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娇妻高高在上 > 第589章 你会保护好我的吧?

第589章 你会保护好我的吧?

    虽然不知道姬厉行是用什么法子坑了自家的儿子,不过她儿子真的是好惨啊。

    小小一年级,就过上了悲惨的还债日子。

    唐映白他一眼,“他好歹是你儿子呢。”

    姬厉行反驳一句,“现在我所有的钱都是你的,他打碎的那个花瓶,两千多万,也就是说,你一下子损失了两千万。”

    唐映,“……”

    说不过说不过!

    两千万,听的唐映心口痛,“你怎么买这么贵的花瓶呀?”

    “好看。”

    “……”

    唐映感觉自己要得内伤,真想一口血吐出来。

    实在是不能理解有钱人的世界,有个两千万现金,她可以随随便便在市中心买两套房子了。

    姬厉行他居然只买了一个花瓶,还随便放在家里,被小孩子给打碎了。

    心痛不已,那都是她的钱啊。

    心痛的同时,忘了自己也是个有钱富婆了。

    唐映心疼了一会儿,又关心的问道,“你没打人吧?”

    “你觉得我看上去像是会打人?”

    在姬厉行凶狠的眼神下,唐映缩了缩脖子点头。

    他看上去就是那种阴戾凶狠的人,就算不会动手,也会算计别人。

    自己心里,还没有点数么。

    姬厉行啧了一声,凑过去,“晚上,我再好好收拾你!”

    晚晚垂头丧气的从房间里面出来,唐映立马将儿子召唤到自己的身边,了解了下经过。

    晚晚毕竟还小嘛,比不上姬厉行这狡猾的老狐狸,很容易就跳进了姬厉行挖的坑里面,而且还不自知。

    他懵懂的问了一句,“妈妈,两千万是很多钱吗?”

    这个问题,值得仔细的思考,再回答。

    对于一般人来说,两千万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可对于姬厉行来说,大概就是几毛钱的事情吧。

    唐映打了个比方,“你喜欢吃的钢铁侠手办,两千万就可以买一屋子的钢铁侠手办。”

    晚晚被妈妈的话给惊呆了,都说不出话来。

    竟然可以买那么多的钢铁侠手办,那他是不是可以自己也搞一套了。

    唐映以为小家伙不说话,是被吓到了,摸了摸他的脑袋,“没关系的,钱可以慢慢赚的。”

    ********

    姬厉行将儿子的欠条收拾好,这可是将来的养老钱。

    这刚才结婚没多久,姬厉行就已经不想工作了,恨不得整日在家,陪着老婆跟女儿。

    他打算等自家儿子一毕业,就让他接管公司,这样自己就彻底悠闲下来了。

    夜里,姬厉行搂着唐映躺在床上,听着他说退休后的环球旅游生活。

    唐映推了下他的肩膀,“有你这么坑儿子的么。”

    “这不叫坑,而是培养他的能力,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早就出来闯了!”

    唐映不想跟他说话,干脆一个翻身背对着他,钻进被窝里面。

    姬厉行也没有拉开被子哄她,而是任由她闷在被窝里面出一头汗。

    唐映憋了一会儿,实在是受不了了,掀开被子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姬厉行凑上来,“这就憋不住了?”

    唐映捂住他的嘴唇,“不许亲我!”

    她瞪着他,“说,你是不是去见景薇薇了?”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景薇薇现在应该是还被姬厉行关起来的。

    至于关在哪里,她又被怎么样了,唐映是不知道的。

    提到景薇薇,姬厉行拧着眉头,欲凑过去,继续亲她,想跳过这个话题。

    唐映执着起来的时候,也没那么容易被敷衍过去。

    “不说的话,你就一个人睡觉吧!”

    她跑回家了,姬厉行没有在第一时间内找过来,肯定是去见景薇薇了。

    景薇薇身上,应该是有一些他想知道的秘密。

    “就关于姚松源的事情。”姬厉行没有过多的谈论,唐映估摸着这事跟陆厉淮有关。

    陆厉淮对外称有病在身,一直在家中休养,却偏偏来了这里,并且姚松源跟景薇薇也在。

    陆厉淮身居高位,肯定是有一些人想对他不轨。

    姬厉行不想让唐映掺和到这些乱七八糟且复杂的事情中,聪明的唐映却自己猜出来了,“听说陆厉淮病的快死了,我猜他装病,是跟姚松源有关?”

