同老僧入定。

    唐映也真是佩服死他了,既然他不走,那自己走,总行了吧。

    唐映朝儿子那边走过去,小央央也就换了个位置。

    小家伙还特别的贴心,怕冷落到自家的老父亲,特意坐在爸爸妈妈的中间。

    “爸爸,妈妈嫌弃你,央央不回嫌弃你的。”

    姬厉行,“……”

    他原本还是可以坐在唐映身边的,结果又突然插进来另外一个。

    姬厉行这回没再乱动了,而是看着唐映跟两个孩子玩游戏。

    玩了一局,最终以晚晚胜利,姬厉行看不下去了,也加入到他们的游戏之中。

    姬厉行玩游戏太厉害了,就是放水,他也是稳赢的。

    更何况,这种摇骰子,简直是他的天下。

    基本上他想要什么点,就能出什么点。

    要不是怀疑他的本事,真怀疑他是不是出老千了。

    连续玩了几局,都是以姬厉行全胜为结局。

    到最后一盘时,唐映就剩下个穷光蛋了,恰好又走进了姬厉行的地盘上。

    男人凑过来,“我可以借给你钱,不用利息,但是你得给我点其他的甜头。”

    最后一句,姬厉行是压在她耳边小声说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

    唐映的耳根子都跟着烫了起来,羞愤的瞪他一眼,“用不着!”

    这人,就知道占便宜。

    姬厉行看着她,“不借钱的话,那你就输了呀。”

    唐映想赢,最终还是委曲求全的向姬厉行借了钱,顺便还欠了他一个彩头。

    姬厉行一手将钱拿给她,一边说道,“晚上我再问你讨回来!”

    唐映哼了一声,继续玩游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