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娇妻高高在上 > 第587章 你,跟我来一趟卧室

第587章 你,跟我来一趟卧室

    唐映已经计划好了,她才不会让姬厉行占便宜呢。

    回头等睡觉的时候,她就把姬厉行关在门外。

    他要是不开心,那大可以回去睡觉啊。

    一想到昨天晚上这个人逼着自己写检讨书,唐映就讨厌死他了。

    觉得把他关在门外,还算是便宜他了。

    唐映想做的事情,姬厉行怎么会不明白。

    唐映一个小眼神扫过来,他就知道唐映在打什么主意了。

    不过,他也没有踹穿,一边将纸币借给她,一边趁机摸了摸唐映的小手。

    都一整天了,他连自家老婆的手都没有摸到,肝疼。

    不过,哪怕是这样,姬厉行也一点儿都不后悔昨晚上让唐映写检讨的事情。

    这就是一个教训,让她好好长点记性,看看她以后还会不会直接冲上去。

    这次的景薇薇体力弱,那下次要换个身材强壮魁梧的男人,她是不是还得冲上去。

    姬厉行宁愿唐映没有任何的危险。

    唐映下意识的缩回手,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他一眼,警告他赶紧松手。

    姬厉行抓着还舍不得放手了,“孩子还看着呢,你总不能让两个孩子以为我们俩刚新婚,就吵架了吧!”

    唐映,“……”

    小孩子的心灵是最敏感的,经受不起任何的打击。

    尤其是来自于他们的启蒙老师父母。

    真是什么好话都被姬厉行说了去,唐映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你快松开我呀!”

    “舍不得松手,我老婆的手真好看!”

    这人还得寸进尺上了,唐映真想一巴掌将他给拍飞了。

    两个孩子就这样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们,央央忽然说了一句,“爸爸妈妈牵手手,羞羞!”

    央央现在长大了点,稍微懂点事情了。

    唐映可不想自己将来的女儿真的早恋,连忙拍开姬厉行的手,假装咳嗽一声,然后一本正经的说,“来来来,我们继续玩游戏!”

    唐映向姬厉行借款之后,运气就突然好了起来。

    或者是说,这是姬厉行在故意的放水,因为姬厉行每次都踩在她的地盘上,然后不停的给她交过路费。

    姬厉行故意的放水,不一会儿唐映终于赢了。

    唐映输了一个晚上,这会儿终于赢了,也感受到游戏的快乐,“我赢了!”

    姬厉行是最先破产的那一个,他凑过去,“我老婆真厉害,看来以后是做房地产商的料子啊!”

    这彩虹屁吹捧的,唐映都不好意思看他。

    当着姬厉行这个大佬的面上,她可不敢班门弄斧。

    “等我老婆赚了钱,就可以养我们了!”

    尽管这样,唐映还是飘了,“要养也是养两个孩子,你给我一边儿去!”

    姬厉行啧啧的叹声,“老婆,咱们家所有的钱财都在你身上了,你要是不养我,我就得去喝西北风了!”

    唐映本来想说,谁想养你啊,可话到了嘴边,却又变成了了另外一句,“谁知道你有没有藏私房钱!”

    事实上,凭借着姬厉行的本事,就算他分文钱没有,她也相信姬厉行有本事东山再起的。

    姬厉行轻笑一声,冲着唐映投望过去一个暧昧的眼神,“我没有藏私房钱,不信的话,你可以搜身呐!”

    鬼才要搜身。

    时间已经不早了,唐映不搭理他,招呼两个孩子去洗澡睡觉。

    央央表示今天晚上想跟妈妈睡觉,唐映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

    姬厉行可不同意,一本正经的忽悠起女儿,“央央,你已经长大了,是个大姑凉了,得学会一个人睡觉!”

    “你老是跟妈妈一起睡觉的话,你不仅不会长大,你也不会变的跟妈妈一样漂亮哦!”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

    姬厉行是知道自己女儿很爱漂亮这个弱点的,凡是搬出这个理由,小央央就算再不愿意,也会去做的。

    譬如现在,央央听说自己不会变的漂亮,立马就焦急起来,拽着姬厉行的袖子,“爸爸,那我……”

    她想变的漂亮,跟妈妈一样漂亮,然后再找一个像爸爸这样的人。

    姬厉行摸了摸自家女儿的脑袋,“乖,今晚上自己一个人睡觉好不好?”

