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梦想文学 > 娇妻高高在上 > 第588章 还没进去呢,我怎么出去呀

第588章 还没进去呢,我怎么出去呀

    尽管如此,当着孩子的面上,她不能表现出自己很怂的样子。

    于是,一口气喝完了牛奶,昂首挺胸的进了卧室,姬厉行紧跟在其后。

    他顺便还看了眼告状的儿子,给了一记意味深长的眼神。

    晚晚硬着头皮,才不怕姬厉行呢。

    姬厉行跟着唐映进入到卧室,唐映还没有想好找什么借口,就听见身后传来咔哒一声落锁的声音。

    即刻转过身,看向姬厉行,眼底闪过一抹惊慌,对上男人黑幽幽的眸子,她惊慌起来,“你怎么把门锁上了呀!”

    大白天的,不知道他想干嘛。

    唐映心慌慌,立即后退几步,与姬厉行拉开了一段距离。

    姬厉行几步上前,“当然是被我的老婆教训啊!”

    他说的一本正经,可微微上挑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可不是这个意思。

    一眼,便是看的唐映心惊肉跳,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停下,你就站在那里,不许再过来了!”

    唐映立即喝住他,再次往后挪动了几步,与姬厉行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

    仿佛这样,她才觉得舒服一些。

    “可是不靠近老婆,老婆要怎么教训我啊!”

    姬厉行要真能听话,唐映就不如此慌张了。

    他几步上前,抓住了唐映的手肘,将后退的她拉入自己的怀中。

    彼此的身体互相紧贴着对方,姬厉行轻声道,“这样靠的近些,老婆教育的我才能都听得见呢!”

    这哪里是被教育,分明就是耍流氓。

    唐映被他调戏的脸颊红通通的,“那你倒是先松开我呀!”

    “我想松开,可是我的手不听话呢!”姬厉行满脸无奈的说道,“所以,老婆你不能说什么过分训斥我的话,不然我的身子不听话,老婆你可是要遭殃的呢!”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连这种瞎话他也能说的出来。

    她红着耳根子反驳,“你又不是残废了!”

    姬厉行挑了挑眉,“有这样漂亮的老婆,怎么舍得会残废呢!”

    手指拂过唐映的脸颊,撩起她的头发,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老婆,我错了,我不应该让你在新婚之夜写检讨的。”

    男人的道歉,突如其来,令唐映没有任何的防备。

    两人靠的极近,姬厉行盯着唐映的眼睛,眼睛都不眨一下,真挚而又炽热。

    看的唐映都不好意思的别开脸去。

    她想起之前逼着姬厉行亲手写下的结婚请柬,两人也算是扯平了。

    刚刚想说自己其实已经没那么生气了,紧接着就听见姬厉行威胁自己,“老婆,你要是不原谅我,我的身子就要不听话了!”

    唐映一个回神,害羞的眼神立即变得震惊,随即转为怒瞪着姬厉行。

    那凶萌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敢动一下,试试看!

    亏她刚才还小小的感动了一下,这人还是死性不改,骨子里就喜欢威胁人。

    唐映腮帮子气的鼓鼓的,“姬厉行,你给我出去!”

    姬厉行抱着唐映的身子,贴向自己,用耍无赖的语气说道,“还没进去呢,我怎么出去呀!”

    这是**裸的荤段子,唐映的耳朵更加的滚烫了。

    “姬厉行,你……”

    “我说的是实话呀。”

    “……”

    姬厉行抱着唐映坐在沙发上,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捏着她的下颌,用半软的语气哄她,“映映,亲一个,好不好?”

    唐映有说拒绝的权利吗,她当然是没有了。

    唐映唔唔的还没有说出话,嘴唇就被男人给堵住了。

    她还在生气,起先是不愿意,随后被吻的入了情,身体的摩擦,让她愈发的情动起来。

    唐映为自己的身体反应感到羞耻,姬厉行却在她的耳边鼓励她,“映映,你是我的老婆,对我有感觉,没什么好羞涩的。”

    他鼓励唐映大胆,扣住她的后脑勺,重重的碾压了上去。

    在沙发上别有情致,对男人来说很刺激。

    可唐映吃不消,才坚持了一小会儿,就忍不住的推着他的肩膀往床上去。

    额头上皆是汗水,脑袋恹恹的耷拉在姬厉行的肩膀上,“去床上,我好累呀!”

