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娇妻高高在上 > 第590章 我为何要来看你的笑话?

第590章 我为何要来看你的笑话?

    或许来人不是他,又或者是他,就连景薇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都已经深陷绝望之中了,还在期待些什么东西。

    呼吸逐渐的变轻,心跳声也跟着慢了下来。

    门忽然被打开,率先进入到眼底的是男人修长的身子。

    他的脸背对着自己,侧脸低头看向另外一旁,像是在看什么自己至爱的宝贝一般。

    姬厉行生来高大,唐映比他不知道小巧了多少,故而景薇薇没能瞧出来他另外一边的人是谁。

    直到姬厉行让开身子,露出唐映那张宛若天仙的面容,呼吸紧紧一滞,眼瞳瞪的老大了。

    她想到姬厉行会来,却没有想到姬厉行会带着唐映一起来。

    这个女人,一定是见自己落魄了,特意过来嘲讽自己的。

    被拷在背后的手死死的捏成拳头,满目憎恨的望着唐映。

    耳边是姬厉行温柔的声音,“小心点。”

    顿时,一颗心像是被摔在地上,噼里啪啦的碎裂。

    小心点,是指的小心自己么?

    心中满是苦毒,看向唐映的眼神,恨不得立马杀死她。

    跟前的两人,连正眼都不瞧她,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

    唐映她肯定是来炫耀的,这个恶心的贱女人。

    耳朵里嗡嗡嗡的响着,她面目狰狞,眼底满是恨意的盯着唐映看。

    唐映不知道低低的在姬厉行的耳边娇嗔了一句什么,男人没说话,似是妥协了她,伸手拂过她的面庞,替她整理好耳边的碎发。

    这哪里还是她认识的高高在上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会对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震惊的同时,亦是心碎。

    唐映好不容易敷衍完姬厉行,扭过头来看向景薇薇。

    一双死气沉沉的眸子正盯着自己看,若是一般人,怕是早就被她盯的背后阴森森的,但唐映无所谓,甚至不在意。

    她看了眼男人,姬厉行不是很情愿的往外面走去。

    其实,他也没有走远,就站在门口。

    不过就是听不太清楚,里面两人的话。

    唐映确定姬厉行出去之后,便对着景薇薇笑了起来。

    她看向一身狼狈的景薇薇,心中说不出有几分的唏嘘。

    谁能想到曾经高高在上,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会变成这副模样。

    两人互相打量,彼此在看着对方。

    景薇薇看着唐映无论如何打扮,都如此的光鲜亮丽,再看向自己,身子早就脏了不说,她甚至……

    景薇薇最先按捺不住,她的喉咙像是被磨砂纸磨过一般,沙哑低沉,“唐映,你今天是来看我笑话的?”

    她如今什么都没有了,更加比不过唐映。

    唐映莞尔,否认道,“你都已经狼狈成现在这样了,我为何要来看你的笑话?”

    眼下的景薇薇,的确是惹人可怜,可可怜之人,必定有可恨之处。

    一想到她曾经想要自己的命,即便是她同情心泛滥,也不可能对景薇薇心软。

    故而,她说出的话,也并未那样温柔。

    跟姬厉行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他们的说话方式语气,以至于连看人的眼神,都几乎是一样的。

    一样的令人寒凉,说不出的熟悉感。

    “你有什么可值得我嘲笑的?”唐映冷冷的望着她。

    如今的她,根本没必要拿自己跟景薇薇相比较。

    与她相比,不过是拉低了自己的段位。

    听到有人贬低自己,景薇薇恨不得抬手甩她一巴掌。

    背后的手铐哗啦啦的作响,手腕处被磨破的皮疼的她龇牙咧嘴。

    一边疼,一边却面目更加狰狞的叫着她的名字,“你给我等着,我迟早要让你生不如死!”

    她肆无忌惮的放着狠话,唐映非但不在意,反而有几分想笑,“你都这样了,还想对我怎么样?”