    央央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妈妈,撅着小嘴巴点点头,嫩嫩的回答,“好!”

    至于儿子嘛,那是不用忽悠的,直接用眼神镇压。

    晚晚觉得很是憋屈,他真是一点儿都不受爸爸的重视。

    爸爸要是随便给他买一个玩具,那他就不会跟妈妈睡觉了吧。

    小气鬼的爸爸!

    唐映可不管姬厉行如何忽悠两个孩子,她先回房间了,顺便还将房门给反锁上。

    确保万无一失后,唐映才拿了睡衣进了浴室。

    姬厉行难得给两个孩子讲故事,这一折腾,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回到房间内,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住了。

    以为这点小把戏就能拦住他,想得美!

    也不想想他以前是做什么的!

    虽说没有钥匙,但姬厉行只需要一根铁丝就搞定了。

    家里的门锁本来就设置的格外简单,轻轻一捅,门锁就打开了。

    姬厉行进来时,唐映已经睡下了。

    她昨晚上睡得极晚,再加上白天又没有好好的睡觉,这会儿一沾上枕头,眼皮子止不住的往下耷拉,不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至于姬厉行在哪儿过夜,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

    唐映睡得很沉,连姬厉行上床,她都没有感觉到。

    整个人习惯性的缩成小小的一团,姬厉行掰过她的身子,让她正对着自己,抱着唐映入怀睡觉。

    怀中的女人轻轻的呻吟一声,不安分的在他的怀里动弹了几下。

    姬厉行将她搂住,“睡吧!”

    唐映隐约的听见了姬厉行的声音,迟疑的叫了声姬厉行,男人应声,“我在你身边!”

    这句话,无疑是让不安的唐映产生了心安感。

    她靠在男人的怀中,逐渐的又投入到睡梦中。

    这一晚上,唐映的睡眠质量很好,一觉睡到大天亮。

    鼻子跟前,有一堵热乎乎并且很硬的东西挡住,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指腹下面是温热的。

    忽然,一只手覆在她的手背上。

    唐映还没睁开眼睛,男人吻上她的手背,“早啊!”

    嗯,她怎么就听见了姬厉行的声音呢?

    这不应该啊!

    唐映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是这样真实的触感,还有真切的声音,一切都不像是假的呀。

    掀开眼皮,恰好对上近在咫尺的男人,大脑还没有缓过来,“你……”

    你字被姬厉行堵住口中,紧接着她被男人封住了唇。

    早上的男人都有一种特别的强盛的**,不能轻易的招惹,否则这火不是她能随随便便扑灭的。

    唐映被姬厉行搂在怀中,已经能隐隐的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滚烫,脸颊忽然烧了起来。

    不光如此,她一直被封住了嘴唇,肺里的氧气也快不够了,嘤嘤嘤的躲开他的吻。

    姬厉行松开她的嘴唇,又亲了下她的脸颊,“怎么,看见老公,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唐映的脸颊红扑扑的,又水灵灵的想让人掐上一把。

    他还真就这么做了,手感比想象中的好。

    刚睡醒的女人,意识还没有彻底的回笼,一时缓不过来。

    等她想起来的时候,恨不得一脚将姬厉行给踹到床下去。

    可惜她的目的被姬厉行一眼看穿,先一步的将她搂入到自己的怀中,没让唐映得逞。

    唐映再推眼前的男人,眼前的人也是纹丝不动,她气的大叫,“你怎么进来的!”

    “开门进来的!”

    “开门?”

    她不是记得自己将备用钥匙都给藏起来了么,这人是怎么拿到的?

    还是说,他早就预料到自己会藏起钥匙,所以他提前又去备份了?

    不应该吧,他也不至于这么料事如神啊。

    唐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你给我下去,我还生气呢!”

    “这可不行!”姬厉行抱住她,让唐映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炽热,“老婆,我现在身体不舒服,你要帮帮我!”

    “别忘了,你昨晚上还欠了我一件事呢!”