    一直坐在姬厉行的身上动,她真的太疲倦了。

    下辈子,她也不要当个男人了。

    姬厉行替她捋了捋耳边的发丝,啄了下她的脸颊,抱着她去了床边。

    屋内很热,也没有开空调,两人一番耗尽体力的运动,皆是满身大汗。

    唐映不舒服的动了动,“你别靠着我,好热呀!”

    姬厉行半个身子压在她的身上,方才唐映一动,他刚刚偃旗息鼓的某个地方,又觉得可疑了。

    沿着唐映的脖颈慢慢的往上,他微微的喘气,“映映,我觉得我又行了。”

    唐映,“……”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了。

    唐映的体力耗尽,连忙并拢两条腿,拒绝他,“不要,我很累了!”

    每次都耗尽了她所有的体力,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的有精神的。

    “没关系,我来动,你躺着享受就好。”

    “……”

    鬼话!

    这种话,他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每次不还是累的她半死。

    “不要不要,我真的吃不消了!”

    唐映一连三次拒绝,姬厉行就算想做,也得顾及一下唐映的意思。

    望着怀中的小女人,他硬生生的将身体里的**压下来,哑着嗓音道,“好,不做就不做,但让我抱一会儿你。”

    消消火,不然体内的火就要以另外一种方式发泄出来了。

    这个节骨眼上,唐映自然是听话的,乖乖的窝在姬厉行的怀中,一动不敢动。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唐映闭着眼睛昏昏沉沉的想睡觉,忽然感觉到身边的男人松开了她,下了床去。

    唐映立马精神起来,不一会儿听到哗哗的水声从浴室里面传出来。

    想必,男人应该是自力更生了。

    一想到自力更生的姬厉行,唐映便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其实吧,她也想洗澡,这一身湿乎乎的,确实不舒服。

    方才还很困的人,一时半会儿的反倒是睡不着了。

    她一直等到男人从浴室里出来,才从被窝里探出半个脑袋来。

    “怎么不睡觉?”

    唐映睁着水润的眸子,埋怨道,“这一身湿乎乎的,睡不着!”

    姬厉行开了空调,让唐映去浴室洗澡。

    唐映出来的时候,门口刚好传来敲门声。

    姬厉行不耐烦的走过去开门,见两个小屁孩站在门口,“有事?”

    晚晚一看见自家爸爸,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便伸头看向里面的唐映,小声的叫道,“妈妈!”

    幸好,姬厉行锁门是明智的决定。

    万一,她跟姬厉行正激烈的时候,这两个小家伙突然冲进来,看到什么不该看的,那她这辈子是真的没脸见人了。

    唐映刚洗完澡,身上香香的,晚晚猫着腰一溜烟的跑到唐映的身边,抱住唐映的腰,“妈妈,我就是来看一眼的。”

    主要的是,他跟妹妹在外面等的时间太长了。

    也不知道妈妈到底有没有教训爸爸,又是怎么教训的,好奇的不行,一直趴在门口,也没听见里面有什么动静,实在是按捺不住了,这才敲门。

    唐映咳嗽一声,她岂会不明白这小子的意思,“你爸爸已经被我教训过了,以后不会再欺负你了!”

    “真的吗?”小家伙眼神不太相信,唐映为了给自己正名,挺着腰板说道,“当然了,不信你问你爸爸!”

    说着,便向姬厉行投去危险的警告的眼神。

    姬厉行刚刚吃饱喝足,心情好的不行。

    唐映说什么,他当然说什么,在儿子怀疑的目光下,他点头,“没错,爸爸以后不会再欺负你了!”

    “那爸爸你也不会骂我了,对不对?”

    “嗯。”

    晚晚见爸爸应了一声后,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爸爸,我有个事情想告诉你,……就是我之前不小心将你买的花瓶给砸了。”

    “哪个花瓶?”