    “别说是姬厉行对你如何,哪怕是我亲自动手,你也反驳不了。”

    她向来不是个柔弱的女人,那些作奸犯科的事情,她也是见了不少。

    真正生活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没有谁是百分之百干净的。

    她笑的云淡风轻,“我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你了。”

    景薇薇的眼中立即闪过一抹惧意,“你敢!”

    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景薇薇心中害怕起来,不断的往后退,眼神惧怕。

    说到底,她还是怕死。

    不然,早就在婚礼当天,她就应该已经死了。

    她怕死,所以哪怕生活在污泥里,也要苟且偷生下来。

    她要姬厉行跟唐映死!

    唐映呵呵的笑起来,“我为什么不敢?”

    “你看你都被关了这几天了,姚松源有来找过你么?”唐映好笑的望着她,“哦,你的老公,完全不在意你,他昨晚上还搂着两个女人呢。”

    提到姚松源,景薇薇胃里本能的泛出一丝的恶心。

    若不是那人吩咐给自己的任务,她根本就不会接近姚松源那个猥琐的令人恶心的老男人。

    “我想要你在这儿死去,就能保证这世界上无人会找到一丁点儿的线索。”

    唐映只是吓唬一下景薇薇,看看从她的嘴里,能不能挖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从一个死字便看出来,这个景薇薇还是挺惜命的。

    她要是景薇薇,早就自杀了。

    做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则跟骨气。

    景薇薇这人啊,为了活下去,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抛掉了。

    景薇薇拼命的摇头,眼瞳逐渐的放大,变的空洞没有聚焦,“不可能的,他一定会管我的!”

    似是魔怔了一般,他一定会管我的这句话,景薇薇念叨了十几遍。

    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后,她恶狠狠道,“你们要是杀了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个他,指的不是姚松源,那必定是姬厉行口中的另有其人了。

    唐映更加冷酷的打断了她的希望,“谁会来救你?”

    “景薇薇,你少做梦了,你被关在这里这么久,有谁来看过你一眼么?”

    那个人,当初真有本事将景薇薇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弄走,那么现在也是有本事进来给景薇薇递一句话,让景薇薇心安。

    景薇薇早就乱了阵脚,不管唐映说什么,她都会先怀疑上几分。

    继而又被自己狠狠否定,“不会的,他说过不会抛下我的!”

    唐映进一步紧逼,“不会抛下你,那你又怎么会在这儿?”

    接下来,都不用唐映怎么质问,景薇薇自己就跟疯了一样。

    自说自话,将唐映想知道的那个人的名字说了出来。

    江辰岳这个名字,唐映再熟悉不过了。

    如果她记得不错的话,江辰岳好像跟陆厉淮是一同竞选的。

    后来,是陆厉淮的票数更多一些,他成了掌握大权的人。

    或许,江辰岳是不甘心,才会做出这些事情。

    目的已经达到,唐映看了眼可怜的景薇薇,“杀人是犯法,是要坐牢的,我可不想为了你,而把我自己给搭进去。”

    景薇薇猛然间抬起头,含着期冀的目光望着她,唐映捏了捏眉心,“况且,你也不配让我们动手,你这样的人,下半辈子只适合在监狱里活。”

    至于监狱里面,她能混成什么样子,那就跟自己无关了。

    景薇薇面目又变的憎恨起来,“唐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跟姬厉行,永远都不会在一起!”

    唐映丝毫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中,“那就让你失望了,我跟他已经结婚了,我们会在一起,一直白头到老。”

    对于他人恶毒的诅咒,唐映想听都不想听,直接转身出去。

    景薇薇看向唐映的目光,恶毒的狠,恨不得冲过去,将唐映弄死。

    身后传来哗哗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唐映可怜的望她一眼,“希望你在监狱里,能好好忏悔自己的错。”

    不过看她这模样,应该是永远也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在哪里了。

    门外的姬厉行听见里面哗哗的金属声,生怕里面有了冲突,景薇薇会伤害到唐映,迫不及待的进来。

    刚好,唐映人完好无缺的站在他的跟前,姬厉行将她护进怀中,满是关心,“她没伤害到你吧?”

    唐映摇摇头,“我没事!”