    欠了他的,可不是那么好还的。

    唐映不愿意,可是耐不住姬厉行磨蹭呀,身子被他磨的水花泛滥,就算不想要,她的**也被勾引上来了。

    ……

    事后,唐映极其疲惫的躺在枕头上,浑身湿漉漉的,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唐映累的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姬厉行掰过她的脸,亲了下她,“老婆,舒服吗?”

    唐映气的牙痒痒的,恶狠狠的照着姬厉行的嘴唇咬了回去,“是我睡了你,不是你睡了我!”

    他们俩这么多年,身体极其的契合,不管怎么弄,都是舒服的。

    姬厉行勾着嘴角轻笑一声,说了声老婆大人说的是,然后挑着她的嘴角说道,“那你倒是给老公一个评价,老公弄的你爽不爽?”

    唐映翻了个白眼,不想评价。

    男人哪里是能这么被敷衍过去的,他了解唐映身上每一处的敏感的地方,“不说,我可是再要来一次了!”

    说着,他的掌心笼罩在唐映敏感的地方。

    唐映起先还骨头硬,不肯说话,直到后面实在是受不了姬厉行的折腾了,连连求饶,姬厉行这才将人给放了。

    被闹腾一番,唐映更加不想动了。

    可是她浑身还黏糊糊的,不舒服极了。

    使唤起姬厉行,“你抱我去洗澡啊!”

    *******

    洗了澡后的唐映又睡了一觉,等醒过来的时候,姬厉行已经不在身边了。

    唐映询问何书真,得知姬厉行上午就出去了,一直到傍晚都没有回来。

    也不知道他是干嘛了。

    唐映心不在焉的窝在床上,床头开了一盏小灯,等姬厉行回来。

    她等的呵欠连绵,一直强撑着不睡觉。

    差不多十二点,姬厉行才回来了。

    唐映听见动静,连忙缩进被窝里面。

    感觉自己跟做贼了一般,紧张的连灯都忘了关。

    好在,姬厉行并没有在意,以为唐映是特意给他留的一盏夜灯。

    以往,她也是有这个习惯的。

    自己一身的味道,不光自己嫌弃,唐映闻着也会不舒服。

    姬厉行直接进入到浴室,将自己洗干净,才上床搂着唐映睡觉。

    唐映闭着眼睛,感觉到男人身上的冷意,默默的往旁边躲了躲。

    男人似是也没有太在意,长臂一揽,将远离的她又重新捞进自己的怀中。

    唐映本来是有一肚子的话的,结果一靠近姬厉行的怀中,她就更加困了。

    算了,还是明天再问他吧。

    唐映前天晚上睡得很早,以至于第二天也比平时早起了很久。

    醒来后,又是没见到姬厉行,以为他又出门了。

    正闷闷不乐的坐在餐厅内用早餐,就见姬厉行从外面回来。

    “醒了?”

    唐映唔了一声,目光往姬厉行的身上扫。

    他穿了一身运动装,衣服上还湿透透的,应该是跑步锻炼去了。

    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家伙,同样的也是出了一身汗。

    晚晚跑过去向妈妈诉苦,唐映还没来得及安慰自家宝贝儿子,姬厉行就走了过来,“你那弱鸡身体,还不锻炼,我看以后打架,你还能打得过谁!”

    被爸爸嘲讽为弱鸡,晚晚不甘心的撅着小嘴儿。

    可姬厉行说的是事实啊,他最近被外婆好吃的好喝的养着,整个人胖了十来斤,脸蛋都圆润了好多呢。

    小肚子都是肉乎乎的肥肉,而他的爸爸身材很好,都是肌肉。

    晚晚偷偷的往姬厉行的身上飘,又抱着唐映哭诉,“反正爸爸就是欺负我!”

    唐映咳嗽一声,“好,妈妈帮你教育他!”

    盯着姬厉行看,用严肃的口吻道,“你,跟我来一趟卧室!”

    “先把牛奶喝了,不着急,我听你的教育!”

    姬厉行一副逆来顺受的乖巧的模样,反而是让唐映产生了怀疑。

    他是不是有什么不轨的目的啊!

    这样想着,唐映有点方,连喝牛奶都一直盯着姬厉行的脸看。

    突然间,不想将姬厉行叫去卧室教训了。

    怎么看,她都觉得姬厉行看向自己的眼神,像是一头野兽看到了他垂涎已久的猎物。

    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两个字危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