    “就是那个蓝色花纹的,很小的一个,不过管家爷爷说爸爸你花了很多钱买下来的……”

    这件事情是回国之前发生的,他还不敢告诉姬厉行,管家爷爷也帮自己瞒着呢。

    姬厉行不怎么在意家里的装饰品,所以自然是也没有在意家里忽然间少了一个花瓶。

    经儿子一提醒,姬厉行忽然想起来他前几年去拍卖会拍到的一个花瓶,眉心狠狠一跳,“你说的是摆放在客厅里的那个?”

    晚晚怯怯的点头,见姬厉行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连忙说道,“爸爸,说好了你不欺负我了,也不会骂我的!”

    爸爸的眼神实在是太凶了,他忍不住的往唐映的身后躲了躲,“妈妈,救我!”

    “谁救你都没用,你小子是个男人,就给我出来!”姬厉行阴阴的笑道。

    晚晚哪里肯呀,抱着唐映不撒手,“我不是男人,我还是个男孩子!”

    话音落下,他的后领子被姬厉行一把揪起,“呵!”

    唐映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花瓶,她对家里的装饰品更加的不在意了。

    只知道姬厉行有钱,从不弄赝品。

    家里的每一个东西都是真品,小家伙打碎了一个花瓶,应该是挺值钱的吧。

    晚晚双脚离地,不停的在空中刨着,“妈妈,救我啊!”

    唐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她哪里还能保住儿子。

    给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别过眼睛去。

    不过,是该好好教训一下。

    这下子是花瓶,下一次又指不定是什么呢。

    小孩子可以偶尔调皮一下,但不能太坏了。

    她忽然想到一点,家里这么有钱,自家儿子以后会不会长成一张空有小白脸的纨绔少爷啊。

    唔,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姬厉行比较凶,以后还是让姬厉行多管管儿子好了。

    姬厉行是个严父,最起码在儿子跟前是这样。

    他一路拎着姬晚去了他的房间,“放心,我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不过我要让你好好的长点记性。”

    晚晚,“……”

    嘤嘤嘤,爸爸的眼神好凶啊,好像要吃人了。

    他好想逃跑,好想找妈妈呀!

    跑是跑不掉了,目前只能用真诚的道歉来打动姬厉行,“爸爸,我真的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我的花瓶就能完好无缺了?”可惜姬厉行并不吃这一套,“你知道那个花瓶要多少钱么?”

    晚晚摇摇头,他只听管家爷爷说这个花瓶很贵,他爸爸费了很大的心思与金钱,才买到的。

    “也不多,就两千多万吧。”

    两千多万,在小孩子眼中就是一个数字,他根本不知道是多少。

    他见过的最多的钱,就是过年的时候,长辈们给的红包。

    不过看爸爸的眼神那么凶,两千多万应该是很多很多吧。

    晚晚耷拉着脑袋,觉得自己这下子是真的完了。

    “爸爸,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知道你错哪儿了?”

    晚晚立即说道,“我不该调皮的,我不是故意要打碎花瓶的!”

    “还有呢!”

    还有吗?

    晚晚一脸茫然,姬厉行便说道,“你打碎了花瓶,还错在不应该隐瞒我,你应该要在第一时间内站出来承认你的错误,知道吗?”

    晚晚用力的点头,“我知道了,爸爸!”

    姬厉行对儿子只是表面上很凶,该有的父爱也不会少,语气稍微温和下来,“你翻下的错误已经无法挽回了,现在只能弥补!”

    “那怎么弥补呀?”

    “你老子我是做生意的,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这样吧,看在你是我儿子的份上,就给你打个对折好了,这个花瓶,你就赔给我一千万好了。”

    “……”

    他怎么觉得自己是被爸爸坑了?

    口头上说的可不算证据,姬厉行竟然还一本正经的跟儿子签字画押了。

    小小的白纸上,摁着小家伙的指纹印。

    刷刷刷的太快了,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东西,但是他只知道自己好像欠爸爸一千万了。

    父子俩在里面呆的时间太久了,唐映真挺怕姬厉行将儿子弄哭的。

    一时间担心不已,就想要过去看看。

    结果,姬厉行前脚就开门出来了。

    她发现姬厉行的手中还多出了一张纸,“这是什么呀?”

    “咱们俩的养老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