    说着,朝他递过去一个眼神。

    亮晶晶的眼眸里,暗藏着一丝小小的得意,仿佛在说,你一会儿肯定要夸我的。

    姬厉行岂会看不出来,他护着唐映出去,“我跟景薇薇再说上几句。”

    唐映拽住他的袖子,“其实她也挺可怜的,你别太冷酷了。”

    到底是爱过他的女人,可怜可恨的同时,又让人觉得她很惨。

    如果她不这么计较,或许她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景家大小姐,过着人人羡慕不已的生活,而不是沦落到要进监狱。

    可惜,人生没有如果,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人总是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的。

    唐映就站在门口等姬厉行,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什么。

    比她预料的时间要快,没一会儿姬厉行就出来了。

    “这么快?”

    姬厉行捏了下她的鼻子,“你以为我跟她在叙旧?”

    唐映努了努嘴,冷哼一声,“谁知道呢!”

    语气中,隐隐的泛着一丝醋味。

    姬厉行的心情忽然晴朗下来,“不过就是警告两句,顺便让她死心而已。”

    “那万一,她要是对你不死心呢?”

    景薇薇是个执着的人,她所做的一切疯狂的事情,应该都是为了姬厉行。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姬厉行捏着她的小手,“我现在身边已经有你了。”

    对于景薇薇,他的情绪无疑是复杂的。

    他很感谢景薇薇将他救起来,可又厌恶她做的事情。

    让自己失忆,与唐映分开这么久,甚至在那期间让唐映伤心。

    景薇薇从头到尾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从来不顾他人的感受。

    她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不管这个瓜,是不是甜的。

    姬厉行带着唐映回到办公室里,两个小家伙正在打游戏。

    连爸爸妈妈进来了,他们俩都盯着屏幕,一动不动的。

    晚晚狂摁游戏手柄,另外一边的央央则是瞎摁,她连自己手中的游戏手柄没有插电都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很厉害。

    姬厉行咳嗽一声,小家伙手一抖,立马就死了。

    满是怨念的望着姬厉行,“爸爸!”

    “我说什么了?”姬厉行满脸跟自己无关,看了眼游戏手柄,“这玩意是从哪儿弄来的?”

    看上去有一些年头了,就连这个游戏,也都是自己小时候玩的。

    “张叔叔拿给我们玩的。”央央嘴甜的说道。

    见到爸爸妈妈,她立即对游戏丧失了兴趣,伸开手臂,要爸爸抱抱。

    姬厉行自然是宠溺女儿的人,将她抱进怀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唐映无奈的笑,以前还真看不出来姬厉行是个宠女狂魔。

    姬厉行哄了一会儿女儿后,将她放在晚晚身边,让他们俩兄妹继续玩。

    至于自己,走到唐映身边,跟她说起正事来。

    两人声音不高,小孩子又沉迷于游戏,听不见他们二人的对话。

    姬厉行问道,“刚才景薇薇是怎么跟你交代的?”

    上次他询问景薇薇,可景薇薇死也不肯说。

    而唐映又是她防范的对象,她怎么会对唐映说?

    “那说明我厉害呗!”唐映得意的说道,她自己夸了一下自己,然后对姬厉行叙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姬厉行面露诧异,“你确定是这个名字?”

    唐映点头,“应该是真的,她当时已经陷入了半疯魔的状态中,喃喃自语的话应该不会作假,如果真是假的,那就证明景薇薇她太厉害了!”

    姬厉行沉默不语,唐映见他脸色不太对劲,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这个江辰岳,不一般,也亏的他是沉得住气。”

    唐映恍然大悟,看样子八成是他了。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呐?”

    她问的是景薇薇,总不可能一辈子将她关在这里吧。

    “景薇薇即将被警方传送回国,你不用担心,这回她是跑不了了。”

    既然知道景薇薇背后的人是谁,那他们就会有所防范。

    何况,那人应该是已经把景薇薇当成一颗弃子了。

    否则不会到现在,还没有现身。

    两人聊着天,话就说到了其他上面去。

    两人陷入浓情蜜意中,完全将一旁的两个孩子给忘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