    姬厉行盯着唐映的眼睛,久久没有说话。

    唐映等不及的问道,“是不是?”

    姬厉行不想说,有意回避,啪的一声关掉了灯。

    冷漠的吐道,“睡觉!”

    心中隐约的有了个猜想,唐映愈发的好奇,哪里还能睡得着。

    屋内瞬间变的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唐映看不见,可是姬厉行还躺在她的身边呢。

    她一个翻身,压在姬厉行的身上,捧住男人回避的脸,质问,“是不是啊?”

    漆黑之中,唐映盯着姬厉行那张脸,忍不住的咬住他的嘴唇,“你快告诉我,是不是我猜的那样?”

    “陆厉淮故意装病,让姚松源放松警惕,又或者是说,姚松源早就知道陆厉淮快“不行”了,所以才敢如此的大胆放肆?”

    关于陆厉淮的一些传闻,唐映多多少少也是听过的。

    唐映把事情猜得七七八八,姬厉行想否认都不成。

    他叹了一声气,抱着自家老婆的腰,索性坦白道,“你说对了一半,不过真正想要陆厉淮的命,是另有其人。”

    “姚松源不过是对方养的一条走狗,就连景薇薇知道的事情都比他多。”

    景薇薇就是刻意被安插在姚松源身边的,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要不然,光凭借一个姚松源,怎么可能将景薇薇的踪迹隐瞒的如此隐秘。

    况且,那时让景薇薇在他们眼皮底子下凭空消失,也不是姚松源一个人能做到的。

    “那这个人是谁?”

    姬厉行摇头,“暂时还没有确定,景薇薇这次倒是比之前厉害了许多,嘴巴死咬着不放,什么都不承认。”

    去见过一回景薇薇,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从她的口里捞到,简直是浪费时间。

    唐映愈发的好奇了,“我想见一见她!”

    “谁?景薇薇?”

    唐映嗯嗯的点头。

    男人敛眉,果断的否决,“不行,你不能见她。”

    “为什么呀,我又不做旁的事情!”

    “她上次拿刀想伤你。”

    想起婚礼当天的画面,他就头皮一阵发麻。

    这样的事情,姬厉行绝对不会让唐映再有第二次。

    “可是她不是被你们关起来了么?”

    唐映不死心的缠着他,“你们可以将她身上所有利刃都收起来,这样她就伤害不到我了呀!”

    “你要是在不放心的话,也可以你就坐在旁边,看着我们俩呀!”

    “再说了,就算景薇薇想伤害我,你在我身边,你会保护好我的吧?”

    说实话,之前她不信景薇薇能伤到自己,现在她被束手束脚,就更加不可能了。

    奈何抵不过男人的小心翼翼,对于这一点,唐映有些哭笑不得,她又不是什么易碎品。

    姬厉行是真不同意,唐映磨了他很久很久。

    平常都没什么精力的,这会儿硬是跟姬厉行耗着,不让他睡觉,自己也睡不了。

    唐映的再三保证下,姬厉行不得不答应了她。

    这事要是被晏黎书知道了,八成又要说他是栽到了唐映的手心里,一点原则都没有。

    姬厉行答应了唐映,唐映高兴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晚安!”

    ****

    第二天一早,身旁的男人一有动静,唐映也跟着醒过来。

    她刚刚睡醒,嗓音沙柔,“你去哪儿啊?”

    “卫生间,时间还早,你先睡觉吧!”

    姬厉行起身进入到卫生间里,没过一会儿,发现唐映也跟着进来,站在他的身边挤牙膏。

    “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男人将胡须刮掉,唐映含着一嘴的泡沫,说的含含糊糊的。

    “那还不是怕你把我给甩掉啊,你今天答应了要带我去见景薇薇的。”

    他这般偷偷摸摸的起床,分明就是想反悔。

    幸好,她长了个心眼,才不至于被他给甩掉。

    姬厉行有些无语,忽然恶心眼的将泡沫抹到唐映的脸颊上,弄的唐映满脸都是白色泡沫。

    唐映被他弄的狼狈,气呼呼的将脸蹭过去,弄在他的衣服上。

    两人在浴室里一番折腾,谁都没比谁好到哪里去,皆是狼狈的从里面出来。

    唐映赶紧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顺便还化了一个淡妆。

    姬厉行见她在化妆,人也凑了过去,“把我这脸上的也遮一遮。”

    姬厉行的脸颊上,留着唐映两排很是整齐的牙印。

    刚才她被男人弄一脸泡沫,生气之下咬出来的。

    姬厉行还是挺在意自身形象的,顶着这牙印在家也就算了,出去见自己的下属,那可不行。

    他是他们的老板,得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不能被嘲讽。

    唐映让开位置,将姬厉行摁坐在凳子上,一边细心的给他遮去牙印,一边吐槽,“活该,谁让你弄我的!”

    遮盖的效果不是很明显,不靠近看的话,是看不见的。

    姬厉行看了一眼,心想着这是自家老婆留下的痕迹,说出去也不算是太丢人。

    夫妻俩用过了早餐,就准备出门了。

    晚晚跟央央也跟上来,尤其是小女儿抱着爸爸的大腿,就差没眼泪汪汪了。

    姬厉行一时心软,将女儿抱起来,往外面走去。

    当着孩子的面上,唐映跟姬厉行心有灵犀的谁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景薇薇是在九号公馆里的一个密室里面,那里一般都是关着最重要的人。

    景薇薇能进入到那里面,也算是给她一个面子了。

    张逵一大早就在门口等着,见到车子停在门口,连忙迎上去。

    看到小少爷跟小姐,喜笑颜开,两个小家伙嘴甜的叫了声张叔叔。

    看的张逵就更加想要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了。

    姬厉行让着张逵将两个孩子送去姬厉行的办公室。

    晚晚拽住唐映的衣服,“妈妈,我们想跟你们在一起。”

    “乖,妈妈跟爸爸要工作呢,你们先跟张叔叔玩,好不好?”

    “那要多久呢?”

    “半个小时就够了。”

    晚晚点头,他做出哥哥的模样,懂事的牵着妹妹的手,跟着张逵进入到办公室。

    另外有人上来,领着姬厉行跟唐映去见景薇薇。

    昏暗的房间里,景薇薇坐在椅子上,手铐被拷在身后的椅背上。

    她已经被关了两天了,挣扎了不知道多少回,手腕上已经被勒的破了皮,一动伤口就生疼的厉害。

    久而久之,她就不敢动了。

    早上,有人给她送进来食物,景薇薇没有力气吃,一动不动。

    她被关在这里,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

    不过有人按时一日三餐的端给她,勉强的算出自己已经被关了快三天了。

    景薇薇渴的厉害,正想喝水之际,忽然听见外面的声音。

    如果是来送午饭的话,那似乎是比平常早了许多。

    不可能是有人来救她的,那么剩下的可能,就是有人要见她。

    听到开锁的声音,屋内的灯啪的一声打开,刺眼的灯光照射在她的脸上,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还没等她来得及适应灯光,对方就解开了她的手铐,“站起来,走!”

    景薇薇没有力气,刚站起来,就晕眩的要昏倒,还被对方粗鲁的推了一把,脚下没站稳,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狗吃屎。

    对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蛮力的将景薇薇从地上拽起来,“快点的,你装什么死!”

    景薇薇几乎是没什么力气的,借着人的力气往前面走。

    奈何旁边的壮汉还嫌弃她一身脏,懒得被她碰,躲了好几次,景薇薇不得不伸手扶着墙壁。

    她被人带到了一间更加明亮的屋子里,这个屋子要比之前的干净许多,而且中间还有一张桌子。

    她猜对了,是有人想见自己。

    会不会又是姬厉行?

    他没能从自己的嘴里套出话来,不死心的再次来问?

    想到那个男人,景薇薇的心情复杂的激动起来。

    她对姬厉行的感情是复杂的,又爱又恨,两种交织在一起,让她在面对姬厉行的时候,总是抱有最后一丝的期望,却在得不到男人的回应后,又是满脸的绝望。

    景薇薇被摁在一直上,双手重新被拷在背后。

    对方将她关在这里后,就走了。

    景薇薇一个人盯着白晃晃的墙壁,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有一些的期待,还有一丝丝的紧张与激动。

    她等了很久,终于听到了外面有动静。 富